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西江月.没心没肺小王妃》

    山中不知日月,

    转眼已是三年。

    倩影情丝绕心间。

    终是天涯梦远。

    醒来嬉笑度日,

    睡时常伴花眠。

    香染花熏落鬓边。

    可知王爷思念?

    -

    崔彧最近时常做梦梦到她,这三年多的时间里,他日日在等着她的信。

    隔一段时间便要问一问镜明,悬镜司可有她的信传来。

    镜明每次都很怕王爷问起这件事,好像是悬镜司失职一般,可是的的确确没有收到过虞谷那边的任何信。

    所以,私下里,他都是叮嘱下属,在离虞谷最近的据点处,多驯养一些鸽子。

    只是这三年间,鸽子也没少驯养,只是不知道都去哪儿了。

    专门有手下的人跟着去看过,只见那鸽子非去了虞谷的方向,便再也没有出来过。

    镜明后来只能如实相告。

    崔彧听了后沉默良久,镜明等着下一步指示的时候,想问是否还要再加多一些驯养。

    而此时听着王爷说道:

    “再多训一些旁的飞禽,肉质鲜美为主,待它们听惯了哨声后,做上悬镜司的记号,放生在虞谷四周吧。”

    镜明不是很明白王爷此举何意。

    其他的飞禽并不像鸽子那般好驯养,不过既然王爷已经吩咐了,那也只能照做了。

    崔彧在镜明走后,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那鸽子飞不出来,十有八九,是被小姑娘给吃了。

    他听大长老说虞谷禁食荤腥,七七在里面这么许久了,肯定憋闷坏了。

    崔彧算着时间,在她十一岁生辰那天将她送进了虞谷中,此时已经过了三年又七个月了,她的毒解了吗?

    中间她没有信传出来,崔彧亲自去了几次苗疆,只是苗疆族长也见不到圣女姑姑的面。

    而且当初崔彧答应了送她进虞谷,便是以后再无关系,是生是死都是虞谷的事情。

    崔彧连她一丁点消息都没有,曾经在虞谷入口处伫立许久,可是最终也没能见到。

    再过几个月,便是她及笄之年了,也不知她长高了没有?

    想到她体内白媱种下的蛊虫,延缓了她的生长,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

    最近时常梦到她,有时是她在勤政殿调皮的样子,有时是他在韶华居处理公务时,她趴在他腿边玩九连环的样子。

    更有小嘴巴被好吃的塞得满满,眸子发亮的样子。

    崔彧越想便越分心,什么事也处理不了了。

    马上要春耕了,皇帝下个月就十一岁生辰,年纪也不小了。

    崔彧想着,便交代了内阁,由他们辅佐皇帝完成春祭大典。

    他要去一趟苗疆!

    她是否已经解毒,他要问个清楚。

    -

    繁盛的花间,瑰丽鲜艳。

    走近细看,便见一少女此时睡在花间。

    像是花间妖,肌肤凝白如细瓷,吹弹可破,透着淡红像是菡萏花,每一寸都柔嫩的仿佛能掐出水儿来。

    纤长微翘的睫毛盖住了眸子,眉间此时落了一片花瓣,一派娇艳妖媚之色。

    大概睡到夕阳落山之时,她才慵懒软绵的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

    妖娆的身段仿佛天生媚骨一般,难描难绘。

    ps:长大了!

    补一更,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