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小哥哥,你找谁?

    大概是这一声爹吓到了,那男子这一个月了都没出现过。

    小七已经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了,那天晚上光线昏暗,加上他身影高大,将身后的光线遮挡住,他背着光,她并没有看清楚。

    只隐约记得那双湛黑如墨的眼,那冷峻的轮廓......哦,对了,还有他那仿佛被雷劈了的表情。

    直到穿来了七八日后,她才知晓,那晚他为何会是那样一副表情。

    高祖至开国以来,重文轻武,北方常有强敌入侵,南方时有蛮夷作乱。

    那时候十六岁的崔彧跟着上了战场,崔彧骁勇善战,精通兵法,一年时间训练出来的黑骑军,大败西北敌寇,立下赫赫军功,一时威名四播。

    十七岁封勇冠侯,后驻守西北,整个北方兵权尽数落在崔彧手中。

    第二年汝阳王造反,他带兵平反,被封一字并肩王,年纪轻轻便位极人臣。

    当时这样一个少年权倾朝野,便是跺跺脚,天下都要动荡三分。

    而后天下大旱,暴乱四起,他之前带兵有些旧伤复发,一直在养病,无心理会这些。

    这一年内天下分崩,四分五裂。

    直至去年,南召大军直逼城下,天子要投降,皇后所生七公主上了城墙,将满朝文武连带着她亲爹骂了个狗血淋头,之后跳下,据说死相挺惨。

    再后来,崔彧再穿战袍,平了这乱世。

    老皇帝去世,太子早已在之前汝阳王那次造反中去世,其他皇子资质愚钝,崔彧一排众议,扶了太子长子登基,顺利成章的成了摄政王。

    朝中的势力要平衡,要制约,最好的方法就是联姻。

    小皇帝今年不过五岁,已经有各个世家送入宫中的四妃一后。

    当然了,这些世家更不会放过崔彧这块肥肉。

    小七作为镇国公府萧家的女儿,被送进来了。

    她是庶出,行七,叫萧南音。

    她有个大三岁的姐姐,嫡出的五姑娘萧南栀,一早被送进宫做了五岁小皇帝的皇后。

    摄政王崔彧表示,皇后的妹妹怎能做妾,索性封了摄政王妃。

    就这样,小七一穿来,就已经被迫成为一个崔萧氏了......

    她从心底排斥这个称号,这总让她想起某种不太雅观的乐器。

    了解了这一切,再回想那一声爹,她就能理解为什么崔彧脸上是被雷劈的表情了。

    这会长喜还在念叨着让她离那些姬妾远一点,一个个的,没安好心。

    小七对这些不感兴趣,听得意兴阑珊。

    长喜看着小姑娘蔫哒哒的样子,弯下腰柔声轻哄着:

    “王妃,是不是饿了呀?我出来的时候做好了桃花饼,还有厨房了这会正炖着的红烧肉和蹄筋,都是王妃喜欢吃的呢。”

    小姑娘一听肉,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松开长喜的手,撒腿就往自己的院子跑去。

    随着她的跑动,小鬏鬏上绑着的珊瑚串左右晃动,煞是可爱。

    小短腿不长,跑的倒是挺快,一会不见人了,长喜提着裙子赶紧追了过去。

    当时在国公府的时候管家问了所有丫鬟擅长做什么,所有人都知道是在给未来的摄政王妃挑选陪嫁丫鬟。

    长喜想了想自己的七个弟弟妹妹,便顺口说了句擅长带孩子。

    没想到就被带到了王妃的跟前,原以为进府是伺候王妃的,来了才知道,原来真的是带孩子的。

    那时候她是粗使丫鬟,大丫鬟是别的人。

    但是小王妃溺水后的一段时间体虚,王爷不在府内,身边的丫鬟欺她年幼,常常让她吃不饱。

    府里份例的好吃的,都被那几个大丫鬟分着吃了。

    她看着这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跟她最小的妹妹一样大,看着挺可怜的,便将自己分到的一块枣泥饼给她留着。

    她现在还记得小姑娘拿到枣泥饼的时候那惊讶的模样,好一会咧嘴笑了。

    将饼吃完了,抹了抹嘴边的饼渣笑着对她说着:

    “你是好人,会有好报。”

    软软糯糯的声音,鬏鬏都不扎,衣服不会穿,里外衣的丝带系的一塌糊涂,丫鬟们也不管。

    那时候的小姑娘挺让人心疼的,谁知道隔天,小姑娘找到了管家,说招了贼。

    管家一番搜查下来,四个大丫鬟都手脚不干净,多多少少的都拿了她的一些东西。

    摄政王没有什么治家之道,只会治军。

    治家便跟治军一样的手段,管家一顿板子打下去,四个大丫鬟两死两残,残的那两个被直接卖了。

    管家给安排了四个丫鬟,但是小姑娘却点名要了她做贴身的丫鬟。

    她一直都是粗使丫鬟,哪里做过什么大丫鬟,这一个月来拼命的学规矩学厨艺。

    好在小王妃很省心,只要让她吃饱喝足了,别的什么都不需要太操心。

    此时的小七满脑子都是冒着热气的红烧肉蹄筋,还有香软酥脆的桃花饼,跑的很快。

    人小腿短,平衡力差,跑得快了,容易摔。

    这不,脚下绊了一下,整个人控制不住力道,像乳燕投林一样,扑通一声,投向了地上一片积水处。

    刚下过雨,泥混着水,随着她的扑通,溅的四处飞迸。

    刚巧路过的男人在泥水溅过来的时候,停住了脚步,看向此刻正趴在泥水里竖着鬏鬏头,头顶着两个圆包的小姑娘。

    上好的蜀锦云缎裁制的衣衫,此时混着泥水,早已不成样子。

    小七余光中看到一双玄色暗纹的靴子,抬头看去。

    那人玉冠束发,著了身墨色宽袖袍子,腰间环一领玄青玉带,通身上下再无别饰,却光华耀目,令人不敢逼视。

    小七呆呆地望住他。

    原来,这世上果真有这般好看的男子,眉目不消说,自是如画如描,难以尽述,更难得那一种气韵,立在那里似孤峰月夜下的一竿修竹,又仿佛悬崖上不化的冰雪,冷冽、清华,遗世而独立。

    其面如玉,其姿如华,居高临下看她的时候,那周身仿佛有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

    小七见他也在看自己,咧嘴一笑,丝毫不知道地面的泥沾在她的小脸蛋儿上。

    “小哥哥,这是王府后花园,你找谁吖?”

    崔彧低头看着这个还在泥水里趴着的小姑娘,鼻尖还有脸蛋的泥,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小七的眼珠微转,落在了他腰间的一块玉佩上面。

    王公贵族的玉佩要么是龙纹祥瑞,要么是鸟兽鱼虫,小七是头一次看到有人将八卦图雕刻在玉佩上的。

    八卦图也分很多种,像眼前这人玉佩上的图案,便跟自己八卦盘上的图案如出一辙。

    莫非,同门?

    小七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