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臣妾只是太开心

    帝祈胤冷冷瞅了他一眼:“连着逛了一个月御花园,腻了!”

    “那……去慈宁宫的花园?奴才听打理的小太监说,那里的花开得正艳。”

    帝祈胤停住脚,凉凉望着他:“小路子,你是不是想去打理花园?”

    小路子听出帝祈胤语气中的不爽,扑通跪地:“皇上,是奴才多嘴了!”

    帝祈胤踢了他一脚,倒也没用力:“滚起来!”

    “是,是!”小路子哈着腰、低着头,一脸委屈。他只不过怕皇上太无聊,才斗胆建议的,果然帝王心不可测。

    不知不觉,两人走到了邀月宫前。此时明月已升,邀月宫的大门已紧闭,帝祈胤望着殿顶的檐角怔了会儿。

    小路子观察他的神色,大着胆子问道:“皇上可是想赏月?御花园的观月楼……”

    “不想!”帝祈胤直接打断他的话,手嫌弃地擦了擦腰际,抬腿就走。

    轻轻的“吱呀“一声打破夜晚的静寂,帝祈胤下意识望过去,就见邀月宫的门缝里露出一个小脑袋四处张望。

    那张小脑袋在看到帝祈胤后惊愕了一瞬,立刻缩回去,片刻小脑袋的主人打开门走出来,脸上挂满灿烂的笑:“皇上,好巧!“

    萧仙仙脸上笑得欢,心里却直犯嘀咕。她只不过想夜探一下冷宫,想到昨天是半夜遇到的帝祈胤,所以为了避开他,今晚特意出来得早些,为此她还编了个理由,以免沁雪跟着。

    谁知,她不但八字跟皇宫不合,跟帝祈胤同样也不合。

    一个月都见不到两次的皇帝,她穿越过来竟然连着见了三次!

    刚才缩回脑袋,她才想起,这样不是显得她心虚?万一引起他的怀疑,只怕会增加出宫难度,所以她才大大方方出来打招呼。

    帝祈胤冷蔑瞥她一眼:“萧嫔这是又要赏月?”

    怕再次被带上屋顶,萧仙仙头摇得像拨浪鼓:“臣妾只是晚上吃多了,出来走走,消消食。”

    “为何没人跟着?”不是他多疑,这萧嫔自从挨过板子后,表现就与先前大不同,举止更是有些奇怪。

    身为嫔妃,昨晚竟然割井绳爬墙,赏月不过是托辞,所以他才罚她在殿顶待了一夜。不知她真实目的倒底是什么,真的只是为引起他的注意?

    萧仙仙笑得一脸甜美:“有皇上在,这皇宫安全得很,虽是夜间,臣妾也不怕。再说,臣妾只不过是略走走,就回去睡了。”

    小路子顺着她的话拍马屁:“皇上乃真龙天子,四海之内无不臣服,皇宫更是天下最安全的地方。”

    萧仙仙听闻,噗得笑出了声,这马屁拍得真是毫不脸红,可惜她是四海之外的人。

    小路子却板起脸:“萧嫔娘娘这是何意?”

    萧仙仙急忙解释:“本宫只是太开心,所以才笑出了声。快乐就要表达出来嘛。”

    帝祈胤望着她的视线中又有了探究之意,萧仙仙心一惊,立刻敛了笑。

    好在帝祈胤似乎并不想把过多的目光放在她身上,收回视线淡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