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退场

    温宴原以为,动嘴就差不多了,毕竟,曲家兄弟哪里敢和季究动手,她趁着他们打嘴架时丢出几只耗子,添个彩头。

    季究很怕耗子,前世曾在京中闹出过大笑话,温宴也有所耳闻。

    只是,酒可真是个比计划之中还要厉害的“好东西”。

    温宴用酒让季究失去判断,怒气冲天,而曲家兄弟也因为酒,壮了胆子。

    他们打起来了。

    温宴又看了眼笼子,唔,还是丢吧。

    毕竟,抓都抓了。

    黑檀儿格外懂事,抓来的耗子又肥又大。

    她今生让黑檀儿办的头一件事情呢,不派上用场,黑檀儿不就白辛苦了。

    这么一想,温宴掀开了黑布,笼子里困着三只耗子,她特意弄得很挤,叫它们连转身都难。

    耗子最初的闹腾劲儿过了,这会儿显得奄奄的。

    温宴抽出匕首来,控制力道,在竹笼子上划了几下,而后,迅速扬手一抛,连鼠带笼子丢到了花船上。

    为了让耗子在这时候顺利出笼,笼子并不算特别坚固,又添了那么几个划口,很快就散了。

    耗子吱吱叫着,摔得晕头转向,也顾不上往黑暗角落处躲,傻乎乎在甲板上冲了起来。

    温宴扯着嗓子,惊呼道:“有耗子,好大的耗子啊——”

    岁娘正聚精会神等着耗子大显神威,突然间被温宴吓了一跳,连连拍着胸口。

    而花船上,东一拳西一脚的季究愣了愣。

    闹哄哄的,又挤作一团,季究不知道耗子在哪里,但他的汗毛全立起来了:“都离爷远一点!”

    曲家兄弟此刻不会听他的,小厮们左挡右挡的,一时也散不开。

    花船上一大半的人都挤在了一处,混乱之中,还真有人看到了大耗子,尖声大叫。

    季究被叫得脑袋都要炸开了,仿佛那耗子已经顺着他的裤腿衣摆爬上了他的身,很快就要一爪子按在他的脖子上,牙齿对着耳朵咬下去……

    恐惧之下,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

    季究撞开了人,直直从船上跳了下去。

    噗通……

    船上的人呆住了,仿佛是被夜风吹散了满头酒气,顷刻间,所有人都回过神来。

    曲浒看着在水里扑腾的季究,吞了口唾沫,转头恶狠狠对着小厮道:“赶紧下水救人!”

    说完,曲浒沉着脸,也跳下了水。

    “一个、两个、三个……”岁娘一面数一面咋舌,“四个、五个……这是下饺子呢!还都是自个儿往水里跳的。”

    温宴道:“只那位湿漉漉地从水里捞起来,他们谁都不能跟府里交待,可不得一块跳嘛。”

    虽然,跳了,也不见得能交代。

    毕竟,季究身上还有他们豪迈的拳头印子。

    这厢水面闹腾,不远处的船只眼看着要靠过来,温宴让船夫悄悄驶离。

    气出过了,该退场了。

    万一叫人抓个正着,那就亏了。

    岁娘依依不舍,直到看不见了,才收回了视线。

    小船靠岸,岁娘塞了赏钱给船夫。

    船夫指了指自己的嗓子。

    敢算计顺平伯府的人,眼前这一对主仆,想来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身份。

    尤其是这俊俏郎君,一开口学好些人说话,若不是他就在边上,哪里会信?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是哑巴,什么都不说才是正途。

    途径渡口,这里一切如常,显然湖中有人落水的事儿还未传到这里。

    温宴回到熙园。

    岁娘抱着黑檀儿好一通夸奖。

    黑檀儿眼皮子都懒得抬。

    “明儿给你弄条鱼来。”岁娘道。

    黑檀儿这才扬起脖子,咕噜了声,以示满意。

    岁娘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黑猫真是成了精了。

    温宴睡了个好觉,神清气爽地往长寿堂去。

    桂老夫人让温宴落下,转头问曹氏道:“二郎今儿不是休沐吗?怎么一大早又往衙门去了?”

    曹氏的丈夫,也就是温宴的二叔父温子甫入仕多年,任临安同知。

    正五品,不算高,但临安是旧都,当地官员还是很气派的。

    一听这问题,曹氏险些没有压住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她赶紧清了清嗓子:“昨儿夜里,季家那究哥儿和曲家兄弟游湖,自家人打起来了,全落了水。顺平伯夫人气得不行,说要把娘家那几个侄孙儿关大牢里,老爷就去衙门了。”

    桂老夫人眉梢一扬,很是惊讶。

    温宴也装作吃惊,道:“多行不义!”

    桂老夫人心里乐开了花,嘴上却端住了:“我们定安侯府该以顺平伯府为戒。”

    坐在的纷纷应下。

    到底是在顺平伯府那儿吃了几次亏,温家上下,哪怕不落井下石,也想看一场热闹。

    曹氏摸透了桂老夫人心意,自然不叫她老人家出面,让身边的胡嬷嬷去渡口打听,想知道那几个混账小子上岸时是怎么一个狼狈样子,回头好说给老夫人听。

    只是打听着打听着,竟是隐隐有些怪异了。

    尤其是,胡嬷嬷为图方便,出入都走的西北角门,门房与她嘀咕,说是白天有顺平伯府的人来问,府里姑娘昨儿可有从西北门出去的。

    “门房上自是说没有,也的确是没有,”胡嬷嬷禀道,“只是不懂伯府为何有这么一问。”

    曹氏也弄不明白,道:“我们家姑娘出入,还得报给他们家不成?手伸的这么长!什么破毛病!”

    傍晚时分,温子甫回来,曹氏才知道这问题来由。

    原来,顺平伯夫人坚持要关曲家兄弟,他们临安府却不能稀里糊涂就把人下狱。

    曲浒说没有找人算计季究,季究道真有那么一个扮男装的丫鬟来传话,衙门只能去找“约定相会”的花船。

    船娘依着印象画了“温三姑娘丫鬟”的画像。

    衙门里不就得对着画像寻人了嘛。

    温子甫把画像给桂老夫人和曹氏看:“我当然是骂他们信口开河,可是,母亲、夫人,你们看看,这好像真的是宴姐儿身边那小丫鬟。”

    曹氏看得认真,在像与不像之间来回纠结。

    桂老夫人只扫了一眼,冷哼了声:“哪里像了?两只眼睛一张嘴,这个岁数的小丫鬟,但凡容貌上没有特别之处的,着男装,不都是这么一个样?”

    话音落下,曹氏把那个将将要出口的“像”字给咽了回去,坚定地道:“老夫人说得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