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不在了,就好了

    二门上,丫鬟婆子做最后的清点。

    饮子、点心、果品,主子们出门用得上的东西,一点儿差池都不能有。

    管事的劳七媳妇一面检查、一面听底下们禀着,遥遥瞧见桂老夫人在一众人的簇拥下过来,她赶忙清了清嗓子,迎上去问安。

    “都准备好了,随时都能走。”劳七媳妇笑着道。

    桂老夫人微微颔首。

    车前摆了脚踏,温子甫亲手扶着老夫人,道:“儿子提议您去山上拜一拜,原该陪着您一起去,实在是衙门里抽不出空……”

    “公务要紧,”桂老夫人笑了起来,“怎的?老婆子已经到了儿子不在跟前就出不了门的岁数了?儿媳、孙子、孙女,那么多丫鬟婆子,你不用操心,只管去做事儿。”

    温子甫连忙道:“您身子骨硬朗得很,等忙过了这一段,差不多是深冬时了,儿子陪您去温泉庄子。”

    他倒也不是故意不去。

    巡按御史南下,不知哪一天就会到临安府。

    就三天前,衙门里所有人都取消了旬假,忙着查漏补缺。

    尽善尽美是不可能的,真做到那份上,假得要命又粉饰太平,根本就是把御史当傻子,但也不能露出明显的错误来,让御史一顿发落。

    不止是临安城里,底下的几个县衙也被上了紧箍咒。

    温子甫等下要出门,往桐庐县督办,路途倒不远,但要处理事情,除非御史进城,否则他少说也要在那儿待上五六天了。

    “这回来的御史,好应对吗?”桂老夫人问道。

    温子甫答道:“都察院的右副都御使霍怀定霍大人,传言很是刚正,母亲且放心。”

    桂老夫人的眉头扬了起来。

    前头的官职、后头的品行,她一概不关心,老夫人在瞬间就抓住了最重要的那个字——霍。

    霍太妃的霍,霍以骁的霍。

    “这位霍大人,是太妃娘娘的……”桂老夫人问。

    温子甫哪知道老夫人心里的弯弯绕绕,道:“是娘娘的侄儿。”

    桂老夫人了然地点了点头。

    自从知道温宴会嫁给霍以骁之后,老夫人把能想起来的与霍家有关的内容都回忆了一遍。

    刚听温子甫提起,她还怕是自家激动之余记岔了,特特再确认。

    这下肯定错不了了。

    霍以骁记在霍家,霍怀定是他的伯父。

    霍家当官的不少,大抵是太妃娘娘担心盛极而衰,子弟的官职都很普通,只霍怀定身居要职,他也是传言里极其受皇上和太妃娘娘看重的一位。

    桂老夫人一面想,一面把目光落在了边上说话的三个孙女身上。

    能出门踏秋,温慧很是兴奋,一直在与两个妹妹叽叽喳喳。

    尤其温宴是初次登天竺,温慧正把沿途值得看的地方一一介绍,免得错过。

    温宴看样子也兴致勃勃的,听得很认真,还时不时问上几句。

    老夫人转了转手腕上的檀木佛珠串。

    以霍以骁和太妃娘娘对温宴的喜欢,霍怀定此番南下,按道理是会有所表示的。

    哪怕孩子们未曾正式定下婚约、私相授受不合适,霍太妃作为长辈,捎一两句话给温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桂老夫人很是期待。

    为了能一路观景,温家人要在渡口换船,走水路穿过西子湖,到茅家埠上岸,再坐马车上山。

    上船后,温宴被温慧拉着在甲板上看景。

    水波潋滟,远山近水。

    温慧指着几处显眼的说了,心念一动,凑过去寻温辞:“大哥、大哥,季究那群混账打架落水的地方是在哪儿?你指我看看。”

    温辞也是事后听说,哪里知道真实位置,被温慧问得没有办法,随意指了个方向:“好像是那儿。”

    温慧乐了,想趴在栏上探头探脑去看,吓得丫鬟婆子们赶紧把人抱回来。

    温宴弯着眼看,她也是好久没有享受过这样的热闹了。

    嬉笑打闹,满满的烟火气。

    她的余光瞧见了桂老夫人。

    老夫人也是乐呵乐呵的,慢条斯理饮着茶。

    温宴心说,果然,只要能出门放风,无论是年轻如温慧,还是年迈如老夫人,就没有不高兴的。

    原本,黑檀儿也想跟着来,温宴不让,气得那猫儿咧着牙给了她一爪子。

    啧!

    茅家埠的渡口有些拥挤。

    不止是临安城,苏北、嘉湖一带的香客走水路到天竺进香,也是在这里登岸。

    温家人等了会儿,船只靠岸,陆续下船。

    这里已经备好马车等着了。

    温宴随姐妹一道,温辞看顾两个弟弟,桂老夫人跟前只留了安氏,曹氏乐得自在,上了马车就靠着引枕闭目养神。

    安氏给桂老夫人捶着腿。

    大抵是霍怀定让老夫人心情舒畅,她缓缓道:“御史说一句好,比考评上连年的优都有用。等巡了临安再巡明州,让三郎仔细些、机灵些,兴许,都不用老婆子想法子,之后三郎能调去京城呢。”

    安氏嘴上规矩应着,心里拔凉拔凉的。

    调京城去?

    京城的缺若这么好等,大伯在京中十余年,早就把两个弟弟都弄到京里去了。

    不可能实现的事儿,老夫人这么说,不是排揎她又是什么?

    况且,无论丈夫是在明州还是京城,老夫人不放她,就是不放她,有什么用?

    她自己被老夫人管得死死的,府里的银子又叫二房扣得死死的,如此下去,日子还有什么盼头。

    温鸢嫁妆少了又少,在婆家没少受奚落,温珉还在念书,进学、科考、娶亲,样样都要投银子,偏温子览的官职短时间内到了头,没有门路很难再升……

    安氏睨了桂老夫人一眼。

    说穿了,老夫人偏心,老夫人折腾!

    要改变现在的局面,唯有分家!

    只是,父母在,别籍、异财,是律法所不允许的。

    普通百姓家还能有不举不查,温子览是官员,断断不行的。

    对温家其他人而言,老夫人的存在等于一块匾额,但对安氏来说,还不如没有呢,反正,侯府荣光什么的,她没享受过,反而,温鸢因没有与“侯府姑娘”相符合的陪嫁,而受了委屈。

    安氏想入了神。

    直到马车停下,外头婆子请老夫人下车时,安氏才猛得回过神来。

    寺中响起了钟声,惊起鸟雀一片。

    安氏远望山门,一个念头在心中一遍遍划过——老夫人若是不在了,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