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娘娘根本就没得宠过

    南靖王小时候生活在皇宫,深有同感。因为他母妃不受宠,他也同样不受宠,小小年纪就见遍了世态炎凉,当时日子过得有多艰难,只有他自己知道。

    也因此,他对钱财才格外看重。后来有了帝祈胤的照拂,日子好过了很多,但依然改不了他敛财的习性。

    因为只有钱,才能给他足够的安全感!

    他不知帝祈胤后宫的事,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主子萧嫔失宠了?”

    萧仙仙一脸愁苦:“其实算不上失宠,因为奴才的主子根本就没得宠过。

    前几天萧嫔被打了三大板的事,王爷应该听说了吧?”

    南靖王有些讶异,摇摇头:“萧嫔是犯了什么大错,受如此重的刑罚?”

    他在皇宫住了十来年,从未听说过嫔妃有挨板子的。嫔妃犯大错,通常是禁足、降品阶或者打入冷宫;如果是不可饶恕的大错,那就赏一杯鸠酒或三尺绫,自行了结。

    打嫔妃板子,那简直就是对嫔妃尊严的污辱。何况嫔妃都是娇弱女子,女子怎么能经得住那样的暴力对待。

    不过想想皇兄的为人,对女人向来是不假辞色,对女人施以与男人同样的行罚,似乎也不难理解。

    萧仙仙叹了口气,愁苦道:“犯什么错已经不重要了,娘娘惹怒皇上、挨了板子,彻底失去得宠的机会。

    总管哪里还会照拂娘娘的面子,直接……”

    萧仙仙眼里聚着泪,看起来格外可怜:“直接拒绝了奴才的请求,奴才虽已成太监,却也仍是人子,不能尽孝于父亲病榻前,一时愁苦,所以才躲到这里哭,呜呜……”

    南靖王叹了一声:“你倒是孝顺。”

    萧仙仙抽抽嗒嗒地哭道:“父亲就只有奴才一个儿子,当年也是被生活所迫,无奈之下才将奴才送入宫中当太监。王爷……”

    萧仙仙突然跪地,捧着珍珠和玉钗哭道:“王爷,娘娘给的珠宝件件珍贵,奴才的爹也用不了这么多。

    奴才只留两根钗,愿意将其它珠宝尽数奉给王爷,只求王爷能带奴才出宫见见父亲,全了奴才的孝心。”

    饱满的大珍珠在阳光下泛着晶莹的光泽,而玉钗更是剔透莹润,吸引了南靖王所有的目光。

    他再次感叹:“平时后宫的娘娘赏赐下人一根略精致些的银钗便算大气,萧嫔竟然赏赐如此多贵重的珍珠和玉钗,简直罕见。”

    萧仙仙垂下眼帘:“可能是娘娘挨了板子后,彻底灰了心。求王爷带奴才出宫,奴才只是看父亲一眼,立刻就回来,一定不给王爷添麻烦。

    这些,全给王爷!”说着,她就把珍珠、玉钗一股脑放到他手上。

    南靖王惊喜道:“真的送给本王?”

    萧仙仙坚定道:“奴才一介下人,只会糟蹋了这些好东西。再说,奴才命贱,受不了这么多福,恐怕会折寿。

    王爷就不同了,王爷乃是天子的弟弟,自然生来就是享福的。”

    南靖王喜滋滋地将珍珠等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