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看给孩子馋成什么样了

    小王妃身体抱恙,第二天一早,镇国公府上便来人了。

    这一个月崔彧在外,没有临朝,都是内阁处理政务。

    昨日回来,今日本该临朝,但是崔彧有事要出门一趟,便推了一日。

    要出门的时候,管家来报。

    “王爷,镇国公夫人来了,说是来探病的。”

    这镇国公的夫人,是当朝皇后的亲生母亲,也是摄政王妃萧南音的嫡母。

    按理说,摄政王妃生病,嫡母过来探望,无可厚非。

    不过,昨日下午刚发生的事情,无人回去送信,今天一大早,人就来了,这就有些让人玩味儿了。

    “哼,真是好快的耳报神!”段成虎没好气的冷哼一声。

    崔彧斜了他一眼,段成虎当即揖手。

    “属下知错,王爷恕罪。”

    崔彧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神色清冷的嘱咐管家:

    “带人过去吧,好生招待。”

    管家应声退下,崔彧让人牵了马来,跟段家兄弟出门了。

    长喜去喊小王妃起床的时候,小七这会还没睡醒呢,滚在最里侧,小拳头就在嘴边上,嘴角亮晶晶的,长喜看着,很怀疑那是口水。

    “王妃......王妃......醒醒,国公夫人来了。”

    小七做梦正吃佛跳墙呢,鲍鱼,海参,鱼翅,干贝......

    被长喜从被窝抱起来的时候,她半眯着眼还乐得咧嘴笑着。

    “长喜,佛跳墙好好吃......”

    长喜忍不住笑了,昨天的佛跳墙没吃嘴里,看给孩子馋成什么样了!

    “王妃,快醒醒,国公夫人在外面花厅等着呢。”

    长喜最近这个月也训练出来了,以最快的速度给小七穿上了衣服。

    好在小姑娘的发式简单,梳个鬏鬏头,两个圆包,再系上两串珊瑚珠,那玉雪可爱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上几口。

    牵着小七出去的时候,镇国公夫人已经面露不虞了,在看到小姑娘还一脸迷糊没睡醒的样子时,镇国公夫人脸上更加的不悦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睡觉,你进了这府里就忘了家里教的规矩了吗?”

    镇国公夫人把白玉茶盏重重的放在了柏木雕纹桌上,瓷器相撞的清脆声让小七瞬间清醒,睁着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镇国公夫人。

    镇国公夫人今年三十七了,保养倒也得宜,描得长长的一双黛眉,眸光水润,肤色亦白腻。

    只可惜,这好好儿一张脸,偏败在了神情上。

    因常年绷着脸作威严状,那嘴角便有些下垂。

    又因了那大宅门儿里素来斗死斗活地,故而忧思甚重、夜不成眠,那眼尾的细纹便几层粉也盖不住。

    于是,有些老相。

    “老奶奶,您说什么?我没听清楚。”稚嫩的奶音天真的看着镇国公夫人,一脸无邪。

    “放肆!”镇国公夫人气的怒拍桌子。

    长喜心中一跳,赶忙解释:“夫人勿怪,王妃一月前落水后受了惊吓,不大记得之前的事情了。”

    国公夫人凝眉看着她,似乎在想着这件事的真实性。

    不过之后又想,一个六岁的小丫头,能翻出什么浪来?

    她挥挥手,“也罢,我听说你昨日受了凉又病了,原来给你的四个丫头不懂事被打发了,今儿过来,给你送来两个使唤的顺手的人,以后她们就照顾你的起居了。剪秋剪月,还不见过王妃。”

    “剪秋,见过王妃。”

    “剪月,见过王妃。”

    既然是送给自己的,小七就得考考她们,看她们过不过关。

    “你们会做好吃的吗?”

    “奴婢精通厨艺。”剪秋说着。

    “奴婢擅做糕点。”剪月说着。

    小七一听,乐了。

    “好了好了,你们面试通过了,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跟着长喜吧。”

    “是。”

    长喜看着剪秋剪月则是暗暗的着急!

    这两个人一个模样妩媚,一个身段妖娆,不过是丫鬟,却穿着流彩烟罗裙,春衫薄薄,细白的肌肤隐约可见。

    这两个人,一个赛一个的姿态勾人,哪里像是来伺候小王妃的,这摆明了是国公夫人送进府里来伺候王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