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怕?后悔?晚了

    萧仙仙抬起头,声音发虚:“也不算假扮,臣妾只是一时兴起,穿了这件衣服,没想到被南靖王认成了小太监……”

    帝祈胤唇角有丝冷意:“萧侍郎病危也是你一时兴起?”

    萧仙仙捏着衣角,小声道:“臣妾只是跟王爷开个玩笑,没想到王爷当真了……”

    帝祈胤猛得伸手,钳起她精致的下巴,怒道:“把朕当傻子?”

    萧仙仙吃痛,“嘶”了一声:“臣妾不敢!”

    帝祈胤猛得放开她,拿出一方锦帕不断擦拭钳过她的手指:“朕看你没有不敢的事!连朕赏的珠宝都敢送人,看来,朕以后也没必要赏赐你任何东西了。

    费这么多心思要出宫,是想找萧侍郎告状?”

    萧仙仙委委屈屈地道:“皇上,臣妾只是太想家了,想看一眼……”

    帝祈胤冷酷道:“呵,想家!朕就让你看一眼,再行处置!”

    萧仙仙双眼立刻亮起,只要走出宫门,她就回现代了,留在这里的还不知道是原主还是空气,随他处置去吧!

    她脸上不禁有了喜色:“谢皇上,皇上圣明!”

    “来人!”

    小路子推门进来:“皇上!”

    帝祈胤冰冷瞥了萧仙仙一眼:“传萧侍郎与他夫人即刻进宫!”

    萧仙仙脸上的笑容倏然不见,急忙喊住小路子:“慢着!”传进宫做什么,她又不认识萧侍郎,她是要出宫、出宫啊!

    帝祈胤挑眉看向她,高傲地问:“怎么,一时兴起又不想家了?”

    “想,臣妾想家!只是……臣妾想回家看看家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萧仙仙的话越说越虚,眼神却充满恳切与期待。

    帝祈胤冷哼:“嘴里没一句实话!在朕面前都敢胡言乱语,看来朕是太仁慈了!”

    “皇上,臣妾说的是真话,臣妾就是想回家看一眼,一眼就行,就一眼!”萧仙仙伸着一根指头,期待地望着他。

    “不必了!朕没空陪你玩这些无聊的把戏!”帝祈胤冷脸喝道,“来人,将萧嫔……”

    萧仙仙只觉得屁股在隐隐作痛,没等他下完命令,就一把拉住帝祈胤的袖子:“皇上,臣妾上次挨板子的地方还没完全好,若是再打,会出人命的!”

    帝祈胤拂袖,将衣袖从她手里抽出,三分冷蔑七分嫌弃:“将萧嫔拖入冷宫!”他哪句话说要打板子了?上次挨打不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冷宫?”萧仙仙惊讶,不是挨板子?

    帝祈胤冷傲地负起手,居高临下望着她:“怕?后悔?晚了!

    胆敢假扮太监、欺瞒南靖王、顶撞朕,那就去冷宫反省!”

    “我什么时候顶撞……”萧仙仙反驳的话脱口而出,前两条她承认,但见到他后,为了不挨板子,她可是一直顺着他的话,半句没顶撞,不过……冷宫……

    想到终于能进她心心念念的冷宫,萧仙仙立刻决定不再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皇上说顶撞了,那就是顶撞了。

    罪妾遵旨谢恩,不用拖,罪妾自己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