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药

    小姐夫人们正凑成堆窃窃私语。

    茶会不过是官眷们凑在一起打发时间娱乐罢了,没听说过要行这样大礼的,平南王妃确实是故意为难萧南乔,但是谁让你萧南乔嚷着退婚呢?

    乡下回来的野丫头,给你脸了,居然敢退平南王府的婚?

    柳仪嘉心里很快活,她还没出手整萧南乔呢,老王妃居然开始了。如今萧南乔不管跪不跪都不成体统,别家小姐都没跪,就她萧南乔跪了,这说明她萧南乔低人一等。可要是不跪……

    平南老王妃的话都不听,说明她萧南乔目无尊长,更是坐实了乡野丫头不知礼数!若是老王妃再去陛下面前告一状……整个京城的贵女圈子,她萧南乔算是永远也别想混了。而这桩婚事便是黄定了!

    “怎么?我的话你听不懂?还是觉得我受不起你这一跪?”姜素瞪着萧南乔。

    林越此时恰好走到茶会北面的小花园,目睹了一切,他向前走的步伐停住了,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他倒要看看,萧南乔用什么办法替自己解围。

    萧南乔依然亭亭立着,午后的阳光泼洒在她的身上,她一头如瀑的青丝泛着柔和的光晕,她笑道:“王妃娘娘,应该有疾缠身吧?”

    周围一阵偷偷轻笑,韩玉清也没忍住笑,她萧南乔这是讽刺平南王妃吗?果然是个笨蛋!

    姜素一拍桌子,“放肆!你什么意思!”

    “王妃娘娘近十年来应该一直难眠,即使入睡,也极易惊醒。南乔说的可对?”

    姜素的表情变了,目光有了震惊,她失眠的确已经将近十年了,用尽无数方法都不得入睡,日日饱受折磨。就是因为这不得入睡,她才逐渐变得性格暴戾易怒。可这些…..萧南乔怎么得知?

    “你……怎么得知?”

    “娘娘应该知道,五年前因为误会,平南王爷曾执剑划伤过南乔,南乔脸上落了一疤。前些年南乔偶遇一神医,神医妙手回春治好了南乔脸上的疤。而且…..教授了南乔一些秘传医术。所以南乔从娘娘的脸色便可推断出,娘娘的不眠之疾。”

    萧南乔满意的看见姜素的眼中萌发了亮光,所谓的神医之说当然是骗人的,她前世嫁进王府之后才知道,姜素身患难眠之疾已经十年有余,姜素因为睡不着觉,精神极差,暴躁易怒。前世姜素没少因为睡不着觉,着急上火来找萧南乔的麻烦。

    林越是个孝顺儿子,当年花了重金寻游方术士找到一方可以医治难眠的药方。但姜素总觉得游方术士不靠谱,想找人试药。

    恰好萧南乔那段时间因为刚生了孩子,也昼夜难眠,她的病很轻,太医都说了,只要稍稍调理,月余便可恢复。

    姜素为了自己的安全,非要拿萧南乔试药。药是林越逼着萧南乔喝的,拿着碗直接灌进了萧南乔的嘴里。她连反抗都做不到。

    药试了,果然姜素的担心有道理,那游方术士在誊写药方的时候不慎将车前草写成了车公草,仅仅一味药的差距,萧南乔中了剧毒,差点送命。

    林越连她理都没理,也没有半分抱歉。姜素则是感叹幸亏找人试了药。

    后来她活下来,则是多亏爷爷又从鸿蒙璧敲下一块。

    姜素已经顾不上萧南乔所说的“平南王爷划伤了她”,立刻问道:“那你有办法治这疾吗?”

    她太想睡个好觉了,十年饱受折磨,若是能有药方治好她,她什么代价都愿意付!

    萧南乔点头,澄净的眼眸看起来善良而真诚:“有,而且药到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