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

    小七坐在小杌子上,托着下巴,看着拴在朱墙旁梧桐树下的大犬。

    威风凛凛的,卧坐着的时候,比她都高。

    小七看它的时候还需要仰视,瞬间觉得气势上输了,她干脆站在小杌子上,至少在身高上压倒了它。

    大犬冲着她龇了龇牙,喉中发出呜呜的低鸣。

    小七也龇牙,凶了它一个。

    照顾狗的小太监小顺子在旁边战战兢兢的,生怕狗一个忍不住扑过去教训这个挑衅它的小姑娘。

    毕竟这狗尊贵,真要是出了事儿,王爷非剥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不可。

    要说这狗啊,还真是有些来历。

    与其说是狗,不如说它是狼犬。

    据说是崔彧十六岁上战场那一年,一场战役中轻敌了,孤军深入,在大漠中迷了方向,被敌军围困。

    弑杀一天一夜,身边所带的兵马被斩杀,在崔彧以为会葬身大漠之中的时候,也不知道哪儿来一群狼,围攻了敌军。

    狼群嗜血,撕咬的敌军溃散折损,纷纷撤逃。

    崔彧看着大批的狼群,知道今天就算没有葬身敌军屠刀之下,也要葬身狼腹之中。

    可是,谁料峰回路转,一声孤冷狼嚎,这些狼群仿佛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收兵了。

    跟在崔彧身后的下属也觉得奇怪,只觉得崔彧或许有天助。

    之后几天,狼群更是追随左右,护着他成功甩了追兵,回了大营。

    一年后这场仗胜利了,崔彧又深入大漠一次,再回来时,身边便带回了一头狼犬。

    崔彧近身驯养,它异常凶悍威猛,任谁近身非死即残,只听崔彧一个人的指令。

    当年崔彧十七岁被封勇冠侯的时候,这头狼犬也被封了常胜将军。

    所以,在扶华山的小童子说到镇邪除祟的时候,崔彧没做他想,直接把常胜送了过来。

    若论镇邪除祟,只怕没有比常胜更适合的了。

    小顺子从三年前就养着这条狼犬了,自然知道这狼犬在崔彧心中的地位。

    当年的荣华公主也不知道怎么惹了常胜,常胜将她咬了个半死,皇帝要将它乱棍打死的时候,崔彧可是拼着身家性命把这常胜保下来,可见在他心里的地位。

    可是眼前这小姑娘是摄政王的王妃,也同样的尊贵。

    这会小顺子看着常胜对王妃龇牙,王妃也对常胜龇牙。

    他怕,怕他俩真咬起来!

    他俩真咬起来,小顺子一个也惹不起。

    一人一狗这会对峙一炷香的时间了,长喜也在一旁胆战心惊的看着,生怕王妃受伤。

    长喜小声的哄着:

    “王妃,咱不跟它一般见识,乖,快下来,别让这畜生伤了您。”

    小七则仿佛没有听到,一手掐腰,一手已经握住了八卦盘。

    这狼犬非凡间之物,是正是邪,小七辨不出,但是八卦盘的异常,足以说明,这狼犬有问题。

    师父教过她降服恶灵的术法,可是那老头讲课比催眠曲都好使,授课的时候她睡着了,这会怎么也想不起来。

    小七此时发出来自学渣的忏悔,但凡是知道老头教的现在能用着,她也不至于睡得那么香。

    要是仗着八卦盘跟它硬碰硬,打的赢还好说,打不赢的话那多丢人。

    算了算了,不打了。

    让长喜拿了纸笔过来,随后在纸上乱七八糟画了一堆大家看不懂的符号,朝着常胜一吹。

    那纸不偏不倚,落在了常胜的背上。

    小七掐腰笑了,小样儿,降不住你,姑奶奶有绝招!

    这镇灵符一出,管你是好灵还是恶灵,统统动弹不了,除非你脱离肉身,不然就得乖乖就擒。

    “长喜,架锅烧火,找两个人把这狗炖了。”

    说完,见那狼犬双眼猛一瞪,似不敢置信,偏又不能动弹。

    小七松开八卦盘,伸手摸了摸他的狗头,馋的直流口水。

    被通灵之物寄附过的肉身,吃了延年益寿,大补哇!

    小乖乖,打不过你,把你寄生的狗身炖了,没有身体,看你怎么嚣张。

    小七说完又补充了句:“剥下来的狗皮留着,给我做个垫子,我天天坐屁股下面。”

    常胜:“......”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有多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