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滑么?软么?

    一听杜斯年提起女孩,曲洋蛟心里就是一句卧槽!

    他跟杜斯年认识也有不少年了,还从没听杜斯年主动提起过别人……更别说还是女孩!

    八卦之心顿起!

    他笑的一脸猥琐的凑过来,那张原本还算英俊的脸因为那个笑整个扭曲了:“嘿嘿……”

    杜斯年:“……”

    “快跟哥说说,是什么样的女孩?是不是长得很漂亮?你是不是对人一见钟情了?加微信了没有?知道名字了么?多大年纪了?身材好么……我跟你说,身材好不好先看前再看后,要前凸后翘,哥我有经验的,要不你带哥去帮你长长眼?”

    “……”

    杜斯年觉得自己问错人了。

    他将手插兜,随手拿出口袋里的口罩,将其中一边搭在耳朵上便往楼梯走,再见都懒得说。

    曲洋蛟看着他的背影,也不拦着,一缕白色的烟雾从口中吐出来,朦胧了他的五官。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遇见同类了?”

    杜斯年脚步一顿,转脸看向他。

    楼梯口有一站灯,橘黄色,不是很明亮。

    室内光线昏暗,灯光的影子斜斜打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更显得形销骨立,颀长单薄。

    微微顿了片刻后,他收起神色,转过身再次走到椅子上坐下。

    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落下淡淡的影子。

    整个人看着,居然有一丝温柔的感觉。

    曲洋蛟扯唇笑了下,最后吸了一口手中的烟蒂,然后将烟头按在床头的虎头烟灰缸里。

    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根,但没有着急点燃。

    “说说,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儿?”

    杜斯年睫毛轻颤了下,烟雾笼罩着的眸子晕着柔和,但那里面分明又是清透光亮的。

    杜斯年这长相,初见他的人,会觉得他惊艳,皮相太好,而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因而会对他产生好感。

    但真正尝试去接近他时,他又给人一种疏离冷漠,但那冷漠并不伤人,只是让人觉得他很孤独,好像天生就该一个人的那种孤独。

    “她体温很凉,不像个正常人的那种凉……”微顿了下,杜斯年又说:“她长得很漂亮,也不像个正常人的那种漂亮……”

    “噗——”曲洋蛟忍不住笑出声来,“原来还是跟人家太漂亮有关呀,我说呢,啧啧,小子,春心萌动了吧!”

    杜斯年:“……”

    他又觉得自己应该走人了。

    “不过你说体温太凉不像个正常人……除非她此前刚从什么太冷的地方,比如医院负一层的停尸间上来……”

    “没可能……”杜斯年立马否认:“我握了她两次手,她的那种凉意,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不是因为外界影响。”

    曲洋蛟:“……”

    “哟……你怎么还握人手了,还两次,我倒是小瞧了你,发展的挺快的呀,怎么样?除了凉还有啥感觉?软么?滑么?”

    杜斯年:“……”

    他现在走人还来得及么?

    “但是说正经的,能够从骨子里散发着凉意的,别说,还真有可能是你的同类……不过肯定不是狼人,不出意外,应该是血族的。”

    “血族?”杜斯年眯眼。

    曲洋蛟摩擦火机齿轮,蓝色的火焰窜出,将手中的那支烟点燃了。

    他挑着眉,神色淡淡的:“没错,那个让你春心萌动的女孩儿……她可能是个吸血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