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大型碰瓷现场

    小七在水面上足足浮了一炷香的时间,长喜才来。

    她这是头一次来摄政王书房的院子,战战兢兢的头都不敢抬。

    但是,当她看到扒着浴桶边缘,求助的看着她的小脑袋时,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长喜,你再不来,我喝洗澡水都喝饱了......”

    长喜看着小姑娘委屈的都快哭了,赶忙将她抱起来。

    韶华居的浴桶都是根据小王妃的身高来的,不会出现这种脚踩不到底儿的情况。

    长喜抱着她快速的伺候她沐浴了,旁边是侍女准备好的衣衫,长喜给她换上了。

    雨后三月的天气,春寒料峭。

    小七穿好里衣之后,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了。

    长喜用一条长长的巾帕将她裹住,只留了一个小小的脑袋在外头。

    崔彧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被裹成一个粽子一样,两个眼睛黑葡萄一样四周看着,滴溜溜的转动。

    最后,她的目光再次落到了崔彧的身上。

    他已经换了衣衫,还是墨色的长袍,只是样式面料还有上面的纹绣稍稍不一样,颜色还是如旧。

    这人明明看着年纪也大,二十左右的样子,怎地穿衣这样的老成?

    小七看到那块玉佩还在他腰间悬挂着,眼睛一亮,今天非要搞清楚自己的师门在这个时空是不是也有分店。

    崔彧想到这小姑娘刚才就对他腰间之物格外的感兴趣,这会更是盯着那玉佩。

    他想到什么,朝着小七走来。

    “你认得这玉佩?”崔彧来到她身边坐下,将玉佩拿至手中问着她。

    小七将巾帕松开,露出两个小手,趴在他腿上,捧着玉佩看着。

    这图案,这纹路,的确跟自己的八卦盘一模一样。

    莫非师父在这边真的开分店了?

    莫非自己的穿越跟这个玉佩有关?

    她心里念着师父教她如何催动这八卦图的咒语,不过刚念了两句,也不知道是不是学艺不精记错了,那玉佩突然一热,她来不及松手,被狠狠的烫了一下之后,被一阵大力弹开。

    她本就小,那股巨大的力量来的邪门,她小小的身子一下被远远的弹开。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纵然是崔彧也没反应过来。

    不偏不倚,她呈抛物线状被弹回了浴桶里。

    咕咚咕咚,水没了顶,她沉了下去。

    那来不及倒了的洗澡水,灌了她好几口。

    站在一旁的长喜都惊呆了。

    崔彧一怔之后瞬间反应过来,大步来到浴桶前,一把将正在水里扑腾的小姑娘给捞了上来。

    小姑娘被捞上来后手脚还在扑腾,小嘴巴往外吐水。

    吐出了几个花瓣后,咳嗽了好一阵,抱着崔彧,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崔彧可没有哄孩子的经验,看着一边哭还时不时吐两口水的小姑娘,只能抬手拍了拍她的背,让她吐得更顺畅一点。

    长喜总算是反应过来了,胆战心惊的走了过来,扬手想要接过小七。

    “王爷,让奴婢来吧。”

    崔彧想把人给她的时候,小七抱紧了他的胳膊,一张小脸气愤异常,怒瞪着他。

    “你把我丢水里喝了那么多洗澡水,不能就这样算了!你赔!”

    崔彧挑了挑眉,看着紧抱着自己胳膊的小姑娘。

    她倒是大胆。

    看着这大型的碰瓷现场,长喜则是吓得手都抖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赶紧求饶。

    “王爷恕罪,王妃年纪小,您别跟她计较。”

    崔彧却恍然未闻,看着小七。

    “想要本王赔什么?”

    “要不就把你的玉佩赔给我玩玩吧......”小七刚刚已经见识到那玉佩的威力了,她有直觉,这玉佩说不定能助她回去。

    说完,就见崔彧颦起剑眉,眸光凌厉的看着她。

    小七只觉得在他这样湛黑的眸子下无所遁形,这人眼睛有些吓人,别再把自己当妖怪烧死。

    她又吐了一口花瓣水干巴巴的说着:

    “实在不行,赔我一顿佛跳墙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