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5回到临时住处

    再看他已经消失在了视线,禁不住纳闷,他看上去并不像是那种乐善好施的男人,可就这么随便给一个陌生人一张卡?一时间觉得匪夷所思。

    掉头往他离开的反方向走去,等商洛颜打车回到韩彩依公寓时已经是晚上了,输入门禁密码推门走了进去,还没到客厅,就听到客厅里传来嬉笑声。

    歪倒靠坐在傅恒怀里的韩彩依,看到走进来的商洛颜顶着挂彩的额头,一脸错愕到。

    “你都经历了什么?”说着瞧见她脚上穿的鞋子也不是出门的那双,不由的心虚了起来。

    想到接傅恒机场回来,发现她手机跟包都落在车上,立马就驱车又赶过去找她,然而并没有发现她人影,以为她步行走回了住处,索性也就没再去找她。

    听到她问的,看着她半个身子都躺在温文尔雅的傅恒怀里,好不恩爱的模样,商洛颜冲她翻了个白眼,走到她对面的单人沙发上无力的坐了下来。

    “托你的福,我体验了一把热晕的滋味。”

    韩彩依很不厚道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察觉到她正一脸不满的盯着自己,强压着笑意。

    “晕过去后,那你是怎么回来的?”说着见她放在桌上一张卡,一脸错愕的打量了一下她,“你身上竟然还随身携带者卡?”

    下巴垫在真皮沙发边沿上的商洛颜,有气无力的说道。

    “陌生人都比你强,人家都能施舍点钱给我!你倒好,把我仍在那里不管了。”

    韩彩衣生动漂亮的眸子微微一愣,随后笑着说道,“那个人,一定是男的。”说着从傅恒怀里坐了起来,起身走到她身边,跟她挤在一个单人沙发上,一脸八卦的凑过去问道。

    “快说说怎么回事。”

    商洛颜直接无视了她的好奇,无精打采,蔫儿蔫儿的从沙发起来,迈着懒散的步伐说道。

    “在你这里再睡一晚上。”说着朝着客房走去,直接把跟在身后的韩彩依关在了门外,走到浴室简单的泡了个澡,缓解了一下身上的疲惫。

    躺在床上,现在时差还没有倒过来,这个时候回虽然累,可是并不困,看着运回来的两大件行李箱,暂时绝对不回去了。

    这都什么年代了,家里竟然还要给自己还包办婚姻!

    次日清晨,刚睡下没多久的商洛颜就摇醒了,撑着身靠坐在床头,半个身子陷入松软的鹅毛枕里,抬手拢了一下额头的发丝。

    “你想要我命是不是?”

    韩彩依拉着她胳膊往床下拽着说道,“别睡了,你二哥来了,给你准备的住处被你二哥给高价收购了。”

    听到她说的,本来还睡迷迷糊糊的商洛颜,顿时清醒了过来,慌慌张张的下了床,随手捞起一天衣服冲进了浴室。

    看着她逃命的架势,韩彩依无奈的摇了摇头,在她阳盛阴衰的商家,从小把她商洛颜当成掌中宝似的惯着,宠她宠到没形,特别是她那三个出众的哥哥,简直是宠妹狂魔,怎么可能真的会让她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