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张燚眯眼,但表情却不见变化,他淡淡的笑:“萧导,我不大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很简单啊,张店长,杜斯年是什么人,你知道,我其实也知道。你信吗?”

    张燚又是笑:“那你说说,杜斯年是什么人?”

    萧肆身子前倾,一张俊脸凑过来,那双湛黑的眸子看的张燚发虚,萧肆的声音就在那时传来:“你听说过,有人的眼睛会变成绿色吗?”

    张燚心口一颤,萧肆却已经站直身子淡漠的一笑:“这就是我跟杜斯年之间的缘分了,张店长,即使你想帮他躲着,也注定躲不掉的……相信我,真的躲不掉。”

    ……

    阿玖今天去了学校,但学校里没有苏娓,也没有杜斯年。

    苏娓生病阿玖是知道的,但杜斯年……

    她或许知道原因,可又并不确定以及想知道那个原因。

    两人刚在B市定情,如今刚回到云镇,以为生活会从此回到平静,但没想到,她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现了这点。

    她好几次想到按电话给杜斯年,可是不敢,不知道怎么说,也怕说了后他们之间的一切都变了。

    她甚至再想,她到今天也许才真的认识杜斯年,那杜斯年对她呢?

    是什么感觉?

    毕竟他们第一次见面,他就知道她的体温不一样,他也一定知道血族的存在,他一定猜测她是血族人。

    那个时候的他,到底是什么感觉?

    阿玖仔细回想,记忆中杜斯年也就高冷点儿,对他并不算很明显的排斥,似乎也没有觉得她多特别。

    那是因为他觉得他们可能是一样的吗?

    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可是就像她得知了深深跟自己是一样的,承受着同样的命运,会产生同情和同病相怜一样。

    或许杜斯年……也会一样吧。

    她在混乱中度过了一个上午,下午放学,黎芽找她一起吃饭,她礼貌拒绝了。

    黎芽说:“你都好几天没来学校了,杜斯年也没来,对了,还有苏娓……不知道你们三个怎么搞的,尤其现在你都来了,杜斯年跟苏娓居然还没来,他们究竟怎么回事啊你知道吗?”

    阿玖说:“……他们,身子不舒服。”

    “那不舒服还一块的吗?哪有那么巧,多了,你跟杜斯年……”

    说到这里,黎芽的声音小了一点,还偷偷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许嫣然,这才说:“……你跟杜斯年,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照理说你们应该一块来呀?”

    阿玖说:“……他身体不舒服……而且,我们又不是住在一起,哪里就一块来了呀。”

    “你们说什么?谁跟谁住一起啊?”一个声音忽的插进来,是寇程。

    黎芽吓了一跳,伸脚就在寇程腿上踹了一脚:“你走路没声儿的吗?还有,你怎么可以偷听女孩子之间说话?”

    寇程撇撇嘴:“也就几句话而已,我都没听清……你们刚才说谁跟谁在一起啊?不会是年哥和苏娓吧?两个人今天又一起没来哎……哎,不对,年哥不是跟顾同学你……”

    “嘘——”黎芽连忙捂住寇程乱喷的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说完,看了一眼恰好从边上路过的许嫣然,许嫣然扫了几人一眼,一脸高傲加轻蔑的转身离开。

    等到许嫣然走远了,黎芽才说:“苏娓跟杜斯年,怎么可能?你脑回路能不能正常点儿?杜斯年可是阿玖的,谁也抢不走!”

    寇程“哦~”了一声,跟着反应过来什么:“我靠……什么意思?年哥该不会已经……”

    黎芽立马捂住寇程的嘴……她就后悔刚才跟寇程说那句话,这货真是彻头彻尾的不靠谱!

    阿玖在边上脸红又尴尬,正不知道说什么好,口袋里的手机忽的响了起来。

    寇程立马挣扎,含混不清的喊着“年哥”,阿玖眉眼微闪,拿着手机一看,果然是杜斯年打来的。

    阿玖想起上次月圆之夜,她也是中午的时候去快递店找杜斯年,那时候的杜斯年并没有什么变化。

    所以现在的杜斯年,是恢复了吗?

    阿玖说:“我去接个电话。”

    不等寇程和黎芽说什么,阿玖已经迅速跑出了教室。

    寇程终于挣脱黎芽:“顾同学怎么跑的那么快,我还不知道是不是年哥呢!”

    黎芽说:“你废话啊,肯定是杜斯年啊……”

    两个人都在一起了呢!

    黎芽觉得自己八成是第一个知道两个人秘密的人,虽然跟寇程关系还算不错,可寇程刚才的表现实在是……

    黎芽决定不告诉他。

    “我走了,回家吃饭。”黎芽挥手就走。

    寇程一下子拉住她,跟搂着哥们似得一下子搭在黎芽的肩膀上:“别啊,今天中午陪我吃食堂,我请客,你前两天不是说中午想留在学校刷卷子吗?回家多浪费时间啊!”

    黎芽本想拒绝,可想想回家的确浪费时间,指不定还要被她妈问起学习的事情,干脆道:“行吧,不回去了。”

    有人陪着寇程吃饭了,寇程很高兴,跟黎芽一块往外面走。

    两人看了一眼,没看到阿玖的身影,估计已经走了或者躲在那个角落里打电话。

    寇程小声的问黎芽:“我说真的,年哥和顾同学是不是恋爱了呀?”

    黎芽道:“你别胡说八道!”

    寇程哼了一声,说:“你不说我也知道,我早就知道他们在一起了,只是没告诉你罢了。”

    早就?

    这句话成功引起了黎芽的注意:“你……是多早?”

    结果寇程卖起了关子:“不告诉你,反正比你认为的要早的多!”

    黎芽就缠着寇程问到底多早,两人打打闹闹朝着食堂方向走。

    丝毫没有注意到,从边上灌木丛走出来的,脸色阴沉的许嫣然。

    ……

    阿玖的电话是杜斯年打来的,杜斯年言简意赅,只说了四个字:“我想见你。”

    不管杜斯年是什么人,于阿玖来说,他是她的杜斯年,无论何时,不管发生什么,他都是。

    就如现在,他说他想见她,她就可以不顾一切的,奔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