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你,只能我来治

    阿玖轻咳一声,对杜斯年灿然一笑:“那……麻烦你啦。”

    杜斯年:“……”

    果然阿玖的笑就是他的毒药,只那么一眼,他就觉得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最终,杜斯年任劳任怨的站起身,带着小胖墩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内:“……自己会脱裤子吗?”

    小胖墩:“会的,我当然会呀。”

    “好。”于是杜斯年站在边上不管不问了。

    小胖墩的确是会脱裤子,无奈冬天穿的太厚,裤子很难脱,他脱了半天也没脱掉半个屁股。

    杜斯年:“……”

    将小胖墩的裤子一下子拉下来:“快点。”

    小胖墩皱起眉头:“男人不能太快。”

    杜斯年:“…………”

    一脸震惊的看向小胖墩:“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

    小胖墩:“电视里播的呀,那上面还说,男人也不能太宠女人,所以我就在想,我是不是之前太宠着妞妞了?”

    “……”以后他如果有孩子,一定要让孩子远离电视。

    想到这点,他忽的怔了下,他有孩子?他会有孩子吗?

    可是,他为什么不能有孩子?而他如果有孩子,那个孩子,必定是跟阿玖的!

    五分钟后,杜斯年拉着小胖墩从洗手间里出来了。

    阿玖问小胖墩洗手了没有,小胖墩立马伸出爪子让阿玖检查,又被阿玖夸了。

    阿玖哄完小胖墩,又看向杜斯年:“你还挺会照顾孩子的。”

    杜斯年轻咳一声:“……还好。”

    阿玖笑,盯着杜斯年看了两秒:“你的脸怎么那么红?还有耳朵?你热吗?”

    杜斯年:“……”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阿玖说着,一只手已经伸出去,碰触到杜斯年的脸。

    阿玖的手冰凉,杜斯年的脸滚烫,两种温度碰触在一起,就像是会产生电流一样。

    某个瞬间,杜斯年呆了下。

    他看着阿玖俏丽的脸庞,看着那忽闪忽闪的睫毛在自己眼前撩啊撩的,好像每一下,都撩到他心里。

    他舔了舔嘴唇,嗓子干的厉害。

    “我没事。”他侧过脸,声音平淡:“菜上了两个了?那我们吃饭吧。”

    阿玖点了点头。

    两人回到座位上坐下,彼此看了一眼,那神色当中的暧昧与错乱,或许只有他们自己能懂。

    两个人开始吃饭,阿玖照顾着小家伙,杜斯年照顾着阿玖,这样一顿饭吃的就挺慢。

    但好在氛围还算和谐。

    大概饭吃到一半左右,阿玖的手机来了电话,是姚东旭老师。

    又过了大概五分钟,杨东旭老师来接嘟嘟。

    阿玖原本想留杨东旭一块吃饭,但杨东旭面色为难,说:“他妈妈待会要走了,想见见嘟嘟。”

    阿玖闪着眼波:“哦”了一声,没有再说。

    嘟嘟嘟着唇,似乎不大乐意,但也没有反驳。

    他有点不舍的跟阿玖和杜斯年道别,跟杨东旭一块离开了。

    很快,座位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这次杜斯年要的小隔间,周围都没人,那感觉就有点奇特的感觉。

    尤其是,他们彼此各怀心事。

    阿玖找着话题:“那个……你今天上午怎么没来上课啊?”

    其实阿玖是做好了杜斯年说“有事”,或者“快递店忙走不开”,或者别的任何理由……

    但杜斯年却沉默在那里,没有马上回答。

    这让阿玖怔了下,抬眸看他,对上他那双雾黑纯粹的眼睛,她忽的心慌。

    “杜斯年,你……”

    “我来不了……”

    杜斯年终于开了口,语气平静:“因为我不正常。”

    阿玖整个的呆在那里,不可置信的看着杜斯年。

    杜斯年略沉了一口气,再次开口:“顾玖,我……”

    “你的确不正常——”阿玖忽的打断他:“七中乃至别的学校,也没有哪个学生不去上课不用请假都不算早退的……反正我辗转了不少学校,见到过不少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不正常的人呢!”

    杜斯年看着她:“我说的不是这方面。”

    阿玖又说:“是啊,你还特别优秀,自学能力超级强,不去学校学习成绩也特别好,我都觉得我很努力了,可还是比不上你……有时候我就想,你的大脑究竟是用什么做的?怎么就那么聪明吗?我甚至想,你可能不是人,是什么神下凡或者转……”

    那个“世”还没说出来,就被杜斯年打断了,杜斯年说:“我就是那个人!”

    阿玖颤着睫毛,但很快又笑了一下:“啊?那个人吗?哪个人呀?那个什么神下凡吗?我觉得也是呢!”

    杜斯年这一次却没有打断他,反而眼神变得平静起来,他看着阿玖,就那么安静的看着她。

    那个眼神专注而认真,藏着的情绪阿玖看不懂,但阿玖觉得更慌乱了。

    又是几秒钟后,杜斯年再次开了口。

    他说:“阿玖,你已经知道了吧?”

    阿玖张了张口,却觉得发不出声音,说不出话。

    “你知道了?什么时候?”

    杜斯年仔细回忆着他们之间的所有,觉得去B市之前不可能,否则阿玖不会因为俞祜而去了B市。

    在B市期间也不可能,否则阿玖不会那么心无旁骛的离开B市。

    也就是说,是昨晚,是昨晚的月圆之夜……

    昨晚的月圆之夜,让阿玖知道了一切……

    “自己猜的?还是别人告诉你的?”

    阿玖呆了一呆,跟着说:“我……没人告诉我。”

    秦眠最多也只是猜测,并不确定,但她的确通过秦眠的猜测,对杜斯年产生了怀疑。

    而那怀疑在她心里渐渐的,有了实体,它成了现实。

    “……秦眠姐今天一早给了我电话……”

    阿玖终于开口,声音低低的,她垂下眸子,没有去看杜斯年。

    杜斯年不说话,安静的听着他说。

    阿玖:“秦眠姐说,俞祜身上有……那种特征,可他也不算完全的纯种,但他的心头血,还是比普通混血的狼族要……要有用很多,甚至可能,可能……”

    “可能成为你和深深的药吗?”杜斯年接过话,伸手拉住阿玖的手,身子也凑近了点。

    他看着阿玖,乌黑的眸子里映出了阿玖的脸,阿玖第一次在他眼里看到清晰的自己。

    杜斯年说:“阿玖,别人我不管,你,只能我来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