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郡主有些奇怪

    乔乐端着粥碗,一边品尝,一边认真的规划着一切。

    对于自己这位处心积虑渣了小说女主,并将害得乔家家破人亡的败家子哥哥,她倾注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无语。

    可就在这时,门外又有一名侍女冲来,扑通一声跪倒在乔乐面前。

    “郡主,世子,世子他走了……”

    “哦,走了……”乔乐端着粥碗悠闲的点了点头,忽然脑子嗡的一声,这似乎哪儿没对?“不是,你说什么?他走了!”

    “对啊,”侍女跪伏在地,似乎被乔乐突然增长的音量给吓到了。“世子说了,王爷只让他来凤谛阁瞧瞧,现他已瞧过凤谛阁了,所以,所以……”

    刹那间,一团火开始在乔乐的眼中熊熊燃烧,连带着眉心都冒起了黑烟。

    乔轩!

    你这个败家玩意儿居然敢耍我!

    从床上一跃而下,乔乐连鞋子都没穿便往阁楼外跑去。这败家玩意儿不来见她是吧?那她乔乐就自己去找他。

    “郡主!您别跑啊,要跑好歹先把碗放下啊!”

    一众侍女拔腿而追,可直到现在她们都没明白,她们郡主为什么要端着碗跑。

    凤谛阁不远处,祝风正站在树梢上远眺。眼见阁楼中一片欢腾,他的眼皮也是莫名的一跳。郡主今儿个又追出来了啊……

    “世子,属下觉得今日的郡主,有些奇怪。”

    落到青年身边,祝风神色略显为难。

    “哦?哪儿奇怪?”

    石桌前,青年正低眸饮茶,香茗升腾的白雾轻抚着他的眼睑,让那双深邃的眼眸都变得迷蒙起来。

    他这妹妹他最了解,自幼便是个倒霉蛋儿,几乎倒霉到无人愿意接触的地步。

    可在他看来,这并不是妹妹自怨自艾,整日躲在闺阁之中的理由。

    今儿个父王如此传信,应有特殊含义。

    而祝风不过远远瞧了一眼,竟也说奇怪。这奇怪,究竟怪在何处呢?

    “郡主她追来了……”

    祝风有些纠结,似乎不知该怎么表达。

    “那又如何?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乔轩冷漠的俊颜没有半分动容,多跑跑,对乐儿的身子只有好处。

    之前不也追来过一次吗?

    “可这次好像……不太一样,”祝风挠了挠后脑勺。“郡主她这次,竟端着个碗追来了……”

    闻言,乔轩手中的茶杯都是一颤。

    那刚刚饮入喉中的香茗,都因为这般震荡涌入了气道,让他忍不住轻咳几声。原本眉宇间的冷漠消失了一秒,换做了匪夷所思的沉默。

    追来了?为什么端碗?

    乔轩和祝风满头问号,那边的乔乐已带着一众侍女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少女身姿纤细,青丝如瀑。白皙小脸上杏眸含火,让人不敢直视。因为一直躺在床榻上,她洁白的亵衣显得有些褶皱,赤足踏地间,到是另一番风景。

    只是这风景之中最出众的,绝对是她左手端着的那只粥碗。

    而这粥碗正因为她猛然停驻的惯性,洒出了不少粥水。有那么一滩还恰巧在她脚下,被她踩的不偏不倚。

    一时间,乔乐只觉自己身子骤然倾斜,再也保持不住原有的平衡。

    只听得砰一声。

    黄昏之下,雀鸦惊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