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偷鸡不成蚀把米

    黄昏的余温已然褪尽,一匹匹宝马掠过街道,自城门前鱼贯而出。

    只留给一众百姓,一个个潇洒的背影。

    “大人,乔轩果真出城了!”

    围观人群中,一人小声嘀咕道。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一名消瘦的青年正微微点头。

    “我出城与主子汇合,你们继续在城中监视。记住,务必查清那只海东青的来处。我们君王府的消息,即便是他乔轩也不得随意窥视!”

    “是!”

    城外,众人正策马扬鞭。一只小队犹如锐利的箭矢般,向前激射而去。

    手握缰绳,乔乐淡青衣裙翻飞。原本不会骑马的她,竟顺着身子的记忆,近乎完美的掌控着身下的枣红骏马。

    她不会,但身体会。

    看来反派家的家教,的确了得。

    “郡主,您可千万要小心啊。一旦有问题记得高呼,属下们定立刻施以援手。”

    一道恭敬的声音传来。

    乔乐侧目,却见自己已不知何时被一众高手包围,这些高手个个虎背熊腰,就差往脸上写个“踏实可靠”了。

    嘴角一抽,乔乐立刻看向了乔轩身边的祝风。

    果然,对方正心虚的回头,根本不敢跟她对视。

    “恩,我知道了。”

    乔乐点点头,平静的收回目光。虽说祝风的成见让她不爽,可她真不觉得被更多人保护是坏事。毕竟自己这容易遭雷劈的体质,不小心不行啊。

    骑着马,她的脑子也在飞速运转。

    眼下他们加急赶路,就是为了去救本文的女主角沐鸢。按照原书剧情,沐鸢此刻已然重生,却无法独自面对百人伏击,因此会将计就计,给渣哥救她的机会。

    抬眼望着乔轩挺拔的背影,乔乐不禁一叹。

    她这渣哥又哪里知道,自己此去成就的不是自己的计划,而是日后的步步杀机,与乔家的家破人亡。

    黄昏的余温已然褪尽,一匹匹宝马掠过街道,自城门前鱼贯而出。

    只留给一众百姓,一个个潇洒的背影。

    “大人,乔轩果真出城了!”

    围观人群中,一人小声嘀咕道。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一名消瘦的青年正微微点头。

    “我出城与主子汇合,你们继续在城中监视。记住,务必查清那只海东青的来处。我们君王府的消息,即便是他乔轩也不得随意窥视!”

    “是!”

    城外,众人正策马扬鞭。一只小队犹如锐利的箭矢般,向前激射而去。

    手握缰绳,乔乐淡青衣裙翻飞。原本不会骑马的她,竟顺着身子的记忆,近乎完美的掌控着身下的枣红骏马。

    她不会,但身体会。

    看来反派家的家教,的确了得。

    “郡主,您可千万要小心啊。一旦有问题记得高呼,属下们定立刻施以援手。”

    一道恭敬的声音传来。

    乔乐侧目,却见自己已不知何时被一众高手包围,这些高手个个虎背熊腰,就差往脸上写个“踏实可靠”了。

    嘴角一抽,乔乐立刻看向了乔轩身边的祝风。

    果然,对方正心虚的回头,根本不敢跟她对视。

    “恩,我知道了。”

    乔乐点点头,平静的收回目光。虽说祝风的成见让她不爽,可她真不觉得被更多人保护是坏事。毕竟自己这容易遭雷劈的体质,不小心不行啊。

    骑着马,她的脑子也在飞速运转。

    眼下他们加急赶路,就是为了去救本文的女主角沐鸢。按照原书剧情,沐鸢此刻已然重生,却无法独自面对百人伏击,因此会将计就计,给渣哥救她的机会。

    抬眼望着乔轩挺拔的背影,乔乐不禁一叹。

    她这渣哥又哪里知道,自己此去成就的不是自己的计划,而是日后的步步杀机,与乔家的家破人亡。

    想到这里,乔乐不禁咬牙。

    “世子,您带上郡主做什么?万一郡主受伤,王爷他……”

    前方,祝风面色苦闷。他不是看不起郡主,而是他清楚他们此去是为了救人,注定会有刀光剑影。

    郡主一个小丫头,实在不合适。

    “祝风,”叫停祝风,乔轩看他的眼神都在顷刻间,失去了温度。“乔亲王府从没有躲在屋檐下的郡主,过去没有,今后也不会有。”

    夜风掠过,祝风轻轻点头。

    他似乎在这一刻,明白了世子的良苦用心。可他还未来得及感动,后方便有道道惊呼之声传来。

    “郡主!”

    众人回头,只见枣红骏马正四脚朝天,乔乐身形摇晃,眼看便要坠下马来。

    事发突然,一众高手心头一紧。但他们刚欲伸手救助,一道身影便已出现在了乔乐身后,接住了她下落的身体。

    这一切只在一瞬间,却让乔乐心头一凛。

    望着那胜雪的白衣,她立刻将手中银针藏入衣袖,心潮奔涌。

    但没人注意到,她正因自己倒霉扎到了指头,而面色铁青。

    骏马为何突然受惊?而且还恰好在他们经过一片松软草地之时?

    乔乐翻了翻白眼儿,还能为什么,因为小说里这样的草地,它摔不死人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