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摄政王=狗

    崔彧在山上等候已有多时,茶都换了五六次了,圆桌上摆着的三脚金兽香炉早已熄了香线。只悠悠笼着一缕残香未散,袅袅有些许幽香。

    此时,方才从厅外进来一垂髫童子,声音清脆稚嫩。

    “我家师尊从一年前远游,至今并未归来,王爷还是改日再来。”

    “可知仙尊如今去处?”若非是急事要事,他也不会在此等候一天。

    “不知。”小童子摇头。

    崔彧终是叹了口气,起身准备告辞。

    在崔彧走出厅外之时,那垂髫小童忽然想起什么,道:

    “一年前师尊离开之时曾说,如果王爷找来问八卦玉,让我转告王爷一声。”

    崔彧在听到八卦玉三个字的时候倏忽回头,看着那小童。

    只见小童挠了挠头,“师尊让我转告什么来着?”

    怎么好像记不起来了?

    他挠头想着。

    崔彧有些迫不及待,见小童子支吾难言,眉峰渐渐聚拢,侧光之下,衣料映着他的眉梢也氤氲淡蓝。

    “仙尊到底说了什么?”

    那小童子在崔彧的催促下,显得更着急了。

    只只记起了一两句,还不确定对不对。

    抬头看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焦急灼灼的眼眸,心想,师尊说过,要解人之苦,救人之危,济人之急。

    这个王爷看着还挺急的,要不,根据记起来那半拉子话,自由发挥?

    小童子放下了挠头的手,一本正经道:

    “师尊说,逆天改命之事,本就离经叛道,纵然王爷找到了与之契合的阴时生人,但四柱纯阴之人,阴性物质附着力较强,是否是王爷所等之人归来,犹未可知。”

    这段话是师父的原话,只不过后面的话他忘了。

    只见崔彧双眉紧皱,怕他不懂道门中的话,便做了一回贴心小童子,与他解释说道:

    “意思呢就是王爷你找的这个身体虽然是符合师尊说的纯阴之人,但是这个纯阴体质的人呢,天生招邪祟,占她身体的不知道是不是王爷要等的人了。”

    在小童子开口的时候,崔彧已然懂得。

    “小师父可知如何分辨?”

    “这个师父还没教哦。”

    崔彧神色沉暮,双眸黯黑的深不可测,肃杀之人,哪怕是平常神色,也格外的有震慑力。

    他在出神,而小童子却觉得这样的他比师尊罚他抄经时还要可怕。

    心想,这人是不是发现自己话只说了一半,所以生气了?

    可是他想不起来另一半了嘛。

    他胡乱出着主意,“不过我有除祟镇邪之法。”

    小童子说完,只见崔彧回神。

    他拱手作揖,一揖到底。

    “请小师父告知。”

    他身上披着的墨色绸袍上的暗金丝浮纹,随着他作揖的动作微微闪动,举止间颇有几分清隽矜贵之气。

    小童子也是叹了口气,这人生的俊挺非凡,玉样容貌,韶绮年华,想要什么样的美人没有?

    却为何偏要等那魂飞魄散之人?

    “王爷征战沙场,周身有杀伐之气,邪祟近不得身,常将人带至身旁,或能镇邪驱祟,或者是养条狗常伴纯阴之人身侧,镇邪驱祟,王爷终会等来您要等的人。”

    ——

    小七:所以,摄政王=狗?

    (这章应该很容易懂,如果不懂的可以忽略,不影响后续观看,后面你就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