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心里有她(2)

    凌晨两点,燕河边的酒吧街这里依然灯火通明。

    在街尾的夜色酒吧里,一支舞曲已毕,DJ正在换碟,上面热舞的男女们已经下了台,纷纷涌向吧台就坐。

    但吧台的最左边,围着最多的一群人。一个刘海略有点长,笑容还有点自恋的清秀男人笑嘻嘻的说:“今晚的热搜,大家都看到了啊。本人,薄言的高中同学,十几年的哥们。他说他曾经喜欢过一个人又被甩。各位,别不信。我告诉你们,他不是第一次被甩,今天晚上是第二次。”

    旁边喝酒的人嘻嘻哈哈,谁也没把这位酒保的一时口嗨当回事。一个年轻男人笑道:“你是薄言的高中同学,我还是夏思雨的现任老公呢。”

    “我真是他高中同学。”

    “我真是她现任老公。”

    真-夏思雨的现任老公忽然出现,把这位酒保吓了一跳。薄言换上了冲锋衣,戴着棒球帽,脸上还架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在灯火暗淡的酒吧里,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VIP室。

    酒保端着盘子进门,薄言惬意的坐在沙发上看手机,长腿舒服的交叠。他身上的冲锋衣已经拉开拉链,里面白色的衬衫也解开了两颗纽扣。听到酒保进来的声音,他头也不抬,只是伸出手,那手势的意思是:拿酒来。

    酒保问:“你能喝酒吗?你明天还有通告吧?不怕脸肿?”

    薄言依然没有回话,半空中的手指还动了动。

    酒保一脸无语的给他倒了一杯威士忌,还按照他的喜好,从冰桶里夹了两块冰块进去,把酒杯递到他的手中。薄言接过,轻轻摇了摇酒杯。琥珀色的酒液在玻璃方杯里晃动,里面的冰块犹如水晶,随着他的晃动清脆作响。

    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喝完后,手往前一伸,那意思是:再倒一杯。

    酒保脸上的嫌弃之色更浓,一脸不爽的又给他满上。

    薄言再次一口喝完,长长的出了口气。可眉宇间的郁色并没有舒展,仿佛还更凝结了。

    酒保给自己倒了一杯,抿了一小口。刚喝完就开始抱怨:“以后你要是过来,能不能提前通知一声?你现在大小也算是有点名气了,这样搞突然袭击,我一点准备都没有。要是又被人认出来引起什么骚乱,我晚上生意还做不做了?”

    薄言抬起眼瞳:“就这?”

    “什么叫就这?我这生意很好的好不好!半夜两点,码头位置也不是很好,有这种上座率不错了好吗?”酒保不服气的喝光了杯子里的酒,给他倒上,自己也倒了一杯,“我说,今天怎么有心情过来喝酒?是不是被某人刺激了?她说合作是不可能合作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跟你合作?”

    薄言没理他,喝完了酒,拿起筷子,夹了一颗花生米,在嘴里轻轻咀嚼。

    酒保也给自己嘴里扔了一颗花生米,一面吃一面含糊不清的说:“还是说,前两天她那个绯闻,让你不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