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凭你们,也配?

    苏嫔似被提点到,怔了一下:“绿萍……”

    她只觉得现在大脑轰轰作响,已经不知该相信谁,看哪个人都觉得可疑。

    绿萍是她的心腹,会陷害她吗?那对绿萍又有好处?

    想到这里,苏嫔凄吼,也似在说服自己相信绿萍:“你胡说!

    绿萍是我的大宫女,若是她陷害我,一旦我出了事,她作为心腹也逃脱不了干系,这样对她有什么好处?”

    姜嫔不甘示弱地回击:“你若出事,她自然脱不了干系。

    但若麝香之事没被发现,瑶贵妃身体便会受到影响。她没有子嗣,便不能成为皇后。

    你这个宫女,可是帮了你一个大忙,真是忠心耿耿的好奴才!

    想要得到什么,总要冒点危险。”

    帝祈胤冷漠喝道:“你们以为,没有瑶贵妃,你们就能当皇后?

    凭你们,也配?”

    太后语气严厉地吩咐:“把绿萍叫进来!”

    几位嫔妃带来的心腹就立在殿外候着,殿门大开着,她们对殿内发生的事听得清清楚楚。

    听到姜嫔把祸水引向她,她又气又恨。再听到太后的传召,顿时腿发软。

    徐海走出来,瞄了她一眼,用太监独有的腔调警告:“你是绿萍?

    太后要见你,一会儿问你什么话,你需如实禀报。

    若有半句谎言,可不是你一个人领罪这么简单,你的九族都会为你陪葬!”

    绿萍哆嗦一下,急忙说道:“奴婢不敢!”

    徐海冷哼了一声,率先迈进大殿:“太后,绿萍来了。”

    长这么大,绿萍幻想过无数次飞上枝头变凤凰、被众人瞩目的情景,此刻,当所有人的目光真的胶着在她身上、就连太后都盯着她时,她却一点都不想被瞩目。

    她宁愿仍旧做伏低做小的宫女……

    跪在地上给众主子磕头行礼后,没有人命她起身。

    太后扫了苏嫔一眼:“苏嫔,你若果真被冤枉,就要想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现在绿萍进来,你可与她当面对质。”

    苏嫔仇恨的目光射向绿萍,厉声道:“是你!

    所有香囊的药草,全是你一手操办,亲手填充。你为何要放麝香,害本宫被人怀疑?”

    不管是不是绿萍所做,她都希望绿萍应下此罪。姜嫔不承认,瑶贵妃也不可能承认,可这罪,总得有人认下。

    否则,这香囊是她送出的,这罪责若没人应,就只能由她承担。

    绿萍是她的心腹,这么多年一直服侍她,几乎是她眨眨眼,绿萍就明白她要做什么。

    那么,现在绿萍应该知道她此时的想法。绿萍作为她的奴仆,为了救她这个主子,就应该把这罪全揽下,这才是一个忠心奴才应该做的事,也算是绿萍的荣幸和造化了。

    然而,绿萍似没接收到她的暗示,伏在地上回答:“不是奴婢,奴婢放的只是药草,从没放过麝香!”刚刚徐公公警告过她,为了家人和族人的香火延续下去,她不能撒谎,更不能承下这大罪。

    皇上明显震怒,若是将罪责揽到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