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好的不灵坏的灵

    太医被管家带去给崔彧回话了,王妃只是呛水了,受了些寒,并无大碍。

    小七裹着锦被像小山一样坐在镂空雕花的黄梨木床上,长喜出去送太医了,刚刚回来。

    小七见她回来,急急的问着:

    “长喜长喜,他把佛跳墙送过来了没有?”

    反正玉佩是没戏了。

    长喜看着小主人一脸期待的样子,笑着走过来轻声安抚。

    “王妃,太医说您今天有点受了寒,加上呛了水,佛跳墙改天再吃。”

    她撇了撇嘴,没办法,只能退而求其次。

    “那你之前做的红烧肉还有蹄筋也行,我饿了。”

    小姑娘这会乖乖的坐床上等投喂,玉雪可爱的模样乖顺的很。

    长喜又说:“王爷说,今天一天最好都不要吃太难消化的东西,怕王妃身娇体弱积攒了病气,等明天好一些了,再让奴婢准备。”

    小七惊讶的张着嘴巴看着长喜,佛跳墙没了,连她本来的红烧肉和蹄筋也都没了!

    谁说她今天有好运来着?

    这是什么好运?

    哦,对了,她自己说的。

    她还算出了跟水结缘。

    时灵时不灵,原来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长喜知她委屈,等了大半晌的佛跳墙没吃到嘴里,现在连红烧肉也不能吃了。

    便亲自下厨,在小厨房忙活许久,熬得鸡丝粥喷香,撒上少许绿油油的小葱花,将她方才弄的几样小菜端上,给王妃送去。

    小七也是真的饿了,长喜抱着她,软声轻哄喂了几勺后,她抱着碗将剩下的都喝了,顺便将几样小菜也一扫而空。

    吃完了饭,长喜想到今天在崔彧书房的一幕,小声的叮嘱着她。

    “王妃,下次且不可再对王爷如此了。”

    “为什么?”小七摸着吃饱后的小肚子,软软的,肉肉的,心想着,小孩子手感就是好。

    “王妃,您看咱们府里的侧妃还有姬妾们,哪个敢在王爷面前大声说话?更别说抹王爷一身泥了。”

    “为什么不能大声说话?难道他耳膜穿孔,听不得太大的声音?”

    这一个月到小王妃身边,从她嘴里听到一些稀奇古怪的词汇,长喜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虽然不知道耳膜穿孔是什么,但是得提醒一下小王妃,不能太不把摄政王当回事。

    “不是这个......”说着,她四周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后,才小声的说着:“王爷十六岁那年去北边打仗的时候,他领的队伍里面,有一小分支叛逃了,你猜他是怎么做的?”

    小姑娘歪着头看着长喜,睁着大大的眼睛,很配合长喜的摇了摇头。

    “王爷抓到那伙人后,架锅烧水,剥皮去骨,将那些人与自己的手下烹食了。”

    小姑娘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长喜,黑宝石一样的眼睛里面不知是惊恐还是好奇。

    “打那儿以后,王爷手下就再也没有叛徒,但是那次他烹食叛徒的事情也传开了,大家提起这件事都心有余悸呢。”

    长喜说完了这些,以为吓到了小姑娘,伸手拍拍她。

    “王妃不怕,您是他的正妃,只要您以后不惹他生气,王爷也不会为难您的。”

    小姑娘好一会没说话,在长喜以为她忘了的时候,只见她从长喜怀里抬头,看着长喜,一脸好奇。

    “好吃吗?”

    长喜:“......”

    王妃,我错了,我不该给您说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