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你吃饭才用桶!

    酸菜鱼黄焖鸡两个人在听到魏侧妃的话后,心中气闷,生怕王爷因为这件事疏远她们,酸菜鱼反应比较快,当即恭顺说道:

    “回侧妃娘娘的话,既入了王府,以后就都是王爷的人了,为了这府上,也应该学好规矩的。”

    小七一边吃饭的功夫,抽出两秒钟想了一下酸菜鱼的话。

    大概就是说:你别管我是从哪儿来的,反正我的心在王爷这儿。

    不愧是被精挑细选上来的人,说话有水平。

    魏侧妃被这一个婢女不软不硬的顶了回来,偏偏还不能发作。

    再一转头,看着她们的主子这会夹了一个如意卷,但是人小筷子长,夹不稳掉在了桌子上。

    她用筷子夹啊夹的,夹不起来,直接上手抓了起来继续吃。

    魏侧妃嫌弃的用帕子轻擦了一下唇角,眉眼含着讥笑。

    “这镇国公府也真是奇怪,婢女的规矩教的这样好,正经主子却不教规矩。王妃家里也是功勋世家,怎学的那市井做派,全然没有大家闺秀之风。”

    小七正吃如意卷呢,被点名了,含着半个如意卷,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魏侧妃。

    “特肥,你在缩什么?”一边吃东西的小七说话含糊不清的问着。

    魏侧妃气的咬牙。

    你才特肥!你全家特肥!

    六岁的娃娃连“侧妃”两个字都说不清楚!

    魏侧妃压着气,一副端庄气派,只有话语间带着几分讥诮。

    “夹菜不可掉落,掉落不可再食。还有,大家闺秀怎能以手抓食?又不是那蛮人野汉,以后王妃就是王府众女眷的表率,如此这般,可如何服众?”

    魏侧妃就差言明小七根本是德不配位,不是做王妃的料。

    小七则是十分的困惑,“掉桌子上的东西为什么不能吃?桌子很干净吖。”

    魏侧妃这时候就差给小七翻个白眼了,“这样有失体统。”

    “提桶?提桶干嘛?我吃饭用盘子和碗,不用桶,难道你吃饭用桶吗?”

    你吃饭才用桶!

    魏侧妃觉得自己的涵养和教养受到了挑衅!

    长喜已经习惯了小王妃的语出惊人,只不过苦了酸菜鱼和黄焖鸡,这会两个人想笑却得憋着,肩膀憋得都抖了。

    小七说着发现自己嘴角有粒米饭,小舌头探出来,一舔一卷,卷入口中,小嘴叭叭两下吃了。

    魏侧妃不死心,依旧端着规矩教训小七。

    “我说的是这样很没规矩,很没教养!跟大街边上讨饭的一样!”

    魏侧妃觉得自己一个高门淑女,被这个小娃娃逼得只能大白话教训她了。

    小七则是一愣,看着魏侧妃很奇怪的样子。

    “什么是规矩?干净的食物为什么要浪费?‘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难道不应该是规矩吗?按照侧妃这样的想法,你还不如乞丐呢,至少乞丐不会浪费粮食呢。”

    魏侧妃没想到她小嘴叭叭的这么能说会道,顿时觉得失了面子。

    她转头在崔彧面前柔弱又撒娇的嗔道:

    “王爷,您听听,婢妾不过想教王妃规矩,省的王妃出门丢了王爷的脸面,王妃却这样的十分好歹,还说婢妾比如乞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