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她只是个残次品

    可其实,不管阿玖是什么人,对杜斯年来说都无关紧要。

    只要她是阿玖就好,是他的阿玖就好。

    阿玖转眸看了一眼杜斯年,大概是不太敢相信:“你都知道了?那关于我是残次品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彼时,两人正走出巷子口,一辆车子忽的从旁边开过去,因为避让一辆电瓶车,喇叭按的很长,让周围都充斥着喇叭的噪音。

    整个世界,似乎都烦躁的一片。

    杜斯年的脚步一顿,看向阿玖:“你说什么?残次品?”

    ……

    萧肆此时正坐在车里,斑布正在开车,车是租来的。

    虽然云镇小地方,但有个车到底还是方便点,斑布之前就想租,但这位大少爷似乎也不是个挺爱出去疯的人,也就暂时作罢了。

    可是今天,萧大少爷主动提出要个车,斑布不敢多问,迅速给弄了一辆大众。

    “好车也是有,但这个小地方经济水平在这放着呢,太贵的车租金贵,您懂的!”

    萧肆对车倒是没多大要求,今天要车就是想四处逛逛云镇,既然狼王在这儿,他就没法这么爽快离开。

    而这边的取景地是他定的,之前也不是没考察过,可现在既然有时间,为什么不多看看,也许有比原先定下的,更适合的场地呢。

    但没想到车子刚坐上去,商裔就来了电话,萧肆接起:“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如此频繁的给我打电话,别是不信我吧?”

    商裔那边沉默了片刻,说:“不是不信你,但你对狼族的忠诚度,的确有待商榷!”

    萧肆毫不在意的冷笑:“忠诚度?这个时代只有人民币最靠谱,你想要什么,它都能给你带来,对它忠诚也就够了,至于其他……我觉得还是收着点吧。”

    商裔说:“并不是我想催你,此前周叔研究所从云镇带回来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最后检测的结果也是个‘残次品’,所以杜斯年,是我族唯一的希望。”

    萧肆最不爱听这话,只道:“我说了我有办法,你着急什么……好歹给我点准备的时间。”

    萧肆靠在椅子上,眼睛扫着车窗外面,淡淡的问:“话说阿商,我一直挺好奇的,你究竟是不是喜欢你的那个小妹妹啊,我听说她才十七,还没成年呢……你又这么多年没回来,话说你小子不会有什么恋,童,癖吧~”

    商裔那边沉默了,应该是懒得理他。

    萧肆笑:“我就开个玩笑,而且我觉得你心里深深似乎比那个小女孩还要重要……说起深深,既然实验室有了那个孩子,那用他来救深深不是正好?”

    商裔说:“这是我需要做的是,你现在需要做的事,是确定狼王的真实性!”

    萧肆问:“你是不是怕这个也是个残次品?”

    “不得不防。”

    萧肆叹气:“成吧,我现在去七中堵人,你看可好?”

    商裔又沉默,但萧肆知道这是打算默认了。

    萧肆挂了电话,对斑布招呼了一声:“别去那什么屯了,去七中。”

    斑布轻咳一声,作为萧家的世代家仆,虽然他身上狼族的血液传承已经稀薄到了几乎没有的地步。

    但斑布对狼族的忠诚,总归是比他家少爷要好很多。

    当然他的忠诚其实还略有不同。

    他是将萧家放在第一位,狼族第二。

    斑布问:“萧导,咱们的王真的是那个什么杜斯年啊?”

    萧肆很随意的语气:“谁知道呢?”

    斑布说:“我觉得应该是,不是都化狼了么?我是没见过照片,但我听说了,说是一头白狼,毛色很纯,绝对的纯种,还说白色雪狼哪怕在当初纯种狼人还没断了的时候都是稀有物种,所以这个杜斯年啊,还真的就是个天生的狼王啊!”

    萧肆表情不见变化,因为他一直看着窗外,而且似乎扫到了不远处有一对很熟悉的身影,他眯起眼睛。

    斑布还在滔滔不绝:“如果咱们族真的有了狼王,有了纯种狼人,那我们狼族会不会越来越强大?未来的纯种狼人是不是也越来越多?就是可惜,他这种繁殖,只能通过克隆,这还是违反科学规定的,他现在似乎还小,还在读高中,还不大懂得男女之事,可等他再大一点儿,有了男女之事,指不定就爱上了普通人类女子,到时候狼族还是得玩完……”

    “不过仔细想想,他只要同意为克隆技术采集样本也就行了,他找什么人当女朋友,当对象,好像也没有多要紧,男人嘛……!”

    “停车——”正在这时,萧肆忽的喊了一声!

    斑布一怔,不太明白怎么回事,忙问了句。

    萧肆懒得跟他解释,只让他停车,斑布一脸懵逼的将车子停下了。

    跟着就看萧肆一把拉开车门,朝着某一个方向跑过去。

    斑布便看向那个方向,看到有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正拉着一个女孩往巷子里面走。

    两人都背对着身子,看不清脸,但给人的感觉气质很好,应该长得不赖。

    身高也很搭。

    只是萧导难道去追他们?

    干什么?

    斑布并不知道,萧肆看到了杜斯年。

    不止杜斯年,还有一个女孩。

    而这个女孩,他刚才其实只看了一个简单的侧脸。

    但这个侧脸已经让他确定,他见过。

    他见过,就在昨晚。

    ……

    这边,杜斯年在听到阿玖说自己是残次品之后,忽的拉着阿玖往回走。

    阿玖不明所以,只是跟着。

    杜斯年走的很快,阿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的,只本能的想,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残次品……不好吗?

    是了,纯种狼族若需要剩下另外一个纯种狼人,是需要别的纯种异人的。

    而她,不行,她只是个残次品……

    “杜斯年……”她轻轻喊了一声,声音中带着点虚弱,失了底气。

    杜斯年没说话,只是仅仅拽着她往巷子里走。

    “杜斯年……”阿玖再次喊了一声。这次的声音,大了一点。

    甚至还用力甩开了杜斯年。

    杜斯年睫毛轻颤,跟着顿步,看向阿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