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会是柳妃吗

    若是将罪责揽到自己身上,虽能救主子,但她会害了全族的人。毕竟她只是个奴才,皇上要诛一个奴才的九族,没有任何顾虑。

    她,担不起这个后果。

    苏嫔本就挨了一脚,此时又听绿萍如此说,气急攻心,身心俱痛,又一口鲜血从嘴角溢出。

    绿萍慌忙爬到她身边:“娘娘!”

    苏嫔往嘴角擦了一把,见手上沾的鲜血,又气又怕、又恨又冤屈,甩开绿萍:“假惺惺的做给谁看!”她算是看透了,人都是自私自利的存在,大难临头各自飞。

    平时她待姜嫔和绿萍再好、再信任,到了生死攸关之时,谁都不念她的好、不念她恩。

    尤其是绿萍,这么多年,她没半分亏待她。入宫时,府里好几个服侍她的大丫鬟想跟着进宫,她特意挑了绿萍,可绿萍就是这么对她的?

    被她一喝斥,绿萍的泪顿时就流下来:“娘娘,麝香真不是奴婢放的。”

    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句,苏嫔心中更怒。即便真不是她放的,她也该为了主子应承下这个罪。

    “本宫只是绣了香囊,香囊的药草选择和填充,全经你手。

    本宫是信任你,才让你做这些事,没想到你竟然害本宫于不仁不义!

    到现在,还不承认?”

    绿萍满脸是泪,可有太后和皇帝在场,她不敢哭出声,哽咽道:“娘娘,姜嫔也碰这些香囊了。

    若是奴婢往里放麝香,不是摆明了让人怀疑娘娘和奴婢吗?

    奴婢虽然愚笨,但也能想到这一层,怎么可能做对娘娘和奴婢不利的事?”

    苏嫔又开始动摇,看向姜嫔。

    姜嫔仍旧跪在地上:“绿萍,若照你的话来说,每一个接触过香囊的人都有嫌疑。”

    萧仙仙冷眼望着地上跪着的三人,每一个接触过香囊的人……

    她看了低着头唯唯诺诺、似被吓到的柳妃一眼,柳妃也曾接触过。可麝香之事正是柳妃提醒她、告知她,这样一想,又似洗清了她的嫌疑……

    到底是谁?

    萧仙仙打量着三人的神态,姜嫔脸上虽有惧色,但算是三人里最镇定的一个。

    苏嫔嘴角附近全是血,妆也花得不能直视,又挨了一脚,看起来狼狈不堪。

    绿萍脸上挂满泪,似是无限委屈。

    看悄悄打量一下站着的嫔妃,单凭用眼睛看,还真看不出真正的主谋。

    一名绿衣宫女匆匆从殿外进来,附到徐海耳边悄悄说了句什么,徐海眼睛一亮,立刻走至太后身旁,附在她耳边传达。

    太后听后,扫了地上的三人一眼:“你们先跪至一旁!”

    “是。”三人跪着挪到两边,另两人还好,苏嫔一动,痛遍全身,也只能咬着牙挪过去。

    绿衣宫女出去,少顷便带进来两个太监。

    太后留意着两列嫔妃神色的变化,就见柳妃脸上有着明显的诧异。

    太后威严说道:“之前,哀家说慈宁宫一名宫女,偶然听到一件事。碧荷,你来说。”

    “是!”绿衣宫女不卑不亢地行了礼,缓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