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原来是你

    “奴婢是伺候太后起居的宫女碧荷。

    今日去尚衣坊取给太后新做的衣衫时,经过一墙角,听到两名太监在低声说话。

    奴婢听其中一人赞叹:‘苏嫔娘娘的绣工真好,几个香囊上的鲜花都栩栩如生。’

    另一人却语气轻蔑地说:‘苏嫔与瑶贵妃关系向来不怎么好,你以为苏嫔是真那么好心想送香囊吗?送香囊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用来达到她不可告人的目的。’

    奴婢听到这句,便站住脚,仔细倾听。

    便听之前的人追问:‘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人先是不肯说,后来禁不住他的纠缠追问,才压低声音:‘此事干系重大,杂家说了,你可不许走露半句风声,不然你我都得完。’

    之前之人发誓后,这人才说道:‘杂家把你当自己人,才偷偷告诉你。送给瑶贵妃的香囊里,有麝香!’

    奴婢听闻有麝香,彻底惊住。

    那太监追问如何得知时,他便不肯再说,两名太监渐说渐远,奴婢只见到了他们的背影,便急忙回来禀报太后。

    太后命奴婢去寻这两名太监,奴婢传太后懿旨,刚才将几个宫的太监集中到一处,费了一番周折,才将他二人找出来。”

    帝祈胤极具穿透力和震慑力的视线落到跪着的两名太监身上,厉声喝道:“抬头!”

    两名太监哆哆嗦嗦地抬起头,仍旧垂着眼,不敢直视前方。

    太后打量着其中较瘦的一人:“若哀家没记错,他应该是柳妃宫里的大太监?”

    萧仙仙蹙起眉,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那日,柳妃提醒她有麝香时,这名太监就在柳妃身旁,自然将话全听了去。他知道香囊有麝香的事,并不稀奇。

    只是他突然说出来,到底是无意中的嘴碎,还是刻意为之……

    柳妃似被吓到,惧怕地跪到地上,身体微抖,声音颤抖:“太后恕罪!”

    太后见她那幅胆小怕事的样子,皱了皱眉,看向跪着的瘦太监:“哀家问你,你如何得知瑶贵妃的香囊中有麝香?”

    瘦太监打了个激灵:“回太后,奴才叫小林子,是柳妃宫里的太监,平时伴在柳妃左右。

    是……柳妃娘娘说过香囊里有麝香,奴才一时嘴碎,经不住纠缠,就……说了出来。”

    帝祈胤强大的威压夹着寒冰之气袭向柳妃,跪在地上的柳妃更加瑟缩颤抖。

    苏嫔凄厉道:“原来是你!

    柳妃,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阴险小人。

    表面装老实,背后竟然狠毒成这样,不仅害瑶贵妃,还栽赃到我身上!

    太后,皇上,请为臣妾作主,臣妾是冤枉的!”

    苏嫔仿佛找到了罪魁祸首,整个人显得精神了些。找到主谋,她的罪就洗清了,她就不用死了。

    柳妃哆嗦着喊道:“不是臣妾,臣妾没有放麝香,臣妾只是知道香囊里有麝香,请太后和皇上明鉴!”

    太后居高临下地望着她:“那你是如何知道香囊里有麝香,从实招来!

    若有半句假话,定当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