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声音

    夜风有些凉。

    季究心热,也不觉得冷,只催着那船夫快些。

    这船夫也是个哑巴,手上忙乎了一阵,将小舟靠到了另一艘花船旁。

    很快,花船上的人架好了木板,扶着季究登了上去。

    哑巴船夫把赏银收好,再不多看一眼,摇着浆离开了。

    他做多了这样的生意。

    不管是男女私会,还是官商往来,若不想招人眼,就会各自寻小舟,到湖中再换,回头约好时辰再来接人。

    只是他今夜的这位客人,没有约回程。

    季究站在甲板上,一面整理衣摆,一面看了眼花船。

    这船不算大,布置倒也不差,船舱四周纱幔层层,随风浮动,没有多点灯笼,影影绰绰的,独有一番味道。

    里头已经温了酒,一股子酒香气扑鼻而来。

    季究问道:“是温姑娘安排的船吧?她来了吗?”

    “是,”小厮点头,“公子先入舱饮几盏热酒,姑娘待会儿就该到了。”

    季究再一次确定了是“温三姑娘”之后,满意了。

    美人相邀,虽是迟了,季究倒也没有猴急。

    他让船娘随意唱了几首曲子,一面品着酒,一面想温宴。

    温宴可真是漂亮,只马车上那么一眼,那双眼睛就落在了他的心上,勾人得紧。

    以前的公主伴读也好,如今失了父母的守孝姑娘也罢,季究半点儿不在乎。

    他就是看上了温宴那张脸,那双眼。

    季究越想越是心热!

    他就说呢,以他们顺平伯府在临安城的风光,怎么会有姑娘家不心动呢?

    根本就是定安侯夫人那个老太婆在中间胡搅蛮缠。

    又想攀他们季家好处,又不老老实实把温宴送上,拿一个歪瓜裂枣来搪塞他!

    这是欺负温宴没了爹娘!

    好在温宴是个机灵的,晓得让丫鬟悄悄来寻他,约他来这船上一会。

    若是那小勾人精懂事,他也不是不可以帮她出气,给老太婆和歪瓜裂枣们一点厉害瞧瞧!

    季究又饮了一盏酒,酒气上了脸,人也急了些,问那船娘道:“温姑娘怎么还没有来?你这船是不是走了一段了?不在原来的地方,温姑娘找不着了怎么办?”

    船娘忙道:“船是依着姑娘安排的路线行的,公子再等等,今儿月色好,渡口上繁忙,姑娘许是耽搁了。”

    季究一挥手,打发了船娘,自己喝闷酒,心想,来得这么迟,一会儿定要让温宴罚酒三杯!

    又是一壶酒下肚,季究终是不耐烦了,站起身来,想撩开纱幔往湖面看。

    才刚伸了手,他就听见了几声嗤笑。

    曲浒?

    他怎么好像在其中听见了曲浒的声音?

    花船的上风处,停了一艘小船,船头没有挂灯,很不显眼。

    温宴就坐在船中,静静观察着船舱里的动静。

    直到季究耐不住了,温宴才发出了声音,她笑了声。

    笑得和她自己的声音完全不同。

    岁娘看了过来,而自家姑娘一开口又让她惊讶不已。

    这也不是姑娘扮男子时装出来的少年音色呀……

    温宴示意岁娘莫要出声,自顾自往下讲。

    “看看看看,那个傻子还真以为是美人相约呢!这么会儿工夫,怕是做了好一场春秋大梦。”

    “哪来的‘秋’啊!我就说他是个草包,我找个小丫头骗了一句,他屁颠屁颠上当了!”

    “真当自己是个人物,要不是投了个好胎,这临安城有他能说话的份?”

    “就是!不是看在姑祖母的份上,谁奉承他呀!”

    “别这么说嘛,这傻子要是不傻,我们哥几个还怎么发达呀?他把这帐算到温家头上,我们再去把温家那两小子打一顿,帮他出个气,不又是……对吧!”

    “你们让让、让让,我也来看看这傻子的傻样!”

    温宴面不改色,三四种不同的声音就这么从她的口中出来,变化自如。

    这是她前世学来的本事,她能模仿别人的声音。

    宫中生活,对她不难,但在夹缝中替家人报仇、平反,哪怕是背靠着霍太妃,自己没有一点儿能耐是做不到的。

    她的拳脚只够翻墙,岐黄也就懂些皮毛,机缘巧合遇上一位精通此道的高人,便苦学了一番。

    不得不说,拿来套话、拱火,算是个不错的手段了。

    昨儿跟着花船听了半宿,就是为了分清曲家兄弟们的声音。

    果然,温宴的模仿让花船上的季究暴跳如雷。

    他一把撩了纱幔,对着湖面张望,想看看这些人藏在何处看他笑话:“给爷滚出来!敢给爷挖坑,爷不抽死你们!”

    “让你们声音这么大!被他发现了,快回大船上去!”温宴的声音里露了几分急切,一面说,一面示意船夫划桨。

    于是,季究就看着一艘小船驶离,他够不着,只能跳脚。

    此厢动静把船娘和小厮都引来了,不知所措地看着季究。

    季究气得一脚踢翻了几子,指着越行越远的小船,道:“追上去!给爷把它撞翻了!”

    船娘花容失色,小厮唯唯诺诺,依言交代船夫行船,却是不敢真的去撞。

    驶离了这一片湖面,各种船只渐渐多了起来。

    花船不比小船灵活,季究只能看着前头那只在船只间穿梭,而后消失不见,气得他酒气冲脑,越发控制不住。

    他指挥着把船靠到了平素他们游玩的花船旁,催着那厢小厮们架了木板,怒气汹汹走了上去。

    曲家兄弟正在其中吃酒,听闻季究来了,赶紧迎出来。

    曲浒走在最前,笑着道:“不是美人相约吗?怎么这会儿就回来了?”

    季究头皮都气麻了,抬脚就往曲浒肚子上踹:“叫你们坑爷!一群废物!吃我季家的喝我季家的,还敢坑爷!”

    曲浒毫无防备,被踢得连退了几步,愕然看着季究:“谁坑你了?动手做什么?”

    季究听不进去任何解释,一拳头往曲浒脸上打去……

    船上立刻就乱套了。

    两方都是一身酒气,你来我往,小厮们劝架又不敢用力拉,忽然间噗通一声,混乱之中也不知道哪个掉下了水。

    如火上浇油,更热闹了。

    小船悄悄靠近花船,岁娘探着脑袋看得目瞪口呆。

    姑娘没有诓她,这可真是一出好戏啊!

    温宴看了眼笼子,又看了眼前头闹剧——这耗子还丢不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