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王妃彪悍的睡姿

    外院书房内。

    案头审阅过的卷宗已经堆放了很多,这本该白天处理完的卷宗,因为常胜险些被炖了的事情,提前回府,折子全部送到了府里。

    常胜已经挪到了府内的演武场旁,远离内院了。

    以前是怕有人误入了常胜周围的地方,常胜再伤了人。

    现在是怕常胜被人炖了。

    那小丫头晚上没看到狗肉,显然眼神里透着失望。

    为了常胜的安全着想,还是远离她比较好。

    崔彧处理完公务后,将白日里收起来的那张符纸拿了出来,铺展在桌案上。

    许久许久,崔彧将符文收了起来,起身去了内院。

    此时是巳时,内院一片寂静,路两边的石灯幢照出的光亮映得亭台楼阁平添了一种朦胧。

    王府后宅主居韶华居是小七住的地方,此时居室内烛光已灭,显然里头的人已经睡了。

    小七日常生活很简单,吃饱睡觉长身体,巳时一刻基本已经会周公了。

    守门的婆子正迷糊想打盹的时候,见崔彧进来,瞬间来了精神,刚要福身行礼,崔彧已经大步朝着内院走去。

    小七没有剥削人的习惯,晚上基本不用人值夜,只有长喜睡在内室的外间耳房内,怕小七晚上睡醒害怕。

    崔彧径直的进了内室。

    床头的两颗夜明珠上笼着轻纱,遮了些光泽,使得室内黄昏萤光,色调柔暖,利于视物。

    只见诺大的黄梨花木的床榻上,她一条小短腿耷拉在床榻一侧,玉白的小脚丫子胖乎乎的像是送子观音画像上的赤脚童子。

    指甲上点着丹蔻,殷红的颜色,更衬得那小胖脚姣白如玉雕。

    她一半身子在床榻的边缘处,榻上的被子团在一起,身下的垫絮也皱巴巴的,原本放着的两个榻枕,此时一个在床头,一个在床尾。

    此番睡相,让崔彧不禁皱起眉头。

    她是身上有刺?

    睡个觉都能将床榻糟蹋成这般?

    两条胳膊像蜷曲的放在脸颊两侧,跟很多婴孩一般模样。

    若是不看睡姿,只看脸蛋,她睡着的模样倒是乖巧可人。

    眼睑盖住了那一双黑白灵动的眼睛,此时长长的睫毛遮着,倒像是之前那个在萧府没有存在感怯怯的小庶女。

    丝毫没办法把她跟白天那个站在小杌子上,拿着刀杀狗的小姑娘联系到一起。

    崔彧站在榻边看着,她到底是谁?

    萧南音的生辰八字为四柱纯阴体,加之年纪又小,易招邪祟,但是却也是最利于逝者重生的肉身。

    他寻了一年,借着给小皇帝纳妃的事情将各地大小女子的生辰八字都统计了来,才找到了她。

    可如今占着萧南音身体的人是谁?

    如果是她,为何她不记得自己了?

    如果不是她,又为何锁过她灵识的八卦玉在靠近她时会发热?

    还有那张符纸,跟南华仙尊当初锁灵时画的类似。

    如今那锁灵符还在八卦玉内封存,她与南华仙尊又有何渊源?

    崔彧想不明白。

    就在崔彧困惑之时,床上躺着的小姑娘不知做了什么梦,嘴里咕哝了句听不懂的话,翻了个身。

    她已经在床榻的边缘,这一翻身眼看着要摔落床榻之下,崔彧先一步接住了她下坠的身子。

    ps:洁癖王爷VS不规矩小王妃,每天一个逼死强迫症的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