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二小姐太善良了

    木纤纤没有立即说话,而是诚诚的看着木存封,“可以吗?”

    沈心,木子凝,木姿也都看向木存封。

    “爸,我不会耍赖,倒是她,如果从她房间里找出来,她就要反过来给我下跪。”

    木存封蹙眉,没有反对。

    木子凝可不怕,哼了声,大喇喇的走向另一边自己的房间,为了以示自己问心无愧,直接把房门大打开,“那就先看看我的房间。”

    “好啊。”

    木姿就在木子凝旁边,门一打开,里面一应东西尽入眼帘,所以,木姿面色的一点点微笑都没有了。

    身后,木存封眼睛一扫,周身气压更低了。

    木纤纤不紧不慢的走过来,还没说话,就听到一旁秦姨轻声开口,“那个,是不是就是装蛇的……”

    “什么?”

    木子凝有些不明白,瞪了眼木纤纤后,觉得周围气氛不对,这才眼睫放下,朝自己的屋内看去。

    这一看,木子凝傻了。

    藤条编制的竹蒌子就躺在自己床脚边,看上去就像是自己想塞在床底下,却没成功一样。

    不可能啊!

    她明明再三确认过,这竹蒌子是在木纤纤房间的啊,怎么就跑到她房间里来了呢。

    不过,没事,只要她不承认,对,不承……

    “啪……”

    木子凝正想着,便见自己方才扔到床上的黑屏电脑屏幕一亮,吓得木子凝心头一抖,紧紧的抓着沈心的袖子,“妈……”

    “闭嘴。”沈心低斥一声,看了眼木纤纤,望向木存封,“存封,都是小孩子拌嘴,这事儿……”

    “小孩子斗嘴?你刚才怎么不说是小孩子斗嘴。”木存封看着沈心,语气虽然还好,可是也看出来他的不退步。

    沈心唇瓣动了动,叹口气,有些无奈,“存封,你误会我了,既然这竹篓子在子凝房间里找到,那就是她错了。”

    什么?

    “妈!”木子凝面色大变,“是木纤纤,一定是她冤枉我的,你要给我作主。”

    “住嘴。”沈心斥一声,“是你自己说的话,难道想出尔反尔?”

    “我……”木子凝心都慌了,死盯着木纤纤,“你,你到底是怎么诬陷我的。”

    木纤纤眼睫轻抬,依然安静不闻世事的样子,粉嫩的唇瓣轻动提醒,“你该下跪了。”

    “不可能……”木子凝眼都红了,她绝对不可能给木纤纤下跪,在这个家,她是木家三小姐,木纤纤就是刚从外面找回来的外人,谁知道她都沾染些什么,让她下跪,让她一中这个尖子生下跪,她做梦!

    “嗯?”木纤纤垂下的眼睫微微掀起,一双极黑的眸子看着她。

    “木子凝!”木存封发话,木子凝自然是怵的,身子都在发抖,却死咬着嘴,瞪着木纤纤,恨不能立马上去揪花她的脸。

    “对,对不起老爷,是我错了,不要怪三小姐啊……”

    就在这时,几人身后,一位女佣突然冲上前。

    正是之前帮着木子凝挤兑秦姆和木纤纤的那位女佣,双手握着,眼泪刷的就下来了,“不要怪三小姐,是我一时糊涂,夫人小姐都对我好,二小姐终归这么些年一直生活在乡下,我怕她对夫人她们不好,就想着给她一个下马威,所以放在她屋子里吓吓她的……”

    那女佣声泪俱下,说得自己无比忠心,不等木存封发话,又上去拉木纤纤的袖子,“二小姐,对不起啊,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大人大量,不要和我一般计较,更不要对付三小姐啊……”

    对付三小姐?

    这用词儿……

    木纤纤看着那双拉着自己袖子的有些纹路的手,唇瓣无声的弯了弯,摇摇头,再抬起脸时,一脸平静与同情,“算了,我不计较。”

    木存封神色变了变,看着木纤纤,气压虽低,可对她说话依然很温柔,“你真的不计较吗?”

    那意思就像是说,你如果真的要计较,我一定会追究到底。

    一旁沈心听着木存封的话,眼底有一分烦躁不悦,可是很快被褪去。

    “嗯。没事儿。”木纤纤又肯定的开口。

    “没想到是这样啊……”

    木子凝一幅不知所错的样子,心里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几个女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二小姐真是太善良了。

    木存封环顾四周,却严肃的发话了,“纤纤你不计较,我却要计较,如此坏心眼。管家,不要让她出现在蓉城。”

    “是的,老爷。”

    ……

    木子凝回到房间,现在还有些恍惚,木姿站在她身旁,抬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呀……以后少招惹她。”

    “凭什么,我又不怕她。”木子凝又昂了昂脖子。

    木姿敛了目中波动的光芒,“她可是在乡下待了那么久,十五年,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看着木姿出了房门,木子凝双手紧握,可劲的砸着枕头,“木纤纤,我们的梁子结下了。”

    门外,木姿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楼道对面,木纤纤正开门,看到她,点头笑了笑。

    “听爸爸说,你小时候喜欢拿棋子玩儿,我对围棋有些涉猎,改天我们一起下吧。”

    “那时我才三岁呢,早不记得了。”木纤纤摇摇头,眉宇间极是真诚,端得一张脸越发好看精致。

    毕竟,之前,木存封和沈心离婚后,木姿兄妹二人也不常回木家的。

    木姿收回目光,里面影影绰绰的,“……那好吧,明天我就要回学校了,周末回来带你逛街去。”

    “好。”

    ……

    这边,房门刚关上,木子凝整张脸却紫了。

    先前本来关掉的电脑突然自动就打开了,然后还弹出来一个视频画面。

    木子凝看着,脸不止是紫,是要中毒了。

    那正是……

    正是她小心翼翼的将蛇放进木纤纤房间的画面,而且,她当时太兴奋,还对着镜头做了个鬼脸。

    然后,画面到此为止,剩下的都没有了

    怎么可能,明明她为了以防万一毁掉了的,怎么会……

    木子凝惊出一身汗,立马四下张望之后,拿出手机拔了个电话,那边显然很快接通。

    “喂,你是不是动了我摄像头。”

    “怎么敢,给你的东西我还敢染指么……”

    那边声音懒懒的,“对了,你说那个蛇的事……”

    “没事了。”

    木子凝“啪”一声挂了电话,莫名觉得心慌,这事儿太古怪了。

    幸好刚才有女佣站出来,不然她可就糗大了!

    “嗷嗷……”

    轻轻的狗鸣声让木子脊背一惊,一回头,门口没人,视线往下,一只雪白可爱的……小狗,是小狗吧,正站在她脚边对着她嗷嗷叫。

    “狗!不对,家里哪来狗。”

    “阿胖。”

    木纤纤的声音忽然软软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