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 乔乐她好难

    乔乐醒了,是被沉香吵醒的。

    事实上,她醒来的第一秒,是想闭上双眼,继续睡觉的。

    因为她觉得,一切就像梦一样。

    她昨儿个明明跟着君晏,去了今宵阁,而今宵阁内,怎么会有沉香呢?

    看样子,她一定是没睡醒吧。

    然后,她就被事实,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因为沉香竟伸手,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

    这沉香,是真的。

    而且她躺的床,也是凤谛阁的床。

    乔乐表示,她有点懵。

    难道昨天的一切,都是她被月事疼傻了,做的白日梦?

    君晏没有质问她?也没有喂她吃饭?更没有帮她暖肚子?

    这些,都是她在YY君晏?

    天啊,乔乐被自己这可怕的想法,吓得脸都要白了。

    如果说之前,她还只是睡梦里脱衣服,想对君晏不可描述。

    那么现在,她就已经是走火入魔到,连日常都能脑补了。

    可怕,太可怕了……

    乔乐捂脸,感觉自己无地自容。

    以至于沉香在她耳边叫唤了半天,她硬是一句都没听进去。

    急得沉香是面红耳赤,想再摇摇自家郡主,却又怕把郡主给摇坏了,只能是连声儿说道:

    “郡主,郡主,出事了,郡主……”

    终于,乔乐醒过来了。

    毕竟她仔细想了想,以她乔乐的厚脸皮,这算得了什么?

    她何止想日常,她还想睡……

    盯着沉香,乔乐有气无力道:

    “出事了?出什么事了?还能比本郡主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做梦重要吗?”

    啊,梦真是太美好了,哧溜~

    沉香:“郡主,王爷和世子,去找君小王爷的麻烦了……”

    乔乐:“什么!”

    于是下一秒,沉香便见证了自家有气无力,嚷嚷着做梦最重要的郡主,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下床。

    然后立刻开始洗漱,穿衣,梳头,并以光速冲出了凤谛阁的大门,直奔对面的今宵阁而去。

    沉香觉得,若非自家郡主月事到访,身子虚弱。

    她可能,会直接翻墙。

    哎,她们郡主对君小王爷,可真是心心念念都是你,朝朝暮暮尽为君啊……

    如果,这都不算爱……

    然而,如果乔乐能听到沉香此言,她可能会被当场气得,喷出一口老血。

    她是对君晏有非分之想没错,可她现在没有啊!

    至少她眼下争分夺秒的往今宵阁冲,绝对不是为了君晏。

    她是怕自己去晚了,她爹和她哥,人没了。

    毕竟这两胆大包天,目中无人,还跟君晏水火不容,势不两立。

    万一他们一个作死,君晏一个不高兴……

    哇,她乔乐想想,都觉得害怕。

    于是提着裙子的乔乐,她跑的更快了。

    她敢说,她月事没来时,她都跑不了这么快。

    到了到了,马上进门了!

    猛地一刹车,乔乐直接冲进了今宵阁内,张嘴,便喊出了那句标志性的:

    “大家有话好好说!”

    然鹅,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而比突然安静更可怕的,是一直很安静。

    因为当乔乐喊完这句话才发现,你争我吵?势不两立?

    没有,压根儿没有。

    那三个男人居然就那么坐在石桌前,三双眼睛齐刷刷的偏转,神色各异的看向了她。

    君晏:“我赢了。”

    乔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