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六岁的孩子,本就没多重,他轻巧的抱了起来。

    想放回床榻上的时候,有洁癖的他看着床榻上乱糟糟的一切,忍不住皱眉。

    常胜住的狗窝都比这里整洁。

    “来人。”崔彧沉声喊了一声。

    外间的长喜睡得浅,听到崔彧这一声后,惊得猛然醒了。

    她慌张的来了里间,只见崔彧这会抱着小七,小七趴在他肩膀上睡得正香甜,嘴角还有闪闪的透明的液体。

    “王......王爷......”长喜伺候王妃一个月了,这是头一次见王爷半夜来内院,惊吓到了。

    只见崔彧浓眉微皱,沉声说着:“把床榻铺好。”

    “哦。哦?哦!”长喜同样一个字三个调儿,之后忐忑的看着崔彧。

    王爷,您该不会是要住这里吧?

    王爷,请您当个人!

    她还是个孩子啊!

    在崔彧威仪的目光威压下,长喜手脚利索的把床铺重新铺好。

    她都已经习惯了自家王妃那睡姿了,每天晚上睡觉几乎是“四方床榻一夜游,偶尔跌落在床头”。

    不过好就好在,她到清晨起床的时候,总能转回来。

    不知道还以为进了贼,把这床榻翻乱了。

    收拾好之后,崔彧才算满意。

    “退下吧。”

    长喜:不走行不行?

    可是她不敢说。

    长喜只能悄无声息的退到了耳房,支着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

    崔彧单臂抱着她,另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弯腰将她放到床榻上。

    她的脸一偏,挨着枕头,离开了他的肩膀。

    借着夜明珠昏暗的光泽,崔彧微微侧头,看到她嘴角闪闪的透明液体被拉长,而拉长的另一端,连在他的肩膀上,给他恶心的......

    崔彧:“......”

    崔彧的眼角跳了几下,腮线紧绷,嚯的一下站直了身子。

    而床榻上的小姑娘则是翻了个身,咕哝了一句:

    “狗狗那么可爱,一定要多放葱花香菜。”

    崔彧:“......”

    出了韶华居的崔彧直接把段成风喊来。

    “给常胜身边多派几个人,还有,没有我的吩咐,王妃不能靠近常胜。”

    就这?

    段成风都睡里面了,半夜被喊起来就为了这个?

    王爷怕不是被炖狗炖出后遗症了?

    段成风不敢说什么,只能应了,盘算着明天应该加派多少人手。

    常胜在王爷身边都三年了,从来都是防着常胜伤人,今天倒好,开始防着有人伤了常胜。

    第二天早上长喜抱着小七给她穿衣服的时候,见她迷迷糊糊的,想到昨晚上,有些担心。

    “王妃,昨晚上王爷什么时候来的,您知道吗?”

    小七脑子还在迷糊,“他昨晚来过?”

    看来王妃是不知道,长喜养了小七一个月了,俨然如老母亲的心思一样。

    小七作为王妃,王爷能来,其实她们都应该高兴的,这府里的人看碟下菜,王爷喜欢,下人还有这些姬妾们,不敢欺负她们。

    但是,目前,小七还不合适。

    真是既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

    长喜看着小七脸上奶膘嘟嘟的模样,心想,得找个机会好好跟王妃说说。

    哎,老母亲养娃真难。

    ——

    小剧场:

    小七:狗狗那么可爱,一定要多放葱花香菜。

    常胜: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