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谁是那只吞金兽?

    两人正说着话,温慧与温婧一块来了。

    温鸢听了丫鬟通禀,脸上闪过一丝不甘,又很快压了回去。

    比起生活在京中的温宴,温鸢和二房姐妹是自幼一块长大的。

    年纪相仿,相处极多。

    平日吃穿用度,并没有高下之分。

    管家的二伯母在这一点上做得叫人挑不出一句不好,自己的嫡女、庶女、隔房侄女,一碗水端平了。

    温鸢再气曹氏“只进不出”,那些银钱也没有落到妹妹们身上,她又怎么能迁怒她们呢。

    小丫鬟上了点心。

    温慧外向,拉着温鸢把前阵子的委屈说了一通,又道:“听说他们自家人打起来了,我可真是痛快!我没本事我低头,但恶人自有天收!”

    温鸢笑了笑,道:“你能想明白就好,半年前你还在说那季究好呢。”

    闻言,温慧脸上一红,看了温宴一眼。

    哪是半年前啊,她半个月之前都还想嫁给季究呢!

    亏得温宴回府,叫她彻彻底底看穿了顺平伯府的鬼样子。

    “是我以前眼瞎,不止自己丢人,祖母也叫我连累了……”温慧道。

    “以后不瞎就行了,”温鸢道,“比嫁过去之后才看穿,强太多了。”

    温婧在抿瓜子,从这话里听出些意思来,下意识抬头,偏温慧心宽,温宴又似是在琢磨别的事情,谁也没有品出味道来,她的疑惑在嗓子眼转了一圈,没有出口。

    温宴的心思放在了银子上。

    安氏和温鸢母女吃不准曹氏是故意哭穷还是真没钱,但温宴清楚,公中并不宽裕。

    长房、三房没有胡乱支出过银钱,那大把流银子出去的只有二房了。

    别看是曹氏管账,有桂老夫人坐镇,不可能坐视儿媳败家,曹氏也没有瞒过老夫人的本事。

    能让桂老夫人心甘情愿掏银子出去……

    不是二叔父温子甫,就是长兄温辞。

    只是,让温宴来看,二叔父也好,长兄也罢,哪个都不像是吞金兽。

    上辈子,她嫁入京中后,见过的吞金兽两只手都不够数,哪怕有些人明面上不是珠光宝气,但花钱如流水一般的气势都大同小异。

    以她的眼光,定安侯府中人,谁都不是纨绔相。

    既如此,银子呢?

    难道说,侯府传了这么多年,交到祖母与二叔母手上时,就已经“破落”了?

    那前世能撑到祖母过世后才分院卖府,也是不容易。

    温鸢在日落前回了。

    安氏送走女儿,回到长寿堂。

    桂老夫人睨了她一眼,道:“舍不得不是?

    鸢姐儿就嫁在城中,一月里总能回来一趟,你若跟着三郎去明州,你的身子骨可经不住月月来回,到时候数月见不着女儿,还不念死你了!

    行了,打起精神来,送女儿送得心飘了,改明儿送三郎也送得失魂落魄,你是要叫他这一个月里走不安心吗?

    今晚上都在我这里用饭,看看时辰,陆陆续续也都该来了,你安排安排。”

    安氏忙道:“老夫人说得是,我这就去。”

    厅里支起了一张大圆桌。

    所有人坐下,桂老夫人说了几句“家和万事兴”一类的话,才让动了筷子。

    曹氏最能领会老夫人的心意了。

    老夫人讲究一个“兴旺”,晚辈都围在跟前,显得她福气好、受敬爱。

    曹氏便道:“宴姐儿和章哥儿也适应家里口味了,我记得去年刚回来时,两个孩子都吃不惯。”

    桂老夫人眯着眼道:“一南一北,差异大,难免的。

    二郎媳妇提醒老婆子了,改明儿去城中做京城菜的馆子,给他们买几道爱吃的回来。

    虽习惯了家里味道,还是会念得慌的。”

    温宴笑盈盈着。

    无论宫中大宴,还是家宴,内里都差不多,区别在于前者压根吃不饱,后者一半时间能吃饱。

    温宴经验丰富,当即冲桂老夫人道:“祖母不说,我还不馋,您这一提呀,我真就有点儿想吃了。”

    桂老夫人拿指尖点了点温宴:“淘气的小馋鬼!”

    “我对临安城完全不熟悉,”温宴心念一动,看向温子甫,“叔父,您走动得多,城里哪家馆子的京城菜地道呀?您带我和章哥儿去尝尝,好不好?”

    是不是吞金兽,要眼见为实。

    多看看,万一是她看走眼了呢。

    温子甫张口要应。

    桂老夫人却道:“他衙门忙,平日里能按时回府用晚饭就不错了,这样,让辞哥儿改天带你们去,兄弟姐妹都去,老婆子掏钱。”

    温慧轻呼一声,很是兴奋:“祖母,我还想吃定胜糕。”

    “去买去买!”桂老夫人道。

    温子甫这才道:“不如都去赏个秋景?

    白天我还听李知府说,前两天他家老父老母去下天竺上香,沿途景色极好,山美水美。

    母亲也有好些日子没有去寺中拜一拜了,趁着天还未冷,出行一趟?”

    桂老夫人一听,兴致上来了:“我还未曾带着宴姐儿、章哥儿出门过呢,就这么说定了。”

    席间,气氛和善。

    温子甫与弟弟多饮了半壶酒,两人在花园里消食、散了酒气,才各自回了。

    曹氏拿了帕子给温子甫净面。

    “三弟刚又和我说调任的事儿了,”温子甫一面擦脸,一面道,“哪里是我故意不帮忙,我自己现在在衙门里都时常受气。”

    曹氏顺口应道:“这不是老夫人不放三弟妹去明州嘛!”

    “那也是母亲离不开三弟妹,”温子甫道,“母亲最是宽厚慈爱,与三弟妹婆媳融洽,三弟那样,倒像是母亲欺负他媳妇一样。”

    曹氏正抿茶,闻言手上一顿,嘴上附和了一句,心里翻了个白眼。

    虽然她没有亲眼见到过老夫人苛待安氏的场面,但绝对不可能真就是一团和气。

    安氏对着老夫人,偶尔露出来的畏惧,并非作假。

    曹氏不跟温子甫争,让男人相信面善的母亲会苛责媳妇,比她出去和一群官夫人说场面话都累。

    是了。

    这个天真的男人,还以为他的嫡妻小妾姐妹情深呢。

    哼,笑话!

    这么一看,她演得其实也挺像那么回事的?

    虽然比不上温宴和黄嬷嬷。

    她得抽空跟她们去取取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