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所以,我脏了?

    镇国公夫人得了这么重要的消息之后,很快就离开了。

    小七坐在花厅里,吃完了长喜端来的八宝果羹和杏仁豆腐后,小七揉了揉吃的饱饱的肚子,睇向了厅里站着的两个女子。

    只见她们低头垂首,桃腮泛红,天生的娇媚羞涩,艳色惊人。

    “你们两个......”小七发现自己突然忘了她们的名字,“你们叫什么来着?”

    “奴婢剪秋。”

    “奴婢剪月。”

    小七觉得这名字不好记,“刚才谁说擅长厨艺?”

    “回王妃,是奴婢。”剪秋上前一步,恭敬福身。

    “从今天起,你就叫酸菜鱼了。”小七随后一说,给了她一个新名字。

    这样就好记多了。

    又酸又菜又多余,挺符合她的气质。

    剪秋蓦地抬头,惊讶的看着小七。

    酸菜鱼?什么鬼名字?

    听起来像是一道菜!

    剪秋想反驳,可是碍着身份,只能勉强维持着脸上的笑,皮笑肉不笑的那种。

    “敢问王妃,不知这名字出自何处?”

    “什么河?草鱼虽然是河里的,但是酸菜不是,酸菜是经过老坛发酵,配上辣椒以及薄薄的鱼片这么一炖,酸辣可口,增加食欲,我能吃一整盆呢!”

    小七边说边点头肯定,仿佛在无限回味。

    剪秋嘴角抽了抽,不就是老咸菜炖草鱼,说的好像是什么人间美味。

    想着自己以后要用这个名字,剪秋生无可恋。

    “王妃,能给奴婢换个名字吗?”剪秋垂死挣扎一下。

    小七歪头想了想,“那不然就叫黄焖鸡?”

    又黄又闷又辣鸡,多好的寓意。

    小七看着她嘴角抽抽,心想八成是不喜欢的,便开启了她取名小达人的拿手本领。

    “不然我说几个你挑一下,酱肘子,炖羊蹄,猪头肉,油焖虾,鸭脖子,烧鹅,烤乳猪......”

    小七还要掰着手指头继续数下去的时候,剪秋已经脸如菜色。

    “......还是酸菜鱼吧。”

    小七一听她选了酸菜鱼,笑的眼睛弯弯的。

    “我就说嘛,酸菜鱼又好听又好吃,跟你多配。”

    酸菜鱼:T_T

    解决了一个,小七目光落在一旁另一个女子身上。

    “你擅长做什么来着?”

    “......糕......糕点......”

    “杏仁酥和炸春卷你喜欢哪个?”小七好心的多列举来供她选择。

    “奴婢可以不选吗?”剪月求生欲很强的问着。

    试想,某天摄政王来王妃处,惊鸿一瞥间,见自己花容玉色,惊为天人,意欲亲热之时,问及她的名字。

    她回个炸春卷。

    估计摄政王甩袖子就离开了。

    小七见她拒绝,心想她肯定是有选择困难症,她善解人意的直接帮她选了。

    “那就叫黄焖鸡叭。”

    黄焖鸡:“......”

    刚好,两个人是闺蜜名。

    两个人一脸菜色的被长喜带了下去,这会没人消遣了,小七突然想到昨天在湖边发呆的时候,池子里的鱼都呆呆的,要不要钓上来一两尾,给中午加道菜?

    就做酸菜鱼?

    她觉得此主意甚好,便喊着长喜去准备鱼竿,她中午要吃鱼!

    ——

    小剧场:

    崔彧:说鸡不说叭,文明你我他。

    小七:所以,我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