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他极其讨厌成为狼人

    夜风拂过树梢,摩擦着枝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路灯柔软的光在地面落下淡淡的影。

    影子随着主人的移动拉长又缩短,最终被住院部门口的大灯凝成了一团。

    杜斯年迈开步子走上台阶,前台的小护士对他礼貌的笑笑。

    他虽带着口罩,却还是很有涵养的对着对方一颔首。

    好看的人,遮是遮不住的,小护士虽不理解为什么他总喜欢戴着口罩,可心里已经认定他是一个顶级帅哥。

    可惜听闻对方只有十七岁,还是个高中生,对未成年人肖想,怎么都有种怪异的感觉。

    杜斯年是洗了澡过来的,周身的衣服都换过,但色调依旧是黯淡的,全身唯一的暖色,来自他手上拿着的一个蓝白色的保温桶上。

    205病房外,郭阳正在玩吃鸡游戏,杜斯年走近时,他刚好被人一枪爆头。

    “卧槽——”

    郭阳已经是连续三把没活过十分钟,两次被敌人爆头,一次从高塔上掉下来直接嗝屁,简直不要太倒霉!

    杜斯年踢了踢郭阳的腿,网瘾少年郭阳头都不抬:“有什么事待会儿说,我快掉黄金了,关键阶——”

    话音未落,“啪——”的一声声响,震碎了郭阳还未来得及说出的“段……”

    杜斯年将手中的保温桶直接怼郭阳手机上了。

    郭阳看着自己手机的一道裂纹苦着脸,抬起头,对上男人那双深沉漆黑,却笼着薄暮的眸子。

    “年……年哥……”

    “换屏的钱我出,等爷爷醒了,将鸡汤送进去给他喝。”

    说完,也不等郭阳回应,直接又朝着出口方向走。

    走廊的灯光将他的身形衬得更显形销骨立,又因为他一身黑色,如同是一团冲散了光明的黑雾。

    可毫无疑问,哪怕只是一个背影,也一样能帅的惊心动魄。

    然而郭阳此时却没心情欣赏他年哥的帅……

    他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哥啊,这是手机屏的事儿么?

    这是坚韧铂金和英勇黄金的区别好么?

    当然,他只玩俄罗斯方块的年哥是不会懂他花了整整两个月才终于从黄金升到铂金的心情的……

    一直到杜斯年的身影快要消失了,他才想起什么的喊道:“年哥,你这就回去啦?”

    好歹看一眼杜爷爷再走呀!

    杜斯年没回头,但声音却远远传来了:“明天去学校,我得回去看书。”

    郭阳:“……”

    好吧,他年哥是个好学生,学习成绩一级棒……跟打拳一样棒!

    杜斯年出了医院,他在门口看了会儿,这会子晚上九点多,街上人不多。

    这个地方山水环绕,交通不便,但夜生活却是有的,但并不在这条街。

    杜斯年眯着眼睛,他的夜视能力极好,也很享受此时的夜色。

    这是狼人的特性,哪怕他极其讨厌成为狼人,也依旧改不了这种千百年来刻在骨子里的传承。

    他想起曲洋蛟先前说的话:那个女孩儿,可能是个吸血鬼……

    曲洋蛟在南城经营着一家酒吧,三教九流的人物接触的多。

    云镇这边的理发店——就是那个‘天下日帅’理发店,其实是他父亲当年的门面。

    曲洋蛟偶尔回云镇,开几天店,帮人……主要是女人,理理发,做做头,打发自己的无聊日子。

    但只有杜斯年知道,除了这些职业外,曲洋蛟还是个搜集信息的高手,尤其对异人的了解,比他这个真正的异人了解的还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