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 三个男人一台戏

    石桌前,三个男人,三种表情。

    君晏凤眸潋滟,似笑非笑,好看是好看,就是那表情,实在有点欠。

    再看看她哥乔轩,谪仙美人不动声色,除了脸色黑一点,问题也不算太大。

    嗯,就是,就是她爹吧……

    那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还有那恨不得掐死君晏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还有,君晏说他赢了,他赢什么了?

    乔乐有点心虚……

    乔乐:“咳咳,我来得,好像不是时候啊。你们继续,我,我还有事,我先……”

    不争气的抬起腿,乔乐想跑,却晚了。

    下一秒,她光荣的加入了群聊,成为了石桌前的第四人。

    并且明白了,君晏他们的赌约。

    谁赌?

    她爹跟君晏赌。

    别问她她哥为何不参加,因为人比她爹聪明啊。

    这不,他爹跟君晏赌她。

    赌她什么?

    赌她几分钟之内到达战场。

    她爹说一盏茶,君晏说一炷香。

    然后,她爹一败涂地。

    他们是怎么计算时间的呢?当然是乔轩派人知会沉香,再从沉香把乔乐叫醒时,开始计算的啊。

    要知道,在乔乐来之前,乔寅是胸有成竹的。

    因为他知道乔乐会来,毕竟自家宝贝女儿对君晏,还是有些看中的。

    可正所谓女儿家出门,仪容仪表为先。

    就算心急,那也得好好打扮一番,体体面面的出门啊。

    所以一盏茶,肯定是他赢。

    毕竟君晏的一炷香,哈哈哈哈?你小子可真把自己当回事儿,我们乐儿……

    然后,他就看到了他们乐儿。

    外加那句:“我们有话好好说!”

    一炷香,不多不少一炷香。

    他,乔寅,在朝中叱咤风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乔大王爷,输了。

    输得一败涂地,那张老脸,它火辣辣的疼。

    啊这……

    收敛心神,乔寅深吸一口气,他不气,他乔寅一点都不气。

    虽然他出师不利,可他却有十足的把握,与充分的证据,来举报君晏这个死小子。

    今日,他乔寅,乔乐最亲爱的老爹,就要当着自家宝贝闺女的面,撕碎君晏虚伪的面具。

    告诉他们乐儿,世间险恶,人心不古。

    谁都能要,君晏这死小子,绝对不能要!

    恶狠狠地瞪着君晏,乔寅气得七窍生烟。

    乔寅:“呵,侯亮,把东西给本王拿上来!”

    他这一声呵,充斥着无与伦比的仪式感,因为这是一个正直的老父亲,对于黑恶势力的勇敢抗争。

    勇往直前,绝不妥协。

    誓要为了保卫女儿的事业,而奋斗终身。

    不成功,便成……

    不可能失败的,绝对不可能。

    是啊,为何要赌他们乐儿什么时候来,因为这场对君晏罪行的揭露,必须要乔乐参与。

    以至于眼下被迫坐在主位,接受这莫名其妙仪式感的乔乐,浑身都觉得不自在。

    这怎么搞得,跟三堂会审一样啊……

    好在,他来了他来了,那被乔寅点名的侯亮他来了。

    侯亮:“王爷,您的东西。”

    乔寅:“嗯。”

    接过东西,乔寅抬手,便拍在了乔乐面前。义愤填膺道:

    “乐儿啊,你可一定要给爹爹我做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