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沐鸢

    天昭三十四年冬,瑞雪降世,举国皆白。

    女皇楚沁初临帝位,大赦天下。

    国师乔轩立于其侧,荣华冠盖,绝世无双。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天,是天昭的庆典。

    却是她的末日。

    冰冷尖刀划过白皙颈脖,了却残生,也了却一个女子六年枯等的执着,与从不曾得到回应的期望。

    她错了,彻彻底底的错了。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今日你如何对我们,来日,他们便如何对你。”

    那人之言犹在耳畔,可她却已迎来人生的终局。

    她恨,恨的歇斯底里……

    “小姐,小姐!”

    熟悉的呼唤声在耳畔响彻,让沐鸢猛地睁开了双眼。

    视线内,一名丫鬟模样的女子正小心翼翼的凝望着她,眉宇间尽是焦急。

    她是……

    “小姐,您别吓阿珂啊,您……”

    沐鸢双眸微红,竟一把将眼前的女子抱住,死死地抱住。浑身颤抖,她的心底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阿珂,是你吗?阿珂……”

    少女轻声呼唤着阿珂的名字,其中是满满的动容,与不确定的恐惧。直到阿珂反手将她抱住,疑惑道: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我们自沂州出发,眼看便要抵达京郊。您说沐府之人刁钻成性,恐会刁难我们,所以特意养精蓄锐,以防万一。缘何这一觉睡下去……”

    “你说什么?”沐鸢瞳孔一缩,目赤欲裂,“你说我们此刻,是在前往京城的路上?”

    “对,对啊……”

    阿珂抿嘴,欲言又止。

    而此刻的沐鸢已开始侧眸打量四周。算不得华贵的马车,加上车夫与走卒都不到十人的队伍。

    掀开遮住车窗的车帘,熟悉的道路已映入沐鸢的眼帘。

    京郊小路,百人截杀。

    一幕幕刀光剑影在脑海中重现,让沐鸢仰天而笑,心潮奔涌。

    她重生了,重生在自己十五岁入京的那天晚上。

    也是她身上所有不幸,开始的地方。

    “小姐,您真的没事吗……”

    咬着嘴唇,阿珂满脸担忧。因为她熟悉的小姐变了,变得陌生了,又好像强大了。

    可这一切,不过须臾之间。

    缓缓放下车帘,沐鸢拉着阿珂的手,明眸璀璨如星辰,却又在某一瞬间,好似幽深的无间地狱。

    “阿珂,我做了一场梦,一场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她为情所困,甘为一人奉献一生。她为他筹谋天下,为他排除异己,行天下大不韪之事,做人间大不义之举。即便众叛亲离,满身骂名,即便武功被废,经脉寸断,她也满不在乎。

    因为她一直都相信,那个人是爱她的。

    直到那个人亲手将一切献给楚沁,并亲手为自己,递上那冰冷的尖刀。

    讽刺,真是讽刺啊。

    “原来小姐是做噩梦了,放心,有阿珂在,绝不让噩梦再惊扰您!”

    阿珂双手握拳,尽力展现着自己的可靠。

    沐鸢微笑,再次抱住阿珂,一滴眼泪已自她眼角滑落,晶莹剔透。

    “阿珂,这一次,我绝不会让你有事,绝不会……”

    乔轩,楚沁,刘氏……

    无论是乔家、沐家还是皇家,这一次,我沐鸢要你们血债血偿,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