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茶会

    萧南乔低垂下眼眸,笑了一笑:“爹,南乔是女儿身,贸贸然同男方商量婚事……恐怕于理不合吧。”

    “不不不,我们不是贸然前去。你还不知道,昨日你退婚平南王的消息突然满城皆知之后,平南王府那边今日一早就放出消息说,下午老王妃要办茶会,邀请各家名门淑女赴会。这明显是打你的脸啊!”

    “你想想,本来他林越今日是要来商量定亲之事的,这消息我们也没刻意瞒,知道今日是你定亲之日的朝中之人可多了去了。他林越这个时候办那个宴是为了什么?还邀请名门淑女?看给那小子色的!他不就是因为你退婚,他心里不满,想借这个机会将你一军!还顺便向外界宣告,他今天不会来定亲了。”

    萧南乔心下一乐,这茶会可是前世没办过的,她去凑凑热闹也无妨。

    “爹的意思是….平南王府邀请名门淑女,我们借着这个由头去?”

    萧东远连忙点头,“对对对,闺女真聪明!你爷爷糊涂,你可不敢跟着糊涂,平南王府是多好的婚事!你嫁过去就是王妃,多少京城贵女都羡慕不来的。当年要不是你那公主娘硬要抛下你,陛下同情你,才赐了你这门婚事。要不然这好事儿能轮上你?你可别不知足了!”

    萧东远有一个优点,对于当年华毓长公主与他和离一事,这些年他从未觉得这是自己的丢人事,别人就是因此事同他调笑,他都能跟着一起傻乐。

    可能是人太笨了,对于丢人的反射弧也要长一些。

    “爹说的对,这婚事的确是一桩求也求不来的好事。”萧南乔借着喝水,用茶杯挡住了嘴角那抹嘲讽的笑。

    萧南乔放下茶杯,“但是爹,我们去了平南王府的话,爷爷那边怎么办?”

    萧东远看萧南乔松了口,心中不禁大喜:“这无妨,你爷爷现下上朝去了,我们趁这个空当赶快出门,在外面等到茶会的时间。你爷爷若是问起,就说你心情不好,和橙儿出门买首饰去了!”

    “五妹妹也去?”萧南乔饶有趣味。“那想必柳姨娘也要同去了吧。”

    萧东远听萧南乔提起柳仪嘉,面上有点尴尬:“啊,对。她和你同去,你也知道,你母亲身体不好,也不会说话。平南王府办的是茶会,爹爹一个大男人怎么好去。但是让你一个人去,爹爹又不放心。柳姨娘人品贵重,定然能照顾好你。”

    萧南乔点点头,柳仪嘉照顾她照顾的的确不错,前世她被废禁宫,柳仪嘉和萧景橙也出了不少力的。

    “爹,我会去的,容我梳妆打扮一番。”

    萧东远踏着小碎步,欢天喜地的跑出去了,大概是报告好消息去了吧。

    萧南乔望着自己亲爹的背影,慢慢的摇了摇头,萧东远不是个坏人,只是太笨了。前世今生,都是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的模样。

    萧南乔一上马车,落入眼中的便是一妖媚过人的容颜。那女子虽已年过三十,但是单看容貌看不太出来,那张妖媚容颜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

    这便是柳仪嘉了。

    萧东远的侧室,说来柳仪嘉也是贵妾了。当年华毓长公主和萧东远和离之后,陛下似乎是为了补偿,给萧东远赐了两门婚事,一门是赐景宁侯府嫡女沈霜为正妻,一门是赐户部尚书庶女柳仪嘉为侧室。

    柳仪嘉也是出身高门,也是陛下赐婚。当年又是京城出了名的美人,把萧东远迷得晕头转向。而正妻沈霜却因为身体一直不好,不便出府,她自身又不爱与人多话,所以随萧东远出门参宴的事,大多竟然是由这个美貌的侧室出面,但柳仪嘉出身极高,教养不凡,行为举止和正妻并无异。

    这种事在京城里是不多见的,文臣武官都不敢把妾室提到人前,生怕言官参一个“宠妻灭妾,私德有损”。但对于萧东远来说,这是无妨的,他纨绔蠢笨的名声不是白来的,最重要的是,柳仪嘉是陛下亲自赐婚的贵妾。

    “五妹妹越发美了。”萧南乔瞧着精心打扮的萧景橙,笑容极为妍丽。