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我怎么就遇见了你

    杜斯年的出租屋内,阿玖和杜斯年并排靠在床脚。

    阿玖双手抱膝的看着杜斯年,杜斯年则随意了许多。

    他的一只腿蜷缩,一只腿伸直,并没有一直看阿玖,只是偶尔的,转眸看她一眼。

    他用了很简略的话将自己过往的人生概括了一遍。

    包括他的父母,他的曾祖父,他的爷爷,以及他自己。

    以及……他为什么会成为狼人。

    阿玖听得很认真,从头到尾没有打断一句话,杜斯年的语气很淡,哪怕说到他母亲去世时,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多余的情绪。

    可阿玖却听的鼻子微酸。

    曾经的曾经,她不是没有过抱怨,不是不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是不想成为正常人。

    她在想,为什么呢?为什么父辈乃至旁人的所谓理想和信念,要加诸在她身上?为什么呢?

    哪怕她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她依旧觉得这样的人生是不公的。

    可是见到了杜斯年,听到了杜斯年的人生,她忽的觉得自己当初太可笑。

    因为她比杜斯年,真的幸福了太多太多。

    杜斯年母亲去世时,杜斯年只有七岁,而他跟他父亲的关系还那样差,杜爷爷虽然疼他,可到底比不得父母的重要。

    那么漫长又孤独的时光,杜斯年是怎么度过的呢?

    尤其是,他是个纯种狼人,他的母亲是因为他才过早离开,那时候的他,究竟怎么能度过的呢?

    阿玖的眼圈红了,她突然想抱一下杜斯年。

    事实上,她的确那样做了……

    可其实她更想做的,是拥抱曾经那个年幼孤独又依然选择善良和纯粹的小杜斯年。

    杜斯年靠在阿玖怀里,睫毛轻微颤了下,说:“都过去了,没什么。”

    阿玖闷闷的“恩”了一声,没有说别的。

    杜斯年抓住阿玖的一只手,将她冰凉的触感紧握在自己的掌心里:“如果你再不松开,我们上学就迟到了。”

    阿玖怔了怔看向时间,居然已经快两点了……

    他们已经迟到了……

    “不太想去学校了……”她索性说。

    杜斯年扯唇笑:“不去学校?那你是要跟我在这呆一下午?不怕?”

    阿玖下意识的想:我怕什么?

    但不知道怎么的,脑海中居然忽的闪过了什么,她脸上一红,下意识的就要松开手,却见杜斯年的另一只手忽的扣住了她的腰肢:“真怕了?”

    阿玖怔了怔,垂下眸子看他黑色的发。

    她抬手,轻轻揉了揉,触感真的很好……

    她想,当初杜斯年母亲就是这么轻轻的抚摸那只白色的小狼,才让他安静下来的吧。

    心口又开始疼。

    “不怕……”她伏低身子,一只手摸到他的脸。

    他英俊的发光,迷乱她的眼睛。

    杜斯年雾黑的眸子对上她的视线,眼里像是点着了火,心里被惯得酸软一片。

    他的手碰触她的眼角,再次重复刚才的话:“都过去了。”

    阿玖:“恩”了一声,眼睑却垂下了。

    “真的不怕我吗?”

    阿玖是怕的,或者也不是怕,只是有点紧张,不受控制。

    “顾玖……”他将她的身子拉近,很近距离的看着她,但是手上的力度其实用的不算大。

    他到底是害怕吓到她的。

    “我怎么就遇见了你呢?”

    阿玖眼底一抹柔色,脸上红的不行:“怎么了?不想遇到我吗?”

    “傻瓜才不想!”

    “那你是傻瓜吗?”

    杜斯年的手压在她的耳朵上,指尖揉着那红色的耳垂,抚过那曾经无数次撩过她的红色小痣。

    “我是全市联考第一……从我读书开始,就从未第二过,我一直是第一,他们都叫我学神,说我聪明!”

    阿玖“噗嗤”一笑:“所以呢?”

    杜斯年却没有回答,只是捏着她耳垂的手指忽的停下,下一秒,低头将自己的唇贴在了她的唇上。

    那层冰,被火点燃了。

    他伸手,将阿玖拉到怀里,紧紧扣着她,可唇上却不敢用力,他小心翼翼,亦步亦趋,就像奉上自己柔和的心一样,也将柔和的自己奉上。

    “顾玖,顾玖……”他呢喃着她的名字,眸光都染了潮色,他想:我怎么就遇见了你……我怎么就遇见了你呢?

    老天爷,到底是带我不薄吧!

    窗外忽的有几个孩童路过,窗帘半拉着,屋面的玻璃,从里面看外面,看的还算清晰,但外面是根本看不到里面的。

    可那身影还是刺激的房间内的两人一个激灵。

    阿玖偏过了头,躲过了他的唇,但依旧整个人窝在他的怀里。

    他轻声说:“……我们还是去学校吧。高,高三了……”

    杜斯年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她比刚才更红的耳垂就在自己的的眼皮子低下。

    他附身,轻轻吻了一下,说:“好。”

    ……

    两个人出门时,阿玖说:“待会我们一块进教室,一块迟到,是不是有点奇怪?要不要编个理由之类的?”

    杜斯年却摇头:“不需要。”

    阿玖看他:“可指不定别人会觉得我们在……”

    “在干什么?”杜斯年很顺其自然的牵住她的手:“在谈恋爱吗?”

    阿玖脸红:“……我记得校规里似乎不让早恋的。”

    杜斯年:“校规里还说不能无故旷课迟到早退,我听过吗?”

    阿玖:“……”

    好吧,学神就是学神,就是这么任性!

    “那你……你就不怕别人说吗?”

    杜斯年将阿玖的手扣的更紧了:“我为什么要怕?”

    “我就是觉得……我们也不能搞的太特殊了,这样会给人不太好的印象。”

    杜斯年依旧满不在乎:“别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阿玖:“……”

    看来是怎么都说不通了。

    两人继续朝着巷子尽头走,手牵着手,并排,俨然情侣。

    一直到快走出巷子时,阿玖才轻声说了句:“关于我的事,我其实……还没有完全告诉你呢。”

    杜斯年说:“你的事情我基本已经知道了。”

    她需要她的血,她的体温,以及十八岁的诅咒……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告诉了杜斯年,阿玖究竟是个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