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你就这么不想要朕的孩子

    苏嫔的麝香没起效用,她们正失望之时,没想到峰回路转,竟有意外收获……

    帝祈胤面色冷戾,冰寒刺骨的目光盯着萧仙仙,整个大殿都冷了几分,没人敢发出半点声响,就连风都停止吹拂,针落可闻。

    忽得,萧仙仙头顶的压力一松,帝祈胤转身看向殿内跪着的几人。

    声音冷漠,没有半丝温度,又霸道得不容质疑:“没人肯承认麝香的来历,瑶贵妃更是大度到包容、隐瞒、不计较,既如此,朕也没有追查下去的必要!”

    太后一惊,立刻不赞同道:“皇帝,怎能不追查,若是纵容主谋逍遥法外,以后只怕会有更大的坏事发生。”

    “朕说不再追查,便不再追查!

    这香囊是苏嫔所绣、药草是宫女绿萍所填,那便是你们给她人提供了可乘之机。没人肯承认,那罪责便由你们承担。”

    苏嫔惊得心都要跳出来:“皇上,臣妾冤枉,臣妾真的冤枉!”

    帝祈胤冷峻着脸,无情喝道:“来人,将她二人暂带到和苏宫,听候发落!”

    门外立刻进来几个太监,用布巾堵了两人的嘴,拖着就走。

    帝祈胤冷戾的目光又扫向地上跪着的另几人:“你们既然被牵扯进来,自然不能就这么轻易被饶恕。

    姜嫔禁足半月,罚抄《女诫》十遍!

    柳妃明知此事,却未及时禀报给朕与太后,禁足十日,抄《女诫》三遍!

    两名太监去慎刑司领杖责三棍!”

    “是!”几人站起,各自去领罚。

    太后皱着眉,很不赞同帝祈胤如此处置。但见他正在盛怒之中,便没再言语。

    帝祈胤转身,又看向萧仙仙,大手如铁钳一般,钳住萧仙仙的胳膊,声音似从牙缝里挤出来:“你们退下!”

    “是!”

    静贵妃等人头都不敢抬,静悄悄退下去。

    转瞬之间,大殿内就只剩下三人。

    帝祈胤一手钳着萧仙仙的胳膊,一只手捏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着他:“你就这么不想怀朕的孩子?”

    萧仙仙被他眼底的戾气震住,没有出声。

    太后怒道:“瑶贵妃,皇帝对你的宠,整个皇宫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你竟然恃宠而骄到如此地步,竟敢拿皇上的子嗣问题做文章!

    哀家不懂你到底怎么想的,但是……

    麝香是不是你放的?”

    萧仙仙蓦然睁大眼睛:“不是!”不知为何,她不想看到帝祈胤眼底的失望与心寒,触到那样的目光,她的心会隐隐作痛,所以她立刻否认。

    太后冷怒:“不是?如若不是,你为何不跟皇上禀明,还将它放在寝宫?”

    萧仙仙咬咬下唇,帝祈胤眼底的复杂情绪,令她莫名心慌:“臣妾……臣妾只是不想这么早就……怀孕……”

    太后大怒,喝道:“你这是承认麝香是你放的?”

    “不是!”萧仙仙不顾被捏痛的下巴,急忙否认,“我虽然没扔掉香囊,但麝香真不是我放的。

    皇上,你相信我!”

    她期待地望着他充满失望、心寒、愤怒和戾气、伤痛等诸多情绪的凤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