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要不要一起搬来住

    姜嫔与她边说边往正房走:“有道理,听说在冷宫能吃到剩菜剩饭、填饱肚子就算不错了。不如一会儿我们命人送点吃的过来。”

    萧仙仙丝毫不以为意,进入正房,用脚踢了一下长凳:“请坐!”

    苏嫔夸张惊呼:“这么脏怎么坐?天呐,你看被褥脏污成这样,还泛着股子霉臭味。

    还有这榻,明明只是块木板,不会睡着睡着就塌了吧?”

    姜嫔一脸“同情”地看着她:“萧嫔,要不你还是跟皇上求求情,再挨几板子吧,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

    苏嫔笑道:“姜姐姐,皇上的决断哪里是求个情就能改变的?再说,皇上日理万机,哪有时间理她?”

    萧仙仙一脸笑意,仿佛在听她们讲别人的事情:“两位阿飘要不要一起过来住?我有办法帮你们哦!”

    两人惊恐对视一眼:“不必了不必了,萧嫔你慢慢享受,我们先回去了。”

    生怕萧仙仙真的想办法让她们住下来,两人急急忙忙离开冷宫:“都说进了冷宫,非疯即傻,果然!”

    不多时,小太监送来一篮苹果和两盘素菜,说是苏嫔和姜嫔的心意。萧仙仙没有丝毫嫌弃,笑眯眯收下。到天黑还早,她没必要跟肚子过不去。

    傍晚,沁雪塞给守门太监一点碎银子,给萧仙仙送了点吃的过来。

    在看到房内简陋的摆设时,忍不住辛酸得红了眼眶:“娘娘,等过几天皇上气消了,奴婢就去找路公公跟皇上求情试试。

    若有效果,娘娘您可一定要顺着皇上,千万别再惹皇上生气了。”

    见沁雪如此关心她,萧仙仙心中有所触动,认真望着她:“沁雪,我的事不急,以后再说。

    我妆奁里还有些珠钗,你都拿去藏起来。将来你被放出宫时,拿着这些好傍身。”

    听她跟交待遗言似的,沁雪的泪立刻就滚落下来:“娘娘,你在冷宫只是一时,皇上一定会放您出去的。我们邀月宫的下人都还在,奴婢哪也不去,就等着服侍您。”

    萧仙仙帮她擦擦泪:“算了,这些以后再说。”反正等她不在了,沁雪说不定也就想通了。

    “你先回去,免得守门太监不乐意,下次不好进。”

    沁雪为难地看向被石头支起的床板:“娘娘,您可怎么睡?”

    萧仙仙乐观笑道:“躺下睡呗,难不成站着睡?”

    沁雪擦擦泪,找了块儿几乎黑成炭的抹布洗了洗,将桌椅、床板都擦了几遍。萧仙仙阻止无效,索性帮她打下手。

    等沁雪擦干净这三样,天已经彻底黑下来。房内连烛台和油灯都没有,只能摸黑。

    “娘娘,这里的被褥是不能用了。幸好现在天热,晚上不用也能将就,等明天奴婢买通守门的太监,悄悄抱干净的来。”

    萧仙仙握上她的手,有些感动:“沁雪,谢谢你!”

    沁雪受宠若惊,慌忙要下跪行礼,被萧仙仙托住。

    “娘娘,这是奴婢应该做的。”娘娘自从挨过板子,变得跟以前大不一样,似乎更有人情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