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朕倒要看看

    萧仙仙转身就走,没有片刻留恋,若不是怕引人怀疑,导致帝祈胤改变主意,她几乎要放声歌唱了。

    看到她那轻快的步伐,帝祈胤有点怀疑自己眼花,看向候在一旁的小路子:“萧嫔刚才是……笑了?”

    小路子哈着腰有些不解:“萧嫔娘娘刚刚笑容虽很淡,但嘴角确实是上扬的。”

    按说,打入冷宫对嫔妃来说,可是奇耻大辱,极可能就被皇帝这么遗忘,在冷宫里呆一辈子都翻不了身。像萧嫔那么要强又想得宠的人,怎么会高兴?

    若是她此刻在御书房撒泼哭闹,倒还符合她的行事风格。难道是萧嫔伤心、灰心到了极点,才有了如此反常的表现?

    帝祈胤沉了沉目光,吩咐:“你去盯着萧嫔,亲眼看她进冷宫,别让她又耍什么花样。”

    “是!”小路子追了出去。

    帝祈胤则嫌弃地拍了拍被萧仙仙拉过的衣袖,去后面更衣。

    *

    不多时,小路子便回来了。

    “皇上,萧嫔回邀月宫换过衣服,就去了冷宫。她……”小路子顿住,似乎在思量如何回禀。

    帝祈胤高傲地问:“如何?哭哭啼啼、想买通你说情?”他就知道,后宫的女人最忌讳冷宫,萧嫔不听话,就该挫挫她的锐气。

    小路子脸上有些一言难尽:“没。”他小心翼翼地说道,“皇上,萧嫔一路上唇角上扬,高兴似乎不是装出来的。

    反倒是她的大宫女一直哭哭啼啼,劝她跟皇上服软说好话。可萧嫔说……说……”

    帝祈胤冷着脸:“说什么?”

    “她说沁雪不懂,她早就想进冷宫了。还夸皇上是明君,判决公正。”小路子没敢说原话,萧嫔的原话是皇上总算办了次人事儿。

    帝祈胤凤眸冷戾,冷蔑地轻哼一声:“既然这么喜欢冷宫,那就叫她在冷宫呆一辈子!朕倒要看看,她还能耍什么花样?”

    “皇上,内务总管王公公请您示下,邀月宫的下人要分散到其她各宫吗?”

    帝祈胤思了片刻:“照旧,各司其职。”

    “是。”

    小路子出去传皇上的旨意,王公公皱眉不解:“路公公请明示,皇上这是何意?”

    小路子思量着说道:“先把他们留在邀月宫,等皇上气消了,萧嫔能回邀月宫也说不定。”

    王公公拱了拱手:“多谢路公公指点,奴才心中有数了。”

    *

    萧仙仙打量着冷宫内的一切,院内荒草丛生,几间破旧的小房子,窗扇都是坏的。

    进入正房,桌面、地面上全蒙着厚厚的尘土,角落里更是有蜘蛛安了家,正张着网等待猎物上门。

    桌子看起来担不了什么重物,床榻更惨,就是在四角堆了砖块,上面摆了张木板,木板上的被褥自不必说,黑乎乎的根本没法睡人。

    萧仙仙嘟囔着出了正房:“难怪没人肯来冷宫。”这生活环境,虽外面只有一院之隔,但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幸好她也没打算在这里住,不然光打扫卫生就得忙活几天。

    她刚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