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开局一声爹

    弱柳摇风,嫰芽润雨。

    分明三月天气。

    落花满径,轻寒沾衣。

    燕儿衔了新泥。

    小七托着下巴,捧着肉嘟嘟的小脸,坐在湖畔石阶上,看着湖面已有半晌。

    她脑中无数次想着,如果从这里跳下去,是顺着原路回去呢?还是会喂鱼?

    一直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她,宁愿吃鱼被撑死,也不愿死后撑死鱼。

    她掏出随身带着的八卦盘,想用她那时灵时不灵的占卜术给自己算上一卦。

    出这趟远门,来到这个六岁多的小女孩身上,就只有这八卦盘跟了过来,平时深受她宠爱的鸭脖鸡爪大辣条......一个也没来。

    卦象上显示,她今天有好运,而且跟水结缘,说不定跳下去能回去?

    她站起来,看着湖面,仿佛看到了无数的猪蹄鸭脖鸡爪在像她招手。

    咂咂嘴,擦擦口水。

    宝贝儿们,我来了~

    刚跳起来要扑到水面上的小丫头,听着后面嗷的嚎叫了一声,一阵香风华服,小七一把被抱住,搂在了怀里。

    “王妃,您可不能再想不开,王爷说您要是再出事,婢妾们全部都得陪葬......”

    华服女子身姿丰硕,这样紧抱着小七,小七脸埋在她怀里,险些被她闷死!

    真乃人间凶器!

    终于,在小七手脚扑腾中,小脸来回拱,寻到了一条缝隙,得以喘气。

    “你要闷死我?”

    稚嫩的童音传来,华服美人吓得双腿一软,将她放在地上便跪了下去。

    “婢妾不敢。”

    小七挥了挥手,“行啦行啦,别动不动就跪,没人让你们陪葬,我是要回家,你别拉着我。”

    奶声奶气的声音,她自己说完也颇为无奈。

    想绕过华服女子,再去湖边,再次被拉住。

    “王妃您想回家,可以请示王爷,备车辇回镇国公府。”

    “你才被车碾,你全家被车碾!”

    她就是想回去,她竟然诅咒自己被车碾!

    那华服美人也愣了一下,低眉恭顺,“王妃想让婢妾家人来备车辇,也是可以的。”

    小七错愕的看着她。

    世上竟有如此狠心之人?

    她抬头看着这跪了一地的丫鬟婆子,知道今天投湖无望了,只能另择吉日了。

    小小的脸蛋上满是失望,长叹了口气耷拉着小脸。

    身边的大丫鬟长喜跑了过来,看到小七之后,一脸焦急。

    “王妃,您这么又来这儿了,上次不是说了,这儿危险,以后一个人的时候不能来吗?”

    长喜半蹲在地上跟她一般高,环抱着她,确认她身上没什么伤后才松了口气。

    小七看到长喜,小小的身子靠向了她。

    “可是我想家了。”

    醒来一个月了,都是长喜在照顾她,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她跟长喜很亲近。

    “王妃乖,等王爷回来,得了王爷的准许,咱们就回去,好吗?”

    小七望了望湖面,此家非彼家,看来今天是回不去了。

    长喜见她小摸样蔫儿哒哒的,对着那华服女子福了福身。

    “王妃累了,奴婢先带王妃回去了。”

    那华服女子恭顺的行礼,“婢妾恭送王妃。”

    路上的时候,长喜牵着她的手,轻声的叮嘱她:

    “王妃,之前奴婢不是跟您说了吗?王府里的侧妃还有夫人美人之类的,您都要离她们远一些,上次您被推湖里,指不定就是她们中间那些人做的。”

    提起上次,小七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就是那时候穿来的,所以现在心心念念的想要再投湖一次,看看能不能原路回去。

    这事发生在一个月前,她至今都记得刚穿来的那倒霉的一天。

    毫无征兆莫名其妙的穿越,从冰冷的水里被捞上来之后就昏过去了。

    醒来后跪了一屋子的女人,还有床边站着一个锦衣玉冠,长身玉立的男人。

    身着墨色的长袍,玄纹云袖,背直肩宽,生生撑开了气势,一股轩昂的气势溢与身侧。

    虽然是个背影,却也足够给人也震慑和压迫力了。

    怪不得这跪了乌压压的一屋子人,没一个人敢吱声。

    时空错位的事情,她听师父说过,却是第一次遇到,惊骇的同时,也在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首先得了解现在穿的这个身子吧,她抬手这么一看,肉肉的小手,五根手指头又白又嫩,像年画里的福娃一样。

    这是五岁还是六岁?

    在她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就听着那站着的男人沉声开口:

    “若明晨她不醒,你们全部陪葬吧。”

    紧跟着满屋子的人一愣,跪在前面的那个穿白衣甚是娇媚的女子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王爷,真的不是婢妾做的,您不能这样对婢妾......”

    后面一屋子的女人都在跟着哭泣求饶,那男人狭眸微眯,目中掠过一丝暗色,满屋子的女人瞬间收声。

    小七大致明白了,眼前这个王爷因为她落水,而迁怒了他的众姬妾。

    这样说来,穿成了一个小郡主,还有个疼她的爹。

    这样的话......也还行叭。

    她伸出小手,抓住了那人的衣袍,轻轻的扯了扯。

    “爹,我没事了。”

    随着她的话音一落,那男人倏忽回头,雷劈了的表情看着床上的小豆丁。

    “你......喊本王什么?”

    小七想了想,知道是自己不懂规矩喊错了称呼。

    “......父王?”声音糯糯的又喊了一声。

    摄政王:“......”

    ——

    十一:开局一声爹,开启团宠路。

    ps:开新书了,又一个超宠超甜的旅程,正确包养我的路线是:加入书架,留言,投票~

    男主名崔彧,彧(yu)跟欲字同音。

    ①0②0⑧⑦⑤④④②

    这是5裙,所有的群都一样,加过1234的不要重复申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