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什么人

    帝祈胤冷着脸离开。

    沁雪快步进来:“娘娘,皇上没为难你吧?”

    “你家娘娘变聪明了,怎么会被为难?”当下,是赶紧想办法离开皇宫,回现代拿她那五十万的酬金。

    *

    萧仙仙在榻上躺了三天,这三天那姜嫔倒是没再过来烦她。御医院给的药不错,伤口已经开始结痂,只是走动时还有点痛。

    “娘娘,您怎么不多躺两天?”

    萧仙仙被沁雪扶着,出来勘察地形。一动就屁股疼,一疼她就想起那五十万块钱,她是一刻都不想多待了,只想赶紧把钱拿到手,安慰一下她幼小的心灵。

    “娘娘,您在看什么?”

    沁雪学着萧仙仙的样子,仰着脖子看同一个方向,就只有面宫墙,有什么好看的?

    萧仙仙煞有介事地说:“这墙颜色挺好看。”就是有点高,怕是她踩着沁雪的肩头都不好爬。

    她看到不远处有几个小太监围在一起,问道:“他们在做什么?”

    沁雪瞅了一眼,笑道:“娘娘,那里有口井,他们在打井水呢。”

    打水……,萧仙仙心念一动,那就说明有绳子了:“过去看看。”

    沁雪笑了:“娘娘,打水有什么好看的?”

    “你家娘娘这不是太无聊,打发时间吗?”

    两人来到水井处,两个小太监摇着辘轳,将桶从井里汲上来。

    见到萧仙仙,小太监们急忙行礼。萧仙仙笑眯眯地说:“你们继续干,不用管我。”

    几个小太监互视一眼,只觉得心里有点发毛。萧嫔一向嚣张跋扈、眼高于顶,竟然会对他们笑?

    几人飞速打满水,抬着水桶就走,片刻不敢停留,生怕被萧嫔突然喊住喝骂一顿。

    萧仙仙已将井绳看清,井绳很粗,尾端结实拴着一个坚硬的弯月形二爪大钢钩,小太监们就是把木桶挂在钢勾上打水的。

    “乏了,回去躺躺。”

    *

    夜间,萧仙仙蹑手蹑脚迈过窝在门槛旁边沉睡的守夜小太监,悄悄出了邀月宫。

    踏着一地细碎的银白,她小心避开巡夜的太监,来到水井边。拿出早就藏好的水果刀,将辘轳上的绳索割断。

    四顾无人,萧仙仙满心壮志地来到僻静的宫墙根,翘起唇角,一手握在钢钩附近的绳索上,将钢钩摇起,借着力道用力一扔……

    钢钩打在墙头上,发出“叮”的一声,落了下来。

    萧仙仙尴尬捡起,悄悄看看周围,没人,松了口气。看电视上演得挺简单,没想到操作起来还挺有难度。

    她认真瞄了几瞄,重新摇起绳,用力一扔,这次钢爪终于巴住墙头。她拽了拽,挺结实。

    她又回头看了眼远处暗沉沉的宫殿,灿烂一笑:“拜拜!”

    萧仙仙手拽绳索,脚蹬宫墙,用力向上爬,连累得屁股更疼了。还没爬到墙头,转角处出来两个宫灯,就听得一声太监公鸭嗓的喝问:“什么人?”

    萧仙仙心里咯噔一声,看他们离得还远,急忙向上爬,想在他们到达之前翻过墙头。只要出了皇宫,就能穿回现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