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朕要处理家事

    帝祈胤冷冷瞥他一眼,咀嚼着这个词,“要朕命人搜身,还是自己交出来?”

    南靖王在心里叹口气,老老实实掏出珍珠和玉钗,交到御案上,讪讪笑道:“皇兄慧眼如炬,什么都瞒不过皇兄。”

    见南靖王交出这么多珠宝,帝祈胤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戾声道:“你倒是大方,把邀月宫的首饰全拿来送人了?”

    萧仙仙嘴唇动了动,嗫嚅道:“也没全送人,还留了几件……”

    南靖王刚要问她声音怎么像女人、跟刚才不一样了,帝祈胤就一巴掌拍到御案上,吓得他心脏一哆嗦。

    “那朕是不是还要夸奖你?”

    萧仙仙低声嘟囔:“咳,夸奖就不用了,只要别打就行……”

    帝祈胤几乎要被她气笑,瞥到她脏兮兮的小脸,冷着脸嫌弃:“小路子,带她把脸洗干净。”

    “是!”

    南靖王刚要为小喜子说几句话,帝祈胤便冷戾道:“为了银子珠宝,你是不是连命都能不要?”

    南靖王心脏又一哆嗦,陪笑:“皇兄,臣弟还是很惜命的,当然命比珠宝更重要。”

    帝祈胤瞥他一眼:“你还知道要命?意图私带朕的嫔妃出宫,你说该当何罪?”

    “嫔妃……”南靖王瞪大眼睛,“皇兄,你是说萧嫔?臣弟是在御花园里见到那小太监的,臣弟根本就没见过萧嫔,又怎么会意图……”

    萧仙仙已经洗干净脸过来,南靖王的话头不由打住,惊诧地望着她。

    “皇、皇兄,他他他……不会是……”

    帝祈胤盯着萧仙仙白皙漂亮的小脸:“萧嫔,朕怎么不知萧侍郎病危?早朝时朕还见过他,说话中气十足。”

    萧仙仙尴尬地撇开脸:“可能……可能是臣妾消息有误……”

    南靖王惊愕地舌头都要打结:“你是……萧嫔?”

    帝祈胤凉凉瞥他一眼:“你的事,朕会慢慢跟你算,朕要处理家事,滚!”

    “皇兄,那你答应送给臣弟的绿牡丹……”

    帝祈胤冷戾盯着他:“命都快没了,还妄想要绿牡丹?小路子,命人将那盆绿牡丹毁了!”

    “是!”

    南靖王拦住小路子,大呼:“不要啊,皇兄!绿牡丹是无辜的!”那神情,就仿佛皇帝要毁的不是花,而是他的命。

    “朕的东西,朕想如何处理,就如何处理!小路子?”

    “是!”小路子绕过南靖王,出去传旨。

    帝祈胤傲然望着南靖王:“你还不走?是等着进天牢,还是挨棍刑?”

    南靖王打了个激灵:“臣弟告退、告退!”

    刚走了一步,他就停住脚,“皇兄,按说你的家事我不该管,但是小喜子……萧嫔是女子,真的禁不住挨板子……”

    帝祈胤厉眸瞅过来,南靖王立刻道:“臣弟告退……”递给萧仙仙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逃命似的走了。

    “你们都退下!”

    “是!”御书房内伺候的太监恭身退出去,只留下了萧仙仙。

    帝祈胤站起,走到萧仙仙跟前,居高临下盯着她:“好大的胆子,竟敢假扮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