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他抱我干嘛?

    一上午的时间,长喜都在琢磨要如何开口。

    毕竟,依着小七的年纪,还没有到跟她谈这个的年纪。

    可是不谈,她又不是普通人家长大的女儿,等着及笄之后出嫁,有亲娘教着。

    现在她这么小就被摄政王养在王府内,别说是见亲娘了,后娘都摸不着一个,没人教她这些。

    长喜其实也不懂,但是知道她及笄之前,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

    小七上午拿着钓竿继续在湖边钓鱼,这个湖虽然是人工湖,但是连着城外的水源,水是流通的,湖里也聚集了很多的鱼。

    因为王府市场有美人临亭,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喂喂鱼。

    因此,这湖里的鱼越来越多。

    只是之前都没有人垂钓,小七来了之后,给它们上了一课,让它们知道人间险恶。

    这些呆头呆脑的鱼,她不过一个时辰,便钓了好几条上来,个个都是两三斤重的。

    她每钓上来一条就给它们安排的明明白白,嘴里小声的念叨着:

    “这个红烧,这个清蒸,这个麻辣,这个酒糟,这个油炸......”

    长喜坐在她身边,有些抑郁了。

    这么一个天真可爱的傻闺女,可怎么好意思开口呀!

    想了又想,最终忍不住说着:

    “王妃,昨晚上王爷来咱们韶华居了,您知道吗?”

    小七头也不回的,一直紧盯着水面。

    “你早上说过了吖。”

    “奴婢是说......”长喜有些难以启齿,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小七转过头,疑惑的看着长喜。

    “长喜,你今天是怎么了?说话吞吞吐吐的?”

    “奴婢......奴婢是想问问您,王爷昨晚上抱着您,让奴婢铺床的时候,您知道吗?”

    小七愣了下。

    这事她真不知道。

    “他抱我干嘛?”还铺床?

    这个长喜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崔彧抱她干嘛,更加不知道崔彧什么时候来的。

    “王妃,王爷能来我们院是好事,这样不管是魏侧妃,还是沈侧妃,她们都不敢轻瞧了您,但是有些事,奴婢得跟您说说。”

    长喜心一横,继续硬着头皮说了下去。

    “您是王爷请旨册封的王妃,按理说,王爷喜欢您这是好事,但是王妃您年纪太小,及笄之前是没办法跟王爷做正经夫妻的,如果王爷对您有什么......不妥的举动,您可不能依着他......”

    长喜委婉的表达了出来,只见小姑娘歪着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她,让长喜有种摧残花骨朵纯洁思想的感觉。

    “长喜,你想说什么?”小姑娘稚嫩的声音里带着困惑。

    长喜看着小姑娘听不懂,犯了愁。

    “就是以后王爷要对您抱抱亲亲之类的,王妃要拒绝。”

    小七还是歪头看着她,看了她好一会,终于明白过来,长喜这是教她未成年之前保护好自己。

    这个小七自然知道了,而且莫说是现在了,就算是以后及笄了,她也没打算跟崔彧做夫妻。

    她得想办法搞到崔彧身上的那块玉,说不定回去的秘密就在那块玉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