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少儿不宜

    本来起身要走的美人们,这时候全部都驻足不走了。

    更有的坐回了位置上,继续若无其事的装作喝茶的模样。

    此时丫鬟们已经开始摆膳了,小七看着她们全都不走了,心里突突跳了两下。

    她们该不会闻到长喜做的早膳香味儿了,所以打算在她这儿蹭饭吧?

    在小七想着,该怎么含蓄不得罪人的送客时,那个穿玄色绸袍的男人顶着一身的晨曦的轻寒逆光入厅,昂首阔步间,一派优雅贵气。

    这几年手握大权,出入战场,杀伐之气甚重,但毕竟是世族大家的贵公子,文武兼修,举止间透着一股清隽凛贵之气。

    花厅中的一众女人,这会个个跟向日葵见到了太阳一般,头随他转。

    “婢妾见过王爷。”

    女人们清雅柔顺的声音同时响起,那人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阔步走到了花厅上座的金漆雕花椅旁,跟小七一左一右的坐下。

    如果,他身旁坐着的人不是一个六岁多的小豆丁,而是一个与他年纪相当的女子,那这一幕定然是相当的和谐,妻妾成群,和平共处,多好。

    魏侧妃作为一众姬妾之首,这会含笑盈盈福了福身子。

    “自进得府来,妾身与王爷难得一见,今见王爷面有疲色,想是因公事劳累,王爷摄政操劳,当保重身子为是。”

    男人只是神色漠然的嗯了一声,此时端起白玉茶盏,轻啜了一口。

    小七见他端起茶盏的动作,想到刚才她为了这茶凉的快一些,把这几个杯子都嚯嚯了,便忙提醒:

    “那是我......”喝过并且还掉了饼渣渣在里面的茶......

    小七没说完,就看到他已经喝到嘴里了。

    好吧,她住嘴。

    魏侧妃见他端茶浅啜,衣袍上金丝浮纹随着他的举止微微闪动,月白色的里侧中衣更映得他姿容俊美。

    不管外人如何的议论他,魏侧妃都忘不了年少时的惊鸿一瞥。

    世家贵公子鲜衣怒马,少年风流,随处一站,气度凛贵,身姿挺阔如松,自成一道风景。

    少女的心早已沦陷。

    “王爷若是今晚得空,不妨到听雨轩小坐,妾身跟女医学了一套按摩推拿之法,可帮王爷消乏解累。”

    魏侧妃边说边含情凝睇的朝着崔彧不停的眼波运送,只盼他能接收到一两分,好知晓她的情谊。

    满屋子的女人听着魏侧妃如此主动大胆的话,都颇为惊讶。

    心中齐骂:好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小七暗暗在心里翻译了一下这番话,大概就是:

    小崔崔,我都嫁进来这么久了,天天独守空闺,你不要总忙公务,没事分点精力给我,我技多不压身,今晚上你来我这儿,到时候给你来个全身SPA,增添情趣,岂不是很好?

    小七又在脑中自行想象了一下一个饥渴的女人,给崔彧做全身SPA的一幕......

    她打了个寒颤,算了,再想下去就少儿不宜了。

    崔彧则仿佛没有听到魏侧妃的话,侧头看到右边金漆雕花椅上坐着的小姑娘。

    “你冷吗?风寒没好?”

    “不冷吖。”

    “不冷你抖什么?”

    “......”

    还不是因为你的小妾太赤果肉麻的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