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不瘫不哑的容二爷

    “喂?是我。”冷冽得没有一丝温度的磁性嗓音就这样清晰的传到沈卿的耳朵里。

    沈卿惊得手弹开。

    他会说话!!!

    不瘫!

    不哑!

    tmd!

    谣传也太可怕了吧。

    把好好的一个人传成了个残废!

    “……宴会取消,我不去。”说罢,他就放下了手机。

    沈卿:“……”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在惊讶他不是哑巴,还是在惊异于他拒绝了为他准备的宴会。

    容湘楠得到想要的答案,起身走到他面前,“我也觉得你现在的情况不宜举办大型的宴会。等你身体好了,再办也不迟。”

    容恒又不说话了。

    容湘楠也不需要他回应。

    ……

    容湘楠离开后有十分钟了,沈卿拽着轮椅也有十分钟了。

    两个人无声的僵持着。

    这种僵持也是有点莫名其妙。

    容恒侧着脸,琥珀色的瞳孔浮现出凛冽寒光,薄唇轻抿出一抹冷酷无情。

    他的眼神带着杀伤力。

    就算是程哲面对他这样的眼神,也会紧张。

    可偏偏,这个女人就这样直视他,未曾了半分闪躲。

    比起主动来之前的改变,不是一星两点。

    沈卿总算是松开了手。

    慢慢的,她笑了。

    笑声过于突兀,倒是把容恒吓到了。

    给了个“神经病”的眼神,不愿再跟她有任何眼神上的交流。

    沈卿见他又要走,便拦下了他,笑意还在脸上,眼神闪着光,“又瘫又哑?”

    这比起他拒绝举办宴会更让她觉得有意思。

    那种感觉,就像是窥探到了一个大家都不知道的秘密,有点兴奋。

    容恒仿佛又哑了,不理她。

    沈卿笑,“惜字如金和哑巴,还是有区别的。”

    容恒知道外面有人传他又瘫又哑,他没有出面澄清过,也没有在意。

    就算当初沈卿大闹着骂他是个坐轮椅的哑巴,他也不曾开口纠正过。

    对于一些他并不会深交的人,他不屑去解释。

    甚至,连一个字都懒得说。

    更何况是那般嫌弃的女人。

    “容二爷,既然你能说会跳,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吧。”她不信撬不开他这张嘴。

    现在还想跟她装聋作哑,是不可能的。

    容恒终于给了她一个眼神了。

    交易?

    这样的字眼真不像是她能说出来的。

    不过之前能说出让他听话这种话,似乎也没有什么是她不敢说的。

    他倒是好奇,他们之间有什么交易可做。

    沈卿很满意他的反应,不急不缓的坐了下来,“之前我说的话确实有占便宜的嫌疑。既然你能说话,那我们就换一种方式。”

    容恒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我的要求很简单,你参加的任何宴会,都带上我。”之前虽然她把他不回应当成默认,但远远没有他亲口答应来得心安理得。

    容恒眉眼冷淡,“原因。”

    “我是你的未婚妻,难道不应该吗?”沈卿一脸理所当然。

    “我记得,你很排斥我。”

    “那是以前有眼不识金镶玉,错把珍珠当鱼目。我上次来就表了态,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我会对你好。”她很诚恳。

    不瘫不哑的容二爷,就算是没有显赫的家世,恁着这张脸,都有女人愿意跟他来场风花雪月。

    更何况,他并非一无所有。

    容恒安静的听完,面无表情,“我需要你对我好?”

    “……”真是不友好。

    还是不说话比较好搞。

    沈卿勾唇,拨了一下头发,“容二爷,你是不需要我对你好,但你需要我。”

    容恒因为最后那五个字差点心梗。

    她追那个男人,也是如此的不矜持么?

    到底谁给她的自信!

    他冷笑。

    果然不该停下来听她胡说八道,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难道,是我想错了?”沈卿不介意他这个讥讽的笑意,“沈家无名小卒一个,怎么着跟容二爷也不是一个档次的。就算非要沈家的姑娘,那也应该是受宠的沈姿,而不是我。除非……”

    她顿了一下,笑容愈加放肆,“容二爷就是看中了我的美貌。”

    容二爷:“……”

    他为什么再三的听她说话?

    时间这么宝贵,浪费在这种没营养的言语中,是他没脑子。

    “喂!”沈卿看出了他要走的举动,收了那嬉皮笑脸,正经道:“你想要我配合你任何事情,我都可以答应。”

    容恒眯眸,“你觉得你有用?”

    “正是我的没用,你才选了我当未婚妻。”沈卿杏眼里透出她的精明狡黠。

    四目相对,她看到了男人眼里的探究。

    容恒没曾想,她居然是聪明的。

    所以,之前做的那些事,是装出来的?

    乍一细想,又不是。

    她当初的嫌弃和鄙夷可是真真的。

    他竟然看不透她。

    沈卿起身,“反正我不急,你可以再考虑一下。考虑好了,给我打电话。”

    她极为洒脱的拿着手机走出去。

    走到门口,她又回头,“你要认真考虑一下,撇掉别的,至少我是个比较高雅漂亮的花瓶。”

    她扬了扬手机,“想通了,加我微信。”

    容恒嘴角抽了抽,“……”这种自我认定倒是很难得。

    ……

    天黑,沈卿坐在酒吧里,眼神不时的瞟着手机。

    都七八个小时过去了,那男人还没通过她的好友申请。

    “你真的愿意当他未婚妻?”田中野喝着酒,发出了灵魂深处的疑问。

    “我不配吗?”她懒散的喝着酒,目光投向远处。

    田中野摇头:“你之前那么排斥他,突然接受他,我有点意外。”

    “这有什么好意外的。他不瘫不哑,长的又帅,有什么不好。”

    “不瘫不哑?”田中野脑子反应极快的盯着她,“他是个正常人?”

    沈卿重重的点头。

    田中野猛的拍了一下手,“难怪你突然放弃了慕易。你别说,姓容的长得就是比慕易好看。就算坐在轮椅上,那气质我一男的看了也有感觉啊。你浪女回头,活该你能火眼金睛的发现了自己手中就有个帅哥。该你的!”

    沈卿皱的,她这以前的眼光是有多差?

    “为了庆祝你找到归宿,今晚全场……你的消费,我买单!”差点一激动就说全场消费了。

    他现在还没有那种冲动的资本。

    沈卿翻了个白眼,“谢谢田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