002 给我们家小朋友补血

    嬴子衿收回了手,完全不在意周围人怪异的视线,挽起袖子后接着走。

    沪城是华国第二国际大都市,经济和科技都发展飞速,但也极其的混乱,有不少灰色地带,更有地下暗帮,这种事情早就见怪不怪了。

    “七少,你看到了吗?”聂朝好半天才回神,他掐着自己的大腿,嘶了一声,“我可记得清楚,这小妹妹前天刚进医院,她这就能一打五了?”

    “嗯,看到了。”傅昀深单手插兜,望着女孩的背影,“不过这身手倒是瞧不出是什么路子,有点像泰拳,还有点像柔道。”

    聂朝一愣:“怎么说?”

    “她攻击的每一招都很巧妙。”傅昀深低笑,“如果她多用一分力气,那五个人可就不是倒地不起那么简单了。”

    聂朝听得冷汗直流:“不可能吧?难不成这小妹妹还会古武?”

    武者以古之练法,合今之科学,便是古武者,古武者比他这种会空手道的不知强了多少倍。

    华国是有古武者,只不过不多了,一些古武世家也在二十一世纪到来后逐渐隐退,就连帝都的那些豪门也在寻找真正的古武者,更不必说沪城。

    若是哪一个豪门能够请来一位真正的的古武者坐镇家族,就可以拥有和O洲那些古财阀一较高下的能力。

    如果这嬴家养女会古武,嬴家会把她当活体血库?

    举家上下供着都来不及。

    “古武么……”傅昀深眸光一偏,定住了。

    前方,女孩忽然去而复返了,还是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傅昀深眯起眸子,微侧过身。

    街边灯火招摇,倒映在他狭长的桃花眼中,镀上了一抹绯红,点染了几分温柔的色泽。

    很难有人能抵挡得住他的注视。

    离得近了,傅昀深可以清楚地看见女孩素白肌肤下的青色血管,孱弱到让人心惊,他眉微动。

    聂朝的冷汗流得更厉害了。

    该不会是他背后说人家坏话,被听到了吧?

    虽然他是空手道九段,还是个大男人,可就看这小妹妹刚才那架势,打一百个他都不用两只手。

    也在这时,女孩在他面前站定了,她抬起头来,眸底还浮着朦胧的雾气,开口:“你——”

    聂朝腿一软,“扑通”的一下就给跪了:“我就是一个嘴欠的八卦者其实没有什么恶意大佬手下留情啊!”

    傅昀深饶有兴趣:“单膝跪地,姿势虔诚,你是要求婚?”

    聂朝:“……”

    他这不争气的腿!

    嬴子衿看着重新站起来的聂朝,微一挑眉,不徐不疾道:“三天之后晚上七点整,在黄浦路壹号酒馆内,你会有血光之灾,但并无大碍,七天之后的中午十二点开始,我建议你避开浦南一片地带,否则生命堪忧。”

    聂朝懵了。

    傅昀深闻言,把玩着玉石的修长手指倏地一握,桃花眼扬起,嗓音低哑,含着笑:“小朋友,你会算命?”

    嬴子衿没答,只是道:“谢谢。”

    道谢只是个幌子,有没有人帮她对她来说都无所谓,她只想试试她如今的神算能力还剩多少。

    看来,她还需要很久一段时间才能够恢复,不过目前也足够用了。

    聂朝更茫然了:“啊?”

    傅昀深瞟了聂朝一眼,又看向女孩,他瞳孔是浅琥珀色的,有种蛊惑般的温柔:“小朋友,只给他道谢,是不是太欺负我了?嗯?”

    嬴子衿神情一顿。

    聂朝都听傻了:“七少,你不是吧,明明是你欺负人家小妹妹,你今天吃错药了?”

    一个大男人,好意思吗?

    他怎么就没见着这位少爷对别的异性这么说话?

    傅昀深没理他,桃花眼深敛着,直勾勾地盯着女孩,像是在放电:“小朋友,你给他算了一卦,不如也给我算算?”

    嬴子衿眼眸微眯。

    “小妹妹,你别理他。”聂朝深感今天的傅昀深有病,打圆场,“你要去哪儿,我们送你一趟吧?”

    果然豪门水深,一看这妹妹就不是传言中的那种人。

    “不必。”嬴子衿摇头,要走了。

    可转过去的时候,身子微微晃了一晃,显然是失血过多的后遗症。

    她抬手按了按太阳穴,眉眼裹了层霜寒。

    就在这时,背后,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小朋友。”

    嬴子衿停下,回过头。

    男人斜靠在玻璃门上,还是那副纨绔风流的模样:“你的恩人说他为了感谢你提醒他,今晚请你吃饭。”

    **

    汉阁。

    直到侍者将餐具布好之后,聂朝还是无法理解,他看着眉眼散淡的女孩:“你还真的答应了?你就不怕被卖了吗?万一我们是坏人给你下毒呢?”

    而且七少也奇怪了,什么时候还主动邀请姑娘了?

    嬴子衿半阖着眸在养神:“因为我真的饿了。”

    聂朝:“……”

    “嗯,就这些,再上一盘炒猪肝。”傅昀深合上菜单,抬眼笑,“小朋友太瘦了,需要补点血。”

    侍者欠了欠身,下去准备了。

    汉阁是华国内唯一一家拒绝米其林三星店评级的餐厅,一天只接收十桌客人,还必须提前三个月预定。

    聂朝看了看周围:“七少,你不会和汉阁的主人认识吧?这家店,就算我家老头子来也得预定。”

    “不认识。”傅昀深将手臂搭在椅背上,口吻甚是随意,“可能看脸吧。”

    “嬴小姐,你听见了吧,七少就是喜欢说胡话,他的话你一个字儿都别信。”聂朝也没在意,大手一挥,“不过今天难得七少请客,你放开了吃,他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挺巧。”嬴子衿随口道,“我只缺钱。”

    傅昀深抬头。

    “你缺钱?”聂朝愣了,“嬴家不给你钱?”

    嬴家的仆人都有薪酬,何况是收一个养女?

    “我学习差,也没学过礼仪,更不会插花茶艺。”女孩淡然,“这么丢脸,为什么要给我钱?”

    聂朝被噎住了。

    傅昀深的眼睫动了动,唇角弯起来:“小朋友,那就是他们有眼无珠了,你这餐前礼仪,都沿袭了古O洲那边的皇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