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昨夜跟皇上一起赏月

    “这就是你说的不争宠、不敢肖想?”

    萧仙仙嘴唇动了动,可在看到他质疑和嫌弃的眼神后,瞬间打消了念头。算了,反驳他只会触怒皇帝,对她没什么好处。他以为怎样就怎样吧,只是大半夜的站在殿顶做什么?

    “皇上,臣妾乏了。”

    “这里比宫墙离月亮更近,萧嫔看得更清晰!”说完,他就潇洒地从殿顶飞下,徒留她一个人在殿顶望月兴叹。

    “吩咐下去,不许任何人给她搭梯子!回去更衣。”帝祈胤强迫症似的,边擦着腰际,边快步往他的寝殿而去。

    “是!”小路子同情地望了眼殿顶的瘦小黑影,连忙提着宫灯跟上。

    萧仙仙看着走远的三个黑影,在心里把帝祈胤从头骂到脚。

    “啊啾!”一阵凉风吹来,萧仙仙打了个喷嚏,往檐角缩了缩。屁股还在痛,她不敢坐,只能蜷缩蹲着。

    越想越可怜,她在心里又把研究员们拎出来骂了一通,果然舒服了些。

    萧仙仙恐高不敢睡,怕睡着从殿顶滚下去,大半夜的也不好扯着嗓子喊人来救,只能撑着精神等到天朦朦亮。

    终于看到沁雪从下人的厢房里出来,萧仙仙趴在檐角喊道:“沁雪,沁雪!”

    沁雪听到有人喊,像是娘娘的声音,四顾看却没发现人影,正奇怪呢,就听那声音又喊道:“你往上看!”

    沁雪仰头,萧仙仙招手:“这里!”

    沁雪惊讶不已:“娘娘,您怎么在房顶上?”

    这时,邀月宫出来做事的太监宫女听到声音,都纷纷仰头看过去。

    萧仙仙咳了咳嗓子,说起话来没有半点心虚:“昨夜跟皇上在这里赏月,后来皇上急着上朝,把我忘这里了。”

    邀月宫的下人们没有丝毫怀疑,尽皆面有喜色,世上谁敢拿皇帝的事撒谎,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前几天萧嫔被打,他们被其她宫的人嘲笑得抬不起头。现在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试问,皇上还陪谁赏过月?

    沁雪欢喜笑道:“娘娘,奴婢去找梯子。”

    萧仙仙急忙喊住她:“啊别,帮我找根绳子就行。”昨晚她听到帝祈胤吩咐,不准任何人给她搭梯子。一旦找梯子,她的面子就丢光了。

    沁雪疑惑:“绳子?”

    “对,绳子,最好是井绳那么粗,越长越好。”

    “哦,是!”沁雪虽是奇怪,但娘娘既然这么命令,就自然有她的道理。她很快找来一根备用井绳,按照萧仙仙的吩咐,将井绳扔给她。

    萧仙仙把井绳一端绑在结实的檐角上,用力打了几个死结,把另一端系到自己腰上,在心里鼓了鼓劲儿,便抓着绳子要往下溜。

    这动作没把邀月宫的众人给吓死,沁雪惊叫:“娘娘,您这是要做什么?”

    萧仙仙憋着劲儿,没吭声,顺着绳子蹬着墙,慢慢往下溜。

    一众下人早跑到她的下方,准备给她当肉垫。如果萧嫔出事,整个邀月宫的人都得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