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小祖宗,以后你是大哥

    崔彧在勤政殿听阁臣讲这一个多月来的政务,以及今春各地农耕播种的情况。

    民生是一个王朝的基础,两年前各地灾荒闹得分崩流离,从去年崔彧接管政务以来,就重视农业,轻徭薄赋,劝农桑,薄赋役,修水利,稳民生。

    如今春来,春耕是头等大事。

    段成风从殿外匆忙而来,没等着众阁老讲完,便急急禀告。

    “王爷,出事了。”

    崔彧皱眉,能让段成风着急成这样的,并非小事。

    “出了何时如此惊慌?”

    “小......小顺子来报,王......王妃要把常胜炖了。”段成风急的头上都冒汗了。

    崔彧猛地站起身来,目光冷峻,一股威势无声而起。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王妃架了锅,要吃常胜。”

    崔彧疾步而去,连宫外备的车辇他都没坐,策马狂奔,一路疾驰回到了府内。

    管家见崔彧面色阴翳的朝着内宅大步而去,赶忙亦步亦趋的跟上。

    崔彧到了韶华居的时候,小顺子正跪在小七的脚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求着。

    “王妃,您别跟这畜生置气,您要实在气不过,炖了奴才也行,放了常胜吧......”

    王妃真要是把常胜炖了,王爷非得把他全家炖了不可!

    小姑娘坐在小杌子上边嗑瓜子边看着那边已经煮沸的水,拍了拍小顺子的脑袋。

    “你要实在想把自己炖了,可以找你们家王爷,他好这一口。”

    说完,喊着长喜:

    “长喜,快让他们动手吖,水都开了。”

    那边两个外院的小厮,手持刀看着一动不动只有眼睛动的常胜,它默默流下两行恐惧的泪水,实在不敢下手。

    小七看他们怂包的样子,把瓜子放下,拍拍手,接过刀,准备自己动手。

    她轻拍着常胜的狗头,“不怕不怕,就疼一下。”

    言罢,手起刀落,在刀子即将破喉而过时,小七给人从后抓着后衣领,一把拎了起来,刀子落入了身后那人之手。

    小七双脚离地,使劲扑腾。

    扑腾了好一会,转了半个圈,她看到了拎她的人。

    穿着那身虎踞威仪的蟒蚊王袍,玉冠之下眉目冷峻,待抬眼对上他那幽邃如暗夜的眸子,竟觉脊背发凉,宛如那湖中之水沁冷入骨一般,险些打了个寒颤。

    “你在做什么?”

    “吃......吃肉肉......”小七头一次这样直观的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可怕。

    早上走的时候还一脸温和的说狗送了她就是她的了,送给她不就是交给她处置了吗?这会跟冷面阎罗一般?

    长喜早已吓得跪在地上,胆战心惊的看着院中的那一口锅,生怕王爷把王妃炖了。

    常胜此时看着崔彧,激动的流下了两行泪水。

    此时它不能动,不然得两条狗腿抱着他的大腿痛哭一场。

    崔彧低头,将常胜背上的符纸拿开。

    常胜立刻卧伏在崔彧的脚边,呜呜的发出悲鸣。

    崔彧手里拿着那符纸看了看,抬眼看向了小七。

    崔彧没有说话,泓邃的狭眸凝视着她,片刻沉默的对视,他那双眸似云遮雾锁的深渊,也不知在思量些什么,高深难测。

    在所有人都以为王爷要震怒的时候,毕竟当初为了常胜肯违抗圣旨的人,这会常胜差点被宰,震怒也正常。

    而他却将她轻轻的放在地上,弯腰揉了揉她的头上的小鬏鬏,轻哄道:

    “常胜救过本王的命,若你想吃肉肉,本王命厨房另做可好?”

    “可是他凶我!”小姑娘嘟着嘴巴,小脸气鼓鼓的。

    “我让你踹它两下解气可好?”

    小七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常胜,咂咂嘴,常胜则一缩脖子,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小祖宗,我错了,我不该对你龇牙,以后你是大哥行不行?

    好一会,小七才妥协的点了点头。

    “那好叭。”

    崔彧和常胜在她妥协后,都松了一口气。

    狗命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