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南靖王

    “夜间宵禁,萧嫔还是少出来为妙。”

    萧仙仙乖巧道:“是,臣妾一定谨记皇上教诲。”

    目送帝祈胤走远,萧仙仙在心里叹了口气,回了邀月宫。看来,还得再寻它法。

    *

    转眼已经来到古代好几天,萧仙仙屁股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虽然痕迹还很清楚,但起码已经不疼了。

    她带着沁雪来到御花园,边散心边琢磨出去的法子。

    帝祈胤增派了夜间巡逻的人手,爬墙已不是好办法。冷宫那里又进不去,如果能被人带出宫就好了。

    萧仙仙无意间一抬头,就见远处亭子里有两人对坐下棋。其中一人形容俊美、明黄龙袍,正是帝祈胤,而另一人与他有五分相似,穿着一袭水蓝蟒袍,也很年轻。

    萧仙仙离得远,又站在花荫里,两人专心对弈,并未注意到她。

    “沁雪,那是谁?”

    沁雪看了眼,小声说道:“娘娘,那是南靖王。未入宫前我们曾远远见过两次的,您忘了?”

    萧仙仙干笑两声:“自从挨了板子,我记性越来越差了。”

    沁雪一脸疑惑:“娘娘,您被打的是屁股,难道头也受刑了?”

    “咳,”萧仙仙直接忽略这个话题,问道,“南靖王脾气禀性如何?”

    沁雪小心翼翼提醒:“娘娘,您是皇上的嫔……”

    萧仙仙冲她翻个白眼:“你在想什么?这不是闲着没事太无聊,找点话题消磨时间吗?

    而且,万一我以后遇到南靖王,知己知彼,也不至于不小心冒犯他。”

    “南靖王虽然与皇上非一母所出,但关系极好。皇上登基后,更是许他可以随意出入皇宫的特权。

    南靖王喜欢花,所以时常来御花园走动。

    他性格开朗又和善,对我们下人从不冷脸摆架子,所以很得宫人们喜欢。”

    萧仙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来人不错。”

    似怕萧仙仙会移情别恋,沁雪补充道:“不过,南靖王这人极爱敛财,听说先帝在世时,不知为此训斥了他多少次,却还是改不了。

    南靖王这个特点,京城无人不知,娘娘,您不会连这也忘了吧?”

    她担心地望着萧仙仙的脑袋,似担心萧嫔有一天会痴傻一般。

    萧仙仙扬了扬下巴,傲娇道:“我只是考考你对南靖王知道多少,你还当真了。

    爱财乃人之常情,他是王爷,但也是常人,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萧仙仙心里暗暗合计,爱财好啊,爱财她就有离开皇宫的希望,她还怕他不爱财呢!

    *

    次日,萧仙仙独自一人,悄悄来到宫里一处偏僻的茅厕。

    茅厕一角放着一个包裹,是她命邀月宫的小太监偷偷放到这里的。

    打开包裹,里面是一套太监服和几串珍珠、几支玉钗。

    太监服是她用银子跟小太监买的备用衣服,而珍珠玉钗则是她从邀月宫的妆奁里拿的。

    这些珠宝她无法带回现代,对她来说,只能看不能带走很难受,还不如送人,眼不见心为净,免得惦记。而且不是她的东西,送起人来毫不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